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还好我们都在

所谓的希望只是幻想

还好我们都在 倪念安 3229 2014-03-03 11:15:59

  尧慕予发动引擎,白色跑车在高速路上驰骋着。这算什么?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导演着两个人的戏吗,小时候一声不响的将自己送走,现在又和另一个男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一直以来,自己都是多余的,都是最无所谓的那一个。

梁芥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被重重关上的门。她这是怎么了,不是应该会很高兴的,误会她不是更好吗?可是为什么有一种失落的感觉。

“哎!怎么了。”张小宇双手在梁芥面前不停的摇晃着。“他怎么知道你住这里?”

“不知道。”梁芥低声说着,看了看面前的张小宇怒声说着。“你还站在这里干嘛啊!穿衣服去啊!”

梁芥是最后一个走进会议室的,尧慕予在上面坐着,依旧是冰冷的表情。梁芥坐在离他最远的位置,一直低着头安静的看着手里的资料。

“梁经理,说说你的方案。”坐在梁芥旁边的中年男子一下子站了起来,随即便是一声钢笔落地的声音,梁芥抬头看了看对面坐着的尧慕予,正欲弯腰时便听见头上传来的声音。

“我认为这附近的老住宅必须全部拆除。”

“为什么?”

“梧桐巷子本就距离市中心不远,如果这些老式住宅不拆除的话,会使我们的改建规划的计划无法实施,况且这些老式住宅不仅会影响整个片区的整体效果,更没有任何观赏价值。”梁经理顿了顿继续说着。“这会令我们预想的工程无法实施。”

“不可以拆除那些老住宅。”梁芥站起来看着在座的所有经理说道。“那里的居民有的已经在那儿住了几十年,如果拆除了他们要怎么办。”

“可是,如果不拆除,那块地对我们来说根本毫无意义。”

“就是啊!”

“我也觉得应该拆呀!”

整个会议室里众说纷纭,梁芥看着尧慕予,等待着他的回答。

尧慕予看着梁芥,齐肩的短发散落两边,精致的瓜子脸视使梁芥多了几分妩媚。尧慕予收回目光,拿起面前的策划书说道。“既然大家都有不同的看法,今天的会议就到这儿吧!希望下一次我能见到一个完美的策划案。”

梁芥看着尧慕予离开的背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如果他真的答应拆迁附近的老住宅,那林姨怎么办,孤儿院怎么办?想到这儿梁芥越发的不安,自己好久没见过林姨了,不知道她还好吗?

“为什么你不赞成拆除老住宅区。”尧慕予站在门口拐角处,看到梁芥出来,对着她说道。

“如果真的拆除了那些一直在那住着的居民怎么办?”梁芥说着,看着尧慕予。

“给我一个足够的理由,我会重新考虑的。”

“好!我可以给你十个,跟我走。”

很多时候,那些我们以为恋恋不忘的事就在我们恋恋不忘的过程中被我们遗忘。而在经年之后的某一天,偶尔路过那些熟悉的街角,总有那些残缺的画面在脑海里回旋。

很久很久以后,当梁芥再次走过这座城市的街角,总会不自觉地抿起嘴角。这座城市带给她太多的伤心,却又让自己如此的难以忘怀。

梁芥站在孤儿院门口看着大门上已经泛黄的对联,好久不见了。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尧慕予站在梁芥身后,看不出任何神情。

“这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梁芥说着,并不去看身后的尧慕予。

尧慕予看着熟悉的大门,紧紧的握着双手。临走的那天,尧正易的车子就等在这里,而自己紧紧的抓住林项的衣角,只希望能够等到梁芥来给自己说一声再见,一等便是一天,终是不在梁芥身影。

“所以呢?”尧慕予冷冷的说着,转过身不去看梁芥。

梁芥看着尧慕予的背影久久不语,是啊!带他来这儿做什么呢?

“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将这儿的老住宅拆掉。”梁芥激动的说着。“如果你真的将这里拆掉,这些孩子要怎么办?他们都是孤儿。”

“可是,我的工作只有如何让自己获得最大的利润。”尧慕予靠经梁芥,一步步向前。“其他的我管不着。”

“可是这里的每一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梦想。”

“梦想?”梁芥靠近墙壁,只能看着尧慕予一步步的靠近自己。尧慕予看着梁芥冷笑,走手靠近梁芥耳旁撑在墙上。“所谓的梦想只不过是幻想而已,就像泡沫,一触即破。”曾经自己又何尝没有过梦想,这些只不过都是哄无知的三岁孩子。

“你不是他们怎么能够了解他们在想什么?”

