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还好我们都在

受伤

还好我们都在 倪念安 2214 2014-03-03 11:15:59

  “一切我都准备好了,不要让我失望。”尧正易站在窗户旁,俯瞰着整个D市。

“海关呢?”尧慕予站在尧正易身后,目光深邃。

“海关都是我们的人,不要感情用事。”尧正易转过身将手搭在尧慕予肩上。“我这都是为你好。”

“我知道。”

“好了,出去吧!去准备准备。”

“是。”尧慕予点了点头,转身不在去看尧正易。

“以后叫我父亲吧!”

尧慕予停住脚步站立着不动,目光更加深邃。

尧正易看着眼前这个名义上的儿子叹了口,走到尧慕予身边。“过几天我会去办理手续,以后你就是我唯一的继承人。”

尧慕予看了一眼尧正易便转身离去了。

“老板!”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从旁边出来。“你真的要这样做吗?“

“为什么连你都要这么问。”尧正易看着他,明显的不悦。“这么多年了难道你就没有发现他的心一直不在这儿吗?”

“可是,这样好吗?”

“费农,难道你也要质疑我的决定吗?”尧正易狠狠地将手拍在桌上,看着费农。“你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就可以了。”

费农不动看着尧正易继续说着“这次的行动会不会有变,警方已经开始行动了,我怕?????”

“有什么好怕的,我们传出的消息是假的,真货会延迟两天才到,他们即使在聪明也不会想到这里去。”

“那????”

“叫慕予去只是想引起警方注意而已,货我会亲自派人去取,你可以出去了。”

“是”费农点头示意不在去看尧正易。

“这次的任务是务必要截获对方押运的物品,据可靠的消息这次交易的有可能是大量的毒品。”梁芥坐在下面认真的听着杜仲的讲解,不断的做着笔记。

“梁芥,你的任务是做好侦查工作,弄清楚货品的正确到达时间和地点。”杜仲对着梁芥说着。“李逸,你的任务是做好现场的一切工作以及人员问题,不能出任何的差错。”

“是。”李逸坐在梁芥旁边答道。“梁芥,你觉得我们这次会截获对方的物品吗?”

“会的。”梁芥并不去看李逸。

“你就这么肯定吗?”李逸继续说着“这次可不是和一些小喽啰打交道啊!”

“意思是你只会对付小喽啰吗?”梁芥看着李逸笑着说。

“说什么呢,怎么会。”

“呵呵!那就对了啊,走吧,一会队长又要说我们了。”

“我才不会和那片药计较呢。”李逸一脸委屈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梁芥捂着肚子笑,全队的人都不会和那片药计较的,因为没有人敢和那片药计较啊!

码头上杜仲拿着望远镜环视海面,等待着货船出现。“李逸,人都安排好了吗?”

“已经全部到位了。”

“队长我觉得不对。”梁芥环视四周说道。

“怎么了。”

“已经过了交易的时间,可是他们还没有出现,我认为我们得到可能会是假消息。”

“不,他们已经来了。”杜仲放下望远镜对梁芥说道。“李逸,叫各组人员注意目标已经出现了。”

尧慕予带着两人身穿黑色西服的人出现在码头,两人环视一周随着尧慕予一起进入了码头旁的油轮。

“行动。”

梁芥一直注视着尧慕予“为什么真的是他,不可能的。”

“你在说什么。”李逸靠近梁芥说道。

“我要下去。”

“你不能去。”李逸来不及阻止,梁芥就已经跑开了。“梁芥你回来,这是在执行任务。”

“看来尧正易真的是有诚意啊!叫你来。”尧慕予走进油轮,随即就出来一个中年男人。

“货呢!”尧慕予并不去看他。

“年轻人太着急了,不好。”

“钱我已经带来了,请问我的货呢?”尧慕予不耐烦的看着面前的人。

“规矩不能变,我还没验货。”

“给他!”尧慕予向身后的人示意到。

“去!”站在中年男人身后的人接过尧慕予旁边的皮箱打开,然后冲中年男人点点头。

“我的货呢?”

“货暂时还不能给你。”中年男人笑着说道。

“你清楚你在说什么吗?”尧慕予冷笑道。“我在说一遍我的货呢?”

“年轻人,做事情不能太着急了,难道没人教过你吗?”

尧慕予看了一眼旁边,一瞬间一颗子弹就射中了对面那人的左脚。

“你你你???”中年男人看着尧慕予。“你想干什么?”

“我的货在哪里?”尧慕予看着对面,没有一丝表情。

对面的人捂着左脚看着他说:“难道你来交易你不知道货要在两天后才到吗?”

“什么?”尧慕予看着对面的人一愣,随后向身后的人说道:“我们走。”

“等等,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走掉吗?”那人一挥手身后瞬间出现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我这一枪也不能白白的受了。”说完像身后看了一眼。

“梁芥!”李逸在梁芥身后喊道,一颗子弹直直朝梁芥飞来。

“小心。”尧慕予一把推开梁芥,子弹直接打到了他的胸膛。

“都不许动。”杜仲带着一队冲进门口。

“我们走!”尧慕予吩咐身后的人,一名男子扶着尧慕予往油轮后方出去,另一名抵抗警方的到来。

梁芥看着尧慕予离开的背影蹲坐在地上,那样相似的眼神可是怎么会这样呢?

“我说过不能单独行动,我的话都当耳边风了吗?”杜仲将手中的文件夹仍在桌上,看着头低的快要磕到桌角的梁芥。

“喂,喂你倒是说话呀!”李逸用手拼命的拐着梁芥。

“我说什么呀!”

“你为什么要跑过去。”

“我怎么知道啊!”梁芥的声音很小,低着头不敢抬起来。她为什么要过去呢?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明知道很多事情是不可能的,可是为什么他要为自己档那一枪呢。

“我已经将慕予安排好了,可是子弹打进了胸膛,十分危险。”费农看着坐着的尧正易说道。

“那个女人是谁!”

“是警察。”

“你去查清楚她的具体来历,我不希望下次他们还能遇见,为了一个女人能伤成这样,我到要看看到底她是谁。”尧正易冷哼了一声。

“老板,肥三死了。”费农继续说道。

“死了?死了就死了吧!这样更好还想来讹诈我。”尧正易看了看费农。“帮我好好照顾慕予。等过两天货接了我亲自去看他。”说着,尧正易脸上露出一丝心痛。

“老板,其实你还是在乎那孩子的。”

“费农,你管的太多了,没事你可以出去了。”费农摇了摇头,关上了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