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还好我们都在

这是你应得的

还好我们都在 倪念安 1979 2014-03-03 11:15:59

  “小姐,今天人很多。”

“好了,知道了,出去吧!”欧阳宜对身后半俯身的男人说道,不断的摇着手里的红酒。

“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吗?你来干嘛!”梁芥看了看林逸,取下‘零信’的入场券就往‘零信’里面去。

“这里是酒吧!为什么不能来。”

“拜托,我这是在工作。”

“就因为你是在工作,所以我才会来的。”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很清楚。”梁芥停下脚步看着林逸。“我不会意气用事了。”

“我不会打扰你的。”

梁芥懒得和林逸说话,穿过一个黑黑的小走廊就来到了‘零信’的大厅,正中间有个小型舞台,演奏的音乐舒缓动人。梁芥一眼望去与一般酒吧完全不同,台上的人并没有任何表情,只一心沉浸在演奏中。舞台周围布满了各式各样的小方桌,与其说是酒吧倒不如说是咖啡厅来的实在。

“这是怎么回事?”梁芥问身后的林逸。

“我也不知道,写的明明是酒吧的。”

“你好!”欧阳宜一袭红色长裙站在梁芥面前。

“你是?”欧阳宜比梁芥高出很多,站在梁芥面前几乎能将她完全阻挡住。

“你这么快就忘记我了么?”

“对不起,我实在不记得了。”梁芥笑笑。

“那天晚上如果不是你出手相救,可能现在我就不能站在这儿了。”

梁芥挠挠头。“哦!是你啊。”看着面前这个人梁芥下意识的握住衣角,那天晚上看着如此单纯的一个人,此刻却是完全变了样。

“呵呵!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欧阳宜十分亲切的挽住梁芥的手。

“你是?”

“哦!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欧阳宜,是这家店的老板。”

“你是这儿的老板?”梁芥惊讶的看着欧阳宜,还真是巧啊!

“呵呵!怎么了。”欧阳宜笑道。“这家酒吧是按照我个人的风格设计的,可能会有一点点的不同。”

那是有一点点啊!这根本不叫酒吧嘛,梁芥不在说话。

“你们请随意,有事可以直接叫我。”

“谢谢啊!不用麻烦了。”欧阳宜看着梁芥滑稽的抽出自己的手,不觉的嘴角上扬。“我们会随意的。”梁芥来不及等欧阳宜说话直接拉着林逸就在旁边坐下,随即便有服务生送上了两杯鸡尾酒。

“没想到还是个可爱的姑娘,盯紧他们。”欧阳宜看着梁芥的背影笑了笑,转身对身后的人说道。

“唉!我说你怎么会认识这里的老板。”林逸拐了拐梁芥的手说道。

“我只不过是那天晚上看到他被几个街头混混欺负,冲上去拉着她跑而已,哪里知道他会是这里的老板呢?”

“真的?”

“真的假的你不是都在这儿看着么,请问我和她有什么不对吗?”林逸看着梁芥不再说话。

梁芥也扭过头去不看林逸,在梁芥看到林逸的那一刻,梁芥就明白了其实杜队对自己还是并不完全信任。可是,梁芥怎么看自己自己也不想一个贩毒分子啊!梁芥坐着不停的想一直呵呵笑,林逸看着莫名其妙的梁芥不知所措。

一晚上梁芥就一直在那儿心不在焉的,要不就是一直呵呵笑,李逸坐在梁芥旁边不明所以,两人就这样一直干坐着坐到了后半夜,欧阳宜也没在出现过。

“你说你刚才一直笑什么呢?”林逸终于忍不住好奇的问梁芥。

“啊!哦没什么。”梁芥恍恍惚惚的答道,她总不能告诉他自己在想如果有一天自己是犯罪分子的模样吧!可是很多时候,往往我们想不到的却能够做到。

“真的?”林逸狐疑的看着梁芥。“你确定你没有烧坏脑子。”

“说什么呢,你才脑子烧坏了。”梁芥不去看林逸,只是不停的踢着脚下的小碎石。“好了,大半夜了,工作结束,散了吧!”梁芥朝林逸挥挥手,自己往前走去。

“你确定要一个人回去?”林逸冲着梁芥喊着。

“没问题,我可是人民警察。”梁芥跳了两步,冲林逸做了个再见的手势,林逸便看不见她的身影了。

“哪里像个人民警察的样子。”林逸看着梁芥摇了摇头,转身走去。

医院里,尧慕予躺在白色病床上,脸上看不出一丝血色。欧阳宜坐在床边不去看站在窗户边的尧正易。尧正易拿着雪茄站在窗前,紧锁着眉头,看不出任何表情。

“你明知道货没到为什么还要叫他去。”

“这只是一个意外。”

“可是,他到现在还是这样。”欧阳宜忍不住泪水往下滴,用双手使劲的磨砂着脸庞。

“他会醒的。”尧正易微微轻叹,转身将手里的雪茄在桌上掐灭。

“可是,医生已经说了,他醒过来的机会很小。”欧阳宜看着尧正易低吼道。

“注意你的身份。”尧正易不去看床上的尧慕予,只是将手放在身后。“出去。”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难道我们为你做的还不够多吗?”欧阳宜不理会尧正易。

“你还没有资格来质问我,出去。”尧正易看着欧阳宜彻底的怒了。欧阳宜不去看尧正易,为床上的尧慕予掖了掖被角便直接出去了。

欧阳宜十岁那年被尧正易带回家,从此便成为了尧正易公开的养女。

尧正易走近尧慕予,看着他左手中指的那颗白金戒指发呆。眼前这张脸像极了自己记忆身处的某个碎片,那是多么不堪回首的画面。尧正易右手紧紧的抓住桌角,手上青筋突起,另一只手不断的寻找着椅子。

“老板,老板,老板你没事吧!”费农打开门便看见了尧正易跌坐在地上。

“费农,你走开,不要管我。”尧正易一把推开费农。

“老板,老板我扶你起来”费农将尧正易放在椅子上。“老板,你这是在干什么。”

“我已经不可以回头了,走上这条路的就不能再回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