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还好我们都在

只是在寻找我丢失的男孩

还好我们都在 倪念安 2112 2014-03-03 11:15:59

  “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梁芥的手指被捏的泛白。昏暗的灯光下,梁芥轻抚着尧慕予眉间,手指在眉间不停的移动。小鱼儿,是你吗?

“梁芥?”

“李逸。”梁芥惊讶的看着被打开的大门,李逸站在门口,紧张的看着梁芥。“你怎么知道的???”梁芥看着李逸,委屈的说着,不停的用手抹擦着不断往下掉的泪珠。

“对不起,我来晚了。”李逸握着梁芥的手安慰道。“我们也是接到匿名的信件才知道的,你来这里有谁知道。”

梁芥微微一愣。她来这里就是欧阳带她来的,除了她梁芥想不到还有谁。

“我们赶紧出去吧!”梁芥扶起尧慕予看着梁芥说道。

出了门偌大的别墅,没有一个大冢的人,梁芥看了看李逸扶着尧慕予继续往前走,看来大冢还是逃掉了。

“梁芥,你打算带他回去怎么交代。”李逸一脸担忧的看着梁芥。

“没事,我有办法。”说完将尧慕予放在车上。“我必须要走了,把车给我。”还没等到李逸说话,梁芥便以上了车。

“你保重。”看着已经离开的车李逸说着,实在无法想象如果自己没有赶到梁芥会有怎样的危险,自己说好会保护她的。想到这里李逸狠狠的捏紧双手,骨节分明。

梁芥拨通了尧正易的私人电话,一个梁芥不认识的陌生人接的,不一会立马有人出现在梁芥面前。等到他们将尧慕予带走,梁芥直接到了‘零信’

刚走进‘零信’就看见欧阳宜坐在角落里,不停的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看到梁芥后随便向身后的人说了两句,便直接往包厢里走去。

梁芥推开门看着欧阳宜。“是你叫警察来的对不对的。”

“慕予哥怎么样了。”欧阳宜看着梁芥问道。

“他很好。”

“他在那儿?”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梁芥看着继续问着。

“对,是我。”

梁芥一怔,走到欧阳宜旁边。“你到底???”

“我到底向着那边对吧!”欧阳宜看着梁芥冷笑,拿起桌上的烟点燃,向梁芥吐了吐烟圈。“你以为,我想跟在尧正易身边吗?我看着他杀了我父母,我还要认贼作父,心甘情愿的为他卖命。”

欧阳宜越说越激动,眼泪不断往下滴落,拿着烟的手不停的抖动着,梁芥只是看着没有说话。

“我知道你是警方派来的,正因为这样我才会带你进CY,我只想看看尧正易会有怎样的下场。你明白吗?明白吗?我只是在利用你,利用你而已。去救慕予哥也是我在利用你。”欧阳宜抓住梁芥的肩膀不停的摇晃着。“我不能失去他,你懂不懂。”梁芥拖住欲划落在地的欧阳宜,将她放在旁边的椅子上。

“他是尧正易的儿子吗?”梁芥看着欧阳宜认真的问道。

“不是,我们都只是他的工具而已,你有见过慕予哥叫他爸爸吗?”欧阳宜不看梁芥继续说着。“看着是CY集团的总载,坐在高高的位置上,可是又有多少钱是做生意赚来的。你不会懂的,你永远不会懂每天像个魁儡一样活着是什么样的感觉。”

“告诉我尧慕予是谁啊!”梁芥扯着欧阳宜的肩膀低吼着。“告诉我。”

“为什么非要知道他谁。”欧阳宜看着梁芥,一脸淡漠,对梁芥多了几份探究。

“他很像我小时候认识的一个人,可是我亲自把他送走了。”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他送走,自私的选着了他的生活,现在只是想找到我丢失的男孩。

“5岁那年,费农带了一个小男孩来,我看着他长的好漂亮就像一个白色瓷娃娃一样。费农告诉我他是干爹的孩子,以后会和我一起生活。费农也就值告诉了我这些。后来他每天都喊着姐姐,也不和我说话,我便每天都跟在他后面直到他理我。后来我才知道他根本就不是他的孩子,他是从孤儿院来的。”

“告诉我,他是不是吃饭不吃蒜,喝汤不能放姜。”梁芥紧张的看着欧阳宜问道。

“你怎么知道。”欧阳宜惊讶的看着梁芥,慕予哥吃饭不吃蒜,喝汤不能放姜只有自己知道的。所以,每次吃饭她都会告诉服务员不要蒜和姜,而面前这个人怎么会知道的。

“而且感冒了从不吃药,不出三天就会好。”梁芥呆呆的说着。

“你???”欧阳宜看着跑掉的梁芥,跟了上去。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了你,于千万人之中,离开了你。这个世界足够大,还好我们只活在世界的一角,让我在次找到你。

六月的天气炙热难耐,梁芥一边抹着眼角的泪滴,一边拼命的跑着,原来不只是相像,真的是他的小鱼儿。

站在CY楼下梁芥拨了无数通电话,都没有人告诉他尧慕予在哪儿?

欧阳宜跟上梁芥在她身后停了下来。“你把他交给谁的?”

“不知道。”梁芥早已没了力气,蹲坐在地上,不断的喘息着。

“跟我走,我知道他在哪儿。”欧阳宜直接将梁芥带上车,快速的发动引擎。

欧阳宜带梁芥来到尧正易的私人别墅,推一开门就看见尧正易坐在客厅沙发上,身后站在几名穿着黑色皮革的男子。

“干爹,慕予哥呢?”

“告诉我,你手上这枚戒指是哪来的额?”尧正易站到梁芥身旁,看着梁芥。

“我阿姨留给我的。”

“你阿姨叫什么名字?”尧正易捏住梁芥手臂,手臂上传来的疼痛,让梁芥紧紧的皱眉。“你阿姨叫什么名字。”

“我阿姨你不认识的。”梁芥抽动自己的手臂。

“你们不能去看他。”尧正易松开梁芥的手,表情冰冷。

“我不管,我要见慕予哥。”欧阳宜说完直接拉着梁芥往楼梯走去。

尧正易示意身后的男子将梁芥困住。“尧先生。”梁芥说着。

“干爹?”欧阳宜看了看梁芥,转身望着尧正易说道。“是我让她去的。”

“有些不该知道的事知道了往往对自己没有好处。”尧正易说着,重新做回沙发上。梁芥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冷漠,无情,善变小鱼儿是在怎样的环境长大的呢?原来一直以来都是自己错了,想要给他更好的生活,却是无情的将他推向另一个深渊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