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还好我们都在

如果全世界都遗弃了你

还好我们都在 倪念安 3270 2014-03-03 11:15:59

  办公室尧正易放下电话,侧身坐着,一脸阴沉的看着站在面前的尧慕予和欧阳宜。

“你们怎么办的事,这次的事件大冢方面已经对我们失去了信心。”尧正易说道。

“干爹,这次是我们没有处理好。”欧阳宜看了看尧慕予,对着对面的尧正易说着。

“我会想办法弥补的。”尧慕予说着。

“就凭你们两人,怎么弥补。”尧正易说着,一脸的阴沉。“这一次如果大冢真的与别家交易,我们会有很大的损失。”

“我亲自去找大冢。”

“慕予哥。”欧阳宜一把抓住尧慕予的手臂。“你不能去,大冢你知道的,他不会轻易和你谈的。”熟悉大冢的人都知道他心狠手辣,即使是与他合作多年的伙伴,也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朋友。

“我会亲自去找他谈,让他再次信任我们。”尧慕予只是看着尧正易说道,不去会理会身旁的欧阳宜。

尧正易看着对面的尧慕予,大量的目光一直在他身上游走。一下子大声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拍打着尧慕予的肩膀。“好!不愧是我的儿子。”

“干爹,不可以让慕予哥去,你知道大冢他??”

“够了,就这么决定吧!”尧正易打断她的话,看着尧慕予道。“你去准备准备吧。”欧阳宜紧张的尧正易手紧紧的捏住衣角。大冢的个性无人不晓,如果真的就这样去和他谈判,无疑是没有用的。

“干爹,你让我和慕予哥一起去吧!”

“不用再说了,都出去。

”尧慕予点示意,欧阳宜还想再说什么,被尧慕予拉住。

晚上梁芥一个人整理着日用物品,正准备办理手续时,欧阳宜便推门而入。

“有事吗?”梁芥看着她淡淡的说着。

“你听着,我不管你进CY是不是为了他,或者是其他什么,但是你现在必须陪他一起去。”欧阳宜靠近梁芥,梁芥一步步不停后退。

“你什么意思,我不懂。”

“你不用懂,跟我走。”梁芥被欧阳宜带上车,还没来得及急安全带,欧阳宜便一脚踩了油门。车子在告诉路上飞驰着,梁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着欧阳宜双手紧紧的握住安全带紧张的看着前方。

“下车。”

“你要干嘛!”

“你不是一点也不怕死吗?”欧阳宜拉着梁芥就往一栋白色别墅去。“跟我走。”

“你听清楚,慕予哥现在就在这里面,如果不是你他根本不需要到这来。”欧阳宜看了看梁芥顿了顿。“是的,我们做的就是毒品交易,这个你在我这儿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他在里面???”

欧阳宜打断梁芥的话。“如果不是你,他不用自去和大冢谈判,大冢从来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慕予哥为了干爹什么都愿意做,大冢肯定会提出十分苛刻的要求,不能让慕予哥有危险。”欧阳宜抓着梁芥的手,越说越激动,不停的喘着气。梁芥看着她,也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所以你必须去,如果我去的话大冢更不会和慕予哥好好说的,如果慕予哥在里面久了肯定会有危险的,你愿意去吗?”欧阳宜紧张的看着梁芥,等着她的回答,虽然她没有答应的必要,但是自己只能赌一把。

“我要怎么进去。”梁芥看着她淡淡的说道。

“这个我有办法的。”欧阳宜看着梁芥喜极而泣。“这里是1000000美金你带着它进去,没有人会拦着你的。”说着欧阳宜拿着事先准备好的黑色小皮箱递给梁芥。

“我会在外面等你们出来。”

“既然会有危险,为什么会同意让他去。”

欧阳宜知道梁芥说的谁,她看着梁芥说道“你不明白,有的时候钱是比生命更重要的。”梁芥看了看她不在说话,转身带着黑色小皮箱走进了别苏大门。

梁芥进了大门,一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站在入门处。梁芥将手里的黑色皮箱递给他,那人打开看了一眼并未说什么,将皮箱还给梁芥恭敬的为打开了大门。说是别墅还不如说是私人囚室,梁芥一进门便是一片漆黑。梁芥拿出手机,借着微弱的灯光慢慢的沿着通道往里走。走过通道是一个巨大的水池,尧慕予被绑在一个木桩上半个身子已经侵入水中。

尧慕予看着梁芥一步一步靠近,只是紧紧的握拳不说话。大冢坐在泳池的一边,玩味的看着梁芥走进。

“尧正易看来还真是有诚意啊!又来了一个,看来还带了不少东西。”大冢看了看梁芥手上的箱子说道。

“比你原价钱多了一倍。”梁芥将手里的箱子举起,立马就有人来到梁芥身旁,梁芥将手收回完全不去理会欲接过梁芥箱子的男子。“放了他。”梁芥不去看尧慕予,安静的说着。

大冢打量着梁芥。“像你这么优秀的人怎么舍得为尧正易卖命呢?”