“难道你是从一生下来就这么大的吗?”尧慕予放开挡住梁芥的手。

“跟我走。?梁芥拉着尧慕予的衣袖直接往孤儿院走去。“难道你就没有一丝熟悉的感觉吗?”梁芥说着,紧张的看着看着身旁的尧慕予。

“我从未来过这里,怎么会熟悉。”说完来不及梁芥反应跨出了门口,这里早在离开的那一刻就与他没有关系了。

“梁芥姐姐!还没等梁芥转身院子里的孩子们就涌了上来,拉着梁芥的手不停的转。“梁芥姐姐你好久都没来看我们了。”

“我???”梁芥看着离去的尧慕予,无奈双手被面前的孩子们紧紧的拉住。“那你们有没有不乖呀!”

“没有呀!我们都很听话的。”

“我们很乖。”

梁芥看着面前的孩子们笑着,只有年少的笑容才是那样的纯真无邪。时过境迁之后,早已披上了岁月的痕迹,那一抹纯真也已消失殆尽。

“呵呵!梁芥姐姐知道你们都是好孩子,姐姐下次再来看你们好吗?很抱歉,姐姐今天没带礼物。”梁芥说着不时的往院子里面看看,害怕被林项看到自己。

“姐姐,你不要走嘛!”

“姐姐你要什么时候再来看我们呀!”

一群孩子拉住梁芥的衣角不忍放开。

“姐姐会常常回来的,姐姐真的要走了。”梁芥轻轻的从孩子堆里挤出来,三步并两步的直接跳出来了门口。

“看着梁芥跳出门口尧慕予只瞬间微微抿起嘴角,随即淡漠的说着。“你很喜欢孩子。”

“只是看着他们就会想到小时候的自己而已。”

“有的记忆适合尘封。”尧慕予说着不去看旁边坐着的梁芥,直接发动车子离开。

“是吗?”梁芥看着尧慕予问道,声音有着些许的哽咽。“难道你就没有值得你回忆的童年吗?”

“我最可悲的就是童年。”瞬间车内变得沉默。尧慕予双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梁芥看着窗外倒退的风景,时间带走了那些岁月,甚至没能留下残留的脉络。

公司的食堂一到中午都会挤满了人,梁芥端着餐盘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打开窗户肆意的享受着微风浮动时的那一丝丝凉意。而梁芥碗里还是十年不变的排骨,排骨旁边躺着梁芥也不知道叫什么的菜。

“你听说了吗?总经理决定不拆迁那些老住宅区了。”

“为什么啊!”

“谁知道啊!总经理说的话有谁敢反驳的。”

梁芥一口排骨刚放进去就听到后面的两个女职员谈论着,一口排骨生生的被卡在了喉咙。

“咳咳咳???你们说的是真的吗?”梁芥装过身问道。

“我肯定是真的,还是总经理今天早上亲自做的决定呢。”

“你说,总经理到底在想什么啊!”

“谁知道呢!”两人还在说着,梁芥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如果真的这样的话,林姨和孤儿院都可以保住了。

梁芥拿着文件夹,在尧慕予办公室外不停的走来走去,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总是无法宁静。梁芥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害怕见到尧慕予。

梁芥等了许久未见尧慕予出来便直接推开门,尧慕予并没有在办公室,梁芥将手里的文件夹放在桌上。看了看还未关闭的电脑,不由得一惊。

“小宇,好巧啊!”张小宇刚一走进公司大楼,便看见习梦思朝着自己走来。

“是好巧呀!”张小宇看了看对面的习梦思勉强的回答着,想着,我什么时候和你这么熟悉了?

“额?那个我陪爸爸来的。”

张小宇点了点头,越过习梦思直接向会议室走去。

习梦思看着张小宇的背影狠狠地跺了两脚地板,为什么偏偏那样一个女人谁都要想着她。想到梁芥,原本温和白皙的脸庞顿时变得绯红。

“爸爸!”张小宇推开门,望着正中间坐着的张桥。

“你还知道叫我。”张桥冷冷的说着,放下手里的文件,并没有去看门口的张小宇。

“爸,你怎么来了?”

“你说说你一天都在做什么,你让我怎么放心把公司交给你。”

“爸??爸??爸你没事吧!”张桥说着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胸口。“爸,对不起。”张小宇握着张桥颤抖的手,说着,黑色的眸子变得深邃。

“你让我怎么放?怎么能够放心的交给你啊!”

“爸,爸,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把你冷静一点。”

“董事长,我们相信小宇有能力能让我们公司越来越好的,您就放心吧!”

“爸!”张小宇跪坐在张桥面前认真的说着。“爸,我会好好地认真管理公司的。”

“好好管理?”张桥看着张小宇低声轻吼道。“你所说的好好管理就是让外面的人都知道我们是在贩毒吗?”

“爸!”张小宇站起来,看着张桥没有任何表情。“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无论是有人有意陷害也好,还是??????无论怎样我都会给你一个交待的。”

“好,我暂且相信,希望你不要让我一次一次的失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