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还好我们都在

相见不如不见,从此天涯陌路。

还好我们都在 倪念安 2390 2014-03-03 11:15:59

  尧慕予决定在孤儿院周围建一所学校与一个大型游乐场,梁芥带着安全帽在炙热的阳光下站在,如果在这儿建一所学校的话,那么那些孩子们上学便不会去那么远了。梁芥的目光想对面的尧慕予投去,尧慕予站在施工地中央全身贯注的看着施工图。从那天以后梁芥便再没有在尧慕予跟前晃荡过,每次看到他总会避开,梁芥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摇了摇头,梁芥收回目光往回走。

梁芥来到这里已经好多次了,听张晓宇说林项总是问道自己,而他的谎言也快编不下去了额,想着梁芥便调转车头向孤儿院的方向开去。

梁芥拎着东西刚下车,院里认识自己的孩子便涌了上来。

“梁芥姐姐,你终于来看我们了。”一群孩子紧紧的围住梁芥,抓住她的衣角说着。

“姐姐这不是来了吗。”梁芥说着放下手里拎着的东西,顺手抱住身旁的小男生说道。“你们都乖不乖呀!告诉姐姐有没有调皮。”梁芥说着,脸上挂满了笑意。

“我们都很乖呀!可是姐姐就是不来看我们,林院长她说她也不知道。”被梁芥抱住的小男孩说道,梁芥看看周围孩子们,想到了林项抱住面前孩子的手紧了紧。

梁芥走进办公室林项正在复印资料,梁芥看着她,时间已经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迹,双鬓的头发都已斑白。梁芥从身后抱住林项将头靠在她的颈窝。林项身体一顿,转头看着身后的梁芥。“孩子,你瘦了。”林项淡淡的说着。

梁芥觉得鼻子一酸,强忍着眼泪没有掉下来。

“林姨!”梁芥说着,不停的在林项肩膀上蹭着。

“没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林项说着,轻轻的拍着梁芥的肩膀。

“我想习你做的排骨了。”梁芥抬起头,抹了抹眼角为还得及掉下的泪水说道。

“这么多年了这个习惯还有。”林项无奈的笑笑。“好吧!我这就去做。”自从梁芥搬走后,空荡的房子里就只有林项一个人,没过多久林项也搬到孤儿院来了,在这里有这些孩子们陪着,也觉得快乐些。

“慢点,你别噎着了。”林项往梁芥碗里夹了一块排骨说道。

梁芥塞了满口的米饭,含糊不清的说着,不停的往嘴里塞着排骨肉。似乎要将一切的情绪都发泄在面前这可爱的排骨上,排骨是可爱,很小的时候梁芥就这么说着。

“芥儿啊!你工作都在忙些什么啊,就连回家的时间都没有了。”林项看着梁芥说道。“你那同事人还是真好。”想到李逸,林项的脸上挂满了赞赏的笑容。

“林姨,谁呀!”梁芥咬着筷子想了半天才问道,她实在想不出来除了张小宇谁还会常常往这里跑,而他林项有事认识的。

“他说他叫了李逸,你不在的时候那小伙子经常来,帮了我好多忙啊!”

“李逸?”梁芥说着刚刚塞进嘴里的排骨一下子就被吐了出来。“他来干嘛啊!”

看到梁芥反应这么大,林项一惊,替梁芥抹掉嘴角的饭粒,顿了顿看着她说着。“怎么了,那小伙子挺不错的,芥儿你也不小了。”

“林姨!我知道,你就别操心了。”梁芥使劲的往林项碗里塞着菜,愤愤的想着,不知道李逸又说了些什么,下次看见他绝对不能饶了他。

“好了,好了,我也不说了,我们也管不了。”林项笑着说道,看着梁芥突然话锋一转。“听说这附近要建学校了,要是学校真的建起来了,孩子们上学可方便多了。”

梁芥咬着筷子不说话,其实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尧慕予会突然修建学校了。

“只是希望不要修建贵族学校才好。”林项叹了口气继续说着。“最近有个好心人每月都会往院里汇钱,不然我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坚持下去。”孤儿院的孩子开始越来越多,院里的开销也越来越大。林项揉了揉额角,皱着眉,岁月已经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迹,她真的不知道如果有一天自己在没有能力照看这院里的孩子们的时候,这些孩子又该怎么办。

“林姨!”梁芥握住林项肌肤松弛的手,安慰道。“不是又很多好心人在往院里捐助善款吗?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这些孩子们的。”

“希望会是这样啊!”林项淡淡的说着。

吃过晚饭,梁芥好不容易才说服林项自己离开。出了院门梁芥直接将车子丢在门口,自己朝前走去。初秋的天的星辰密布,偶尔吹来一缕微风还能感到丝丝的凉意,梁芥紧紧的劲口走着。

夜晚的城市灯红酒绿,走在路上身边不时的传来吵闹的吵杂声。梁芥走着一抹熟悉的身影闯入眼帘,习梦思挎着尧慕予的手越过梁芥的视线进入酒店大门。梁芥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双脚不停使唤的就跟了上去,最近习梦思常常和尧慕予一起出现,他们的订婚不是早已经被尧慕予取消了吗?

梁芥正想着人就已经消失在乐前台,梁芥在前台磨叽了很久才知道他们上了几楼。刚打开电梯梁芥便眼前一黑,身体被人困住,双脚被抬离地面。

梁芥被狠狠地仍在地上,随即响起一阵尖锐的女声。“为了这样一个人真的值得吗?”梁芥听着手被绳子紧紧的困住无法动弹。

习梦思说着,看了看地上被蒙着黑布的梁芥说着。尧慕予不语,只是沉默的站立着。

“呜呜呜????”梁芥地上不停的瞪着双脚,手不断的挣扎着。

“放开”尧慕予冲着身后的怒吼道,一脸阴沉。

习梦思向身后的男子示意,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子解开了梁芥眼睛上的黑色纱布。看到习梦思时梁芥身体一顿,她到底想做什么?一边和张小宇走的如此的近,一边又和尧慕予在一起。

“你怎么会在这里。”尧慕予问着,背对着蹲坐在地上的梁芥,双手紧紧的握着,骨节分明。梁芥艰难的站起身来,看着他不说话。

“慕予。”习梦思越过梁芥,将手跨在尧慕予胳膊上,挑衅的看着一旁站着的梁芥说着。“我们应该送这位小姐回去吧!”说着,将整个身体靠在了一旁站着的尧慕予身上。梁芥将目光移到对面,默默的看着尧慕予。他们这是算什么,一直以来都是自己自作多情而已,他什么都不知道不是吗?

梁芥看着尧慕予的眼睛,似乎在等待着他的回答。他早已不是小鱼儿而自己也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天真的梁芥姐姐了。梁芥紧了紧衣角说着。“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走。”或许真的该放手了。

“等等!”尧慕予叫住梁芥。“我已经不记得那个等在树下的小男孩了,也在不会是了。”说完尧慕予直接扭开面前房间的门,丢下一脸苍白的梁芥。

相见不如不见,从此天涯陌路。他是想告诉自己这个吗?梁芥感觉浑身没力,出了门梁芥紧紧的靠在一旁的墙壁上。他们本就没过多交集,现在连最后一丝丝也没有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