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还好我们都在

误会

还好我们都在 倪念安 3235 2014-03-03 11:15:59

  “开门,听见没有啊!开门”梁芥不停的拍打的面前紧闭着的门,怎么会这样呢,张小宇怎么会非法持有毒品。

“把门打开。”

“是你做的对不对的,为什么?”梁芥站在门口看着突然出现的尧正易低吼着。

“对,是我。”

“你为什么要这样。”

“要救他可以,可是你必须要听我的。”尧正易不去理会梁芥,只是冷冷的说着。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了我的目的,对不对。”

“呵呵!可以这么说。”

“那你为什么还让我留在你身边。”梁芥说着。

“你可以牵动的人太多了。”

“我不会让你利用我的。”不会让你从我的身上得到任何好处的。

“除非你想要他一辈子出不来。”尧正易说道,示意身后的人将手里的照片放在梁芥面前。

照片上,满身是伤的张小宇躺在监狱里,双眼空洞无神,呆呆的看着地面。

“你要我怎么做。”梁芥无力的看着尧正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好。”尧正易笑着,叫退身后站着的人,自己做到旁边的椅子上。“我要你让尧慕予恨你。”

“我做不到。”梁芥低吼着,紧紧的握着双手。她做不到,她做不到让他恨他。

“我可以同时让他和欧阳在你面前消失。”尧正易点了点桌上的照片,望着梁芥说道。“着对你来说很公平。”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至少他们都是你看着长大的。”

“哼!我的事还轮不到你在这儿说,你可以选择不答应。”

“等等。”梁芥叫住起身正欲离开的尧正易。“我答应你,但是我必须要看到他们的安全。”

“好!”

梁芥看着张小宇出来,上前扶住他。张小宇紧紧的将梁芥禁锢在怀里,双手不停的颤抖着。

“不要再离开我了,不要再离开我了好吗?”张小宇紧紧的抱着梁芥,害怕这只是一场梦,就像泡沫一样,一碰就碎。

“对不起。”

“不要说对不起。”永远不要说对不起。

“我???”梁芥看着张小宇,不忍在说什么,只是任由他抱着自己。

“你去哪儿呢,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李逸说你已经失踪了一个月。”张小宇看着梁芥,不错过她的每一个神情,他真的怕她会再次一声不响的离开。

“你看我这不是好好地站在这里吗?”梁芥俏皮的抬起双手转了转,笑着说道。

张小宇一脸无语的看了看梁芥,不去理他,自己向前走着。“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吶!”

梁芥看着他笑,一直笑着,时光静好,岁月不老,多好。

“走吧!大爷我请你吃饭去。”张小宇不顾身上传来的疼痛,拉着梁芥往前走,又恢复到往常吊二郎当的模样。

梁芥无奈的笑着,跟在他身后,时光仿佛一直倒退着,又回到了那些肆意妄为的日子。

“我们先去医院。”走了一会梁芥说着,不给张小宇留有反驳的机会,直接拦下出租车就把他塞了进去。

“喂!我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专制了。”

“对你不需要礼遇,师傅麻烦去医院。”

“去餐厅!”

“你带饭钱了吗?”

“去医院。”张小宇摸了摸两个一样扁的口袋,只好无奈的妥协。

“你同事太狠了,把我打成这样。”药还没往伤口上抹,张小宇就已经开始嗷嗷的叫着。

“你是不是哪里得罪他了。”梁芥看着躺在床上一身是伤的张小宇,一脸的心疼。

“就那家伙,我能得罪他什么?”

“不是,我是说??”梁芥停住,看着对面不停嚎叫的人叹了叹气。算了,还是不要告诉他。

“额??那个?”出了医院张小宇别扭的看着梁芥,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怎么了。”梁芥问道,不去看身后的他,继续往前走着。

“我不想回去,能不能先去你哪儿住几天啊!”

“什么?”梁芥一个重心不稳,差点直接摔在了地上。

“没必要这么惊讶吧!”张小宇扶住差点摔倒在地的梁芥,拉下脸说着。

“你是你说错了,还是我听错了,你要和我一起住。”这有可能吗?

“我是认真的。”张小宇放开梁芥,看着她,一个子一个字的从牙缝里挤出来。

“我不要。”一个大姑娘和一个大男人住在一起,像什么?

“我不想现在回去。”

“为什么?”

“昨天我妈告诉爸住院了。”张小宇看着梁芥,低着头说着,梁芥看着像极了惹祸的孩子。

“那你还不回去看看。”

“我不能回去,惹了这么大的祸,他看到我一定会生气,我怕他的心脏病又发作了。”

梁芥看着他,梁上写满了‘不相信你’

“怎么了,别这么看着我。”张小宇一把推开站在自己面前的梁芥。“我能用我爸来骗你吗?”