“这并不是我们今天谈论的主体题对吗?”梁芥看着对面的大冢淡淡的说着。

“你想要带走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恶,我说的话从来就没有收回过。”大冢说道。

“谁允许你来的,你走,我不用你管。”尧慕予被泡在水池里,脸色显得苍白。用尽所有力气向梁芥吼道。

“我并不是为了来带你走的。”说完梁芥看着对面的大冢,紧了紧手里的皮箱说道。“希望我们能够继续合作,而且比上次我们更有诚意了。”梁芥说着,手里不停的溢出汗渍。欧阳宜只是简单的向梁芥讲了讲,梁芥也不知道自己的话是不是会惹脑大冢。

“小姑娘,如果就凭你来我就要和你谈的话,那我还要怎么在这条道上混呢?如果尧正易不亲自来,你们就一直呆在这儿吧!”说完,大冢单手撑着下巴看着梁芥,向旁边的人示意。尧慕予被人从水中带了出来,梁芥一把扶住倒在地上的尧慕予。梁芥还未来来得及说话两人便被大冢身后的人从地上带了起来。

“这不关她的事,你让她走。”尧慕予推开押住自己的人,看着对面的大冢低吼着。

“呵呵!有意思,我倒是想看看谁能扛到最后。”说完,别有深意的望了望梁芥和她身边的尧慕予。

偌大的屋子里就只有梁芥和尧慕予两个人,梁芥看着坐在靠椅上的尧慕予,衣服上沾满了血渍。尧慕予不说话,冷漠的看着梁芥。看着他,梁芥有些想笑,外界公认的堂堂CY集团公子现在脆弱成这个样子。

“你叫你来的。”尧慕予看着梁芥说道。

“你觉得还有谁。”昏暗的灯光让梁芥有些难以适应,还真的和欧阳宜说的一样,梁芥想到大冢抽动嘴角的表情不自觉的一颤。

“你是没长脑子吗?”尧慕予狠狠地瞪了一眼梁芥,紧紧的用手捶打着地面。

“怎么了。”梁芥向着他的方向挪了挪,看着他。

“走开,不要靠近我。”尧慕予一把推开梁芥,不断往后退,双手紧紧的握着。

“你???怎么了。”梁芥靠近尧慕予,扶住他的手臂。尧慕予额角豆大的汗珠不停的往下掉,身体开始不停的颤抖着。

“叫你滚开呀!”尧慕予狠狠地推开梁芥,梁芥本就半蹲在地上,被尧慕予一推重心不稳直接摔在了桌角上,眉间一道腥红的血液缓缓溢出。“不要靠近我,求你,不要靠近我。”尧慕予说着,直接变成了哀求。

“我???”梁芥用手捂住额头,不知所措的看着不远处的尧慕予。

“不要靠近我,我会伤害的你的。”尧慕予咬住嘴唇,眼前一片模糊,胡乱的说着。

“喂,你怎么样了。”梁芥看着尧慕予直接倒在了地上,忍着眉角的疼痛,上前将他扶起。

一瞬间梁芥只觉触电一般的僵做在原地,尧慕予的手紧紧的捏着梁芥的肩膀,他的面容在梁芥眼中不断放大。梁芥怔怔的看着尧慕予,紧紧握着衣角,忘记了眉角传来的丝丝阵痛。

“啊????”尧慕予放开梁芥,双手不停的捶打着白色的墙壁。梁芥看着他僵直在原地。

“哈哈!”打开门瞬间偌大的房间一下了亮了起来,两人的狼狈一览无遗。大冢站在门口,杵着墨绿色的拐杖。“没想到你的定力这么好,不过是我一时疏忽计量偏少了。”说完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梁芥,梁芥瞬间明白了那笑容隐藏的阴险,比欧阳宜说的更可恶。

大冢不去看梁芥直接在尧慕予面前蹲下。“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有个好父亲,我这条腿拜他所赐,你知道吗?”大冢越说越激动,握着拐杖的手不停的斗着。尧慕予不去看他,只是望了望站在他身后的梁芥。

“他欠下的债就有你来还吧!”大冢拿出一把换色药片,使劲的往尧慕予嘴里灌着。

“不要,不要啊!”梁芥被身后的人紧紧扣住,看着大冢梁芥不停的低吼着。“你怎么这么卑鄙。”

“告诉你,你最好能给我安静点。”大冢丢开已经昏迷不醒的尧慕予,捏住梁芥的下巴说道。梁芥看着地上的尧慕予,不停的挣扎着。

偌大的房间再一次暗下来。

睡梦中天是那样那样的蓝,无数的白鸽围绕着尧慕予,伸手触摸,一触即破。

黑暗的屋子里很多很多的人,嬉笑,怒骂,哭泣的声音一直在他身边,挥之不去。

“不要,不要丢开我,不要啊!姐姐???姐姐。”尧慕予紧闭着眼睛,紧紧的抓着梁芥的手说着。身体不停的颤抖着,溢出的汗珠打湿了整个额角的头发。

“姐姐在这儿!姐姐在这儿!”梁芥将尧慕予放在双脚上,抱着他颤抖的身体,不停的拍打着。姐姐不丢下你,就算全世界都遗弃你,姐姐也不丢下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