“越快走越好啊!”梁芥妥协的说着。

张小宇撇了撇梁芥,一脸受伤的表情。“不用还没去就急着赶我走吧!”梁芥懒得理他,拦下出租便直接做了进去。

“等等我,走请你吃饭去,不许说不。”

初秋的天微凉,冰冷的月光洒落地面泛起阵阵寒意。梁芥轻松的从护栏上翻过去,很快的来到一扇铁窗下面,梁芥从随身携带的包里翻出铁钳,不一会生锈的铁窗上面便露出了一个缝隙。

“谁?”

“欧阳。”

“梁芥,你怎么找到这儿的?”昏暗的房间里欧阳宜举着枪正对着梁芥额头,月光透过细缝照射在梁芥脸上,欧阳宜放下手里的枪,惊讶的看着梁芥。

“带着枪还能呆在这儿。”梁芥看了看欧阳宜手里的女士手枪问道。

“送你了,拿去吧!”欧阳宜将手里的枪丢给梁芥,不去看他,借着昏暗的灯光直接横躺在旁边的小床上。

梁芥抬了抬手,看着手里没有一颗子弹的手枪笑道。“现在我们真的成了一条船上的人了。”

“你什么意思?”欧阳宜起身对着面前的梁芥说道。“还没告诉我你怎么找到这儿的。”在这里待了一个多月,她以为不会有人来了,可是怎么也没想到会是面前站着的这个人。

“尧正易怎么会知道我是谁。”

“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以为是我说的吗?如果是我你怎么可能还能站在这儿。”

“他知道我是谁了,用你和他来威胁我。”

“什么?”欧阳宜惊讶的看着梁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微弱的月光将梁芥的身影拉的很长。

“或许一开始就在他的圈套里吧!”梁芥放下手里的包,坐到欧阳宜旁边。

“你要带我走。”

“对不起,我暂时还不能。”梁芥抱歉的看了一眼身旁的欧阳宜。

“好吧!那我谢谢你来看我,反正这个鬼地方我也待惯了。”欧阳宜闭上眼无所谓的说着,安静的享受着这月光带来的温柔。

“你可以出去透透气的。”梁芥靠近欧阳宜,透着月光她能够清晰的看见欧阳闪动的睫毛,说完,意有所指的看了看被自己撬开的窗户。

“别做梦了,指不定还没等到天亮又被重新钉上了。”欧阳宜瞥了一眼梁芥,懒懒的说着,如果有说的这么容易她还会现在都在这里呆着吗?“你赶紧走吧!说不定尧正易现在已经知道你在这里了,只是没让你光明正大的进来而已。”不然怎么会窗户都被撬了,外面还没有任何动静呢?”

梁芥并不怀疑欧阳宜说的话。“这个真送我了。”

“拿走吧!”

“我会来接你的。”梁芥说完看了看背对着自己的欧阳宜,转身离开,或许她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可恨。当梁芥的影子消失在窗外,欧阳宜才睁开眼睛,呆呆的看着窗户。

凌晨,梁芥才拖着疲倦的身体打开门。

张小宇拿着水杯迷迷糊糊的站在餐桌旁,正准备倒水便听见了梁芥开门的声音。

“啊???????你干什么?”梁芥刚打开门便看见只穿着一条花裤衩的张小宇在面前站着。“你怎么不穿衣服在那里站着啊!”

“呀!张小宇你在干什么?”张小宇一惊,直接将玻璃水壶摔在了地上,溅了梁芥一身的水。

“你去哪儿了?”

“我告诉你,你明天就给我离开这儿,立刻,马上。”梁芥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张小宇给自己手指上着药水,一边不停的怒吼着。

“我说了我自己来收拾的嘛!是你自己逞能的。”张小宇坐在梁芥对面一脸委屈的说着。

“我可不想再次被你弄得乱七八糟的。”梁芥瞥了一眼张小宇说着。

尧慕予站在梁芥家的门外,抬了抬手又放下,不停的门口走着。他应该怎么和她说呢,她应该知道自己是谁了吧!

尧慕予想到那双握住自己的温暖的手,她说她再不会离开。

“开门去。”梁芥一把拿过张小宇手中的棉签,催促道。

打开门尧慕予冷冷的看着屋内,张小宇只穿了一条裤衩,梁芥拿着棉签只简单的套了一件家居服坐在沙发上。这是什么,自己明显就是一个多余的。尧慕予冷冷一笑,越过张小宇进入屋内。

“你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吗?”梁芥看到尧慕予一愣,手里的棉签直接掉在了沙发上。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欧阳呢?”尧慕予不去看坐着的梁芥。

速度还真快,刚回来就找上门了。“我不知道。”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

“连这一点信任都没有吗?”梁芥看着面前的尧慕予,淡淡的说着,声音小到足够两人听到。

“哼!”尧慕予重重的带上门离开,只剩下一脸茫然的张小宇不知所措的看着梁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