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幸福末班车

第十一章 你到底想怎么样

幸福末班车 云子尊 3232 2012-02-17 11:15:42

  凌澈气喘呼呼的停在夕言面前说:“等一下”夕言看在凌澈,凌澈鼓起勇气说:“只要你不在为难凌皓,我向你道歉,他跟你们不一样,你在针对他的话针对会断送他的前程,他只有半年就毕业了!”

夕言说:“说来这么久,我也没听见一句道歉的话!”

“对不起”

“对不起谁?”夕言故意刁难的问!

“对不起,言少爷!

“好说,不过我现在不叫像看!”靠近凌澈的耳朵小声说:“你穿比基尼在校园穿梭的样子!”

凌澈倒退一步说:“不可能!”

“这么没诚意,看来我还要想想办法给凌皓点什么!”

“你”凌澈生气的就要上前,被尊以泉一把拉入怀中,凌澈说:“尊以泉”就要离开尊以泉的怀抱。

谁知尊以泉抱紧她对夕言到:“夕言,她现在是我的女人,你以后不要在为难她!”凌澈不可思议的说:“你疯了嘛!谁是你的女人!”

“怎么你还想当着这么多人面证明一下!”

“我没!”

尊以泉就吻上怀中的凌澈

夕言见了心里竟莫名其妙的升起了一团火,见陨佳颖和沈墨正往这边走来说:“你说她是你的女人,那她算什么!”

尊以泉回头一看淡淡的说了句“朋友”就拉走凌澈。

夕言见了生气的说:“凌澈,三秒钟不到我面前来,我就让你后悔!”

凌澈听了就挣脱尊以泉的手,尊以泉紧紧地握住她的手说:“她能做到的我也能!”

“我知道,可我不能拿凌皓的前途跟他赌!”

跑到夕言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夕言看凌澈乖乖的来到自己面前,转身就走,凌澈乖乖的跟上。

陨佳颖看着他们对尊以泉说:“她是无辜的,可惜她不知道!”

凌澈一直跟着夕言穿过校园的每一个角落,他不知道夕言为什么要怎么做,无所谓了,她就不相信夕言没有累的时候,低着头,不顾任何人的眼光和风言风语。

夕言停下,让一直低头的凌澈措手不及,差一点就撞上去。夕言转身说:“怎么,和我一起走,让你很丢人吗!”

凌澈真的很想回答是。可是不能便笑说:“没有,怎么可能呢!你让我跟来我也来了,这下你可以放过凌皓了吧!”

“那你怎么还穿着衣服!”

凌澈想了一下说:“让我丢人,可以让你开心是吗?那好。。。。”

“不必了”夕言打断她说。“把手伸出来。”

凌澈伸出手,不可能几秒钟这个人就转性了,真搞不懂夕言要干嘛?

看着夕言走向自己,夕言靠近她耳边,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一把钥匙放在凌澈手中,暧昧的说:“今天晚上到钢琴室找我,这是钥匙!”

凌澈呆呆的看着手中的钥匙,夕言笑了说:“放心,除了你,就只有我有钥匙,放学了,我等你!”说完就走,留下还没反应过来的凌澈。

她多么希望夕言刚才是什么都没说,可手中的钥匙又真真切切的提醒她,刚才的事实。

凌澈握着钥匙走回便利店,叶瑜见凌澈失魂落魄的样子说:“怎么,又和夕言的关系进一步恶化了?”

“叶瑜,我问你如果要你为你的亲人的献身,你愿意吗?”

“献身,是去死的意思吗?”

“不是”

“哦,那种,必须嘛?”

凌澈点点头

“是不是第一次!”

凌澈又点点头。

“那对方长得怎么样!”

“长得还行,就是脾气!”想到夕言她就气的找不到形容词。

“脾气不好是吧,我想。。。我会。一来我比较重亲情,二长得又不是很差!”

“可你不喜欢他,还讨厌他啊!”

“为了亲人,这又是必须的,哎呀,就知足吧,至少长得还行,如果长得很丑岂不是更倒霉!谁呀,这么倒霉?”

“我一个朋友!”

“幸好不是你!”

凌澈苦笑一下,摸了摸口袋里的钥匙,便开始干活。

下班了

两人关上门。叶瑜说:“你住哪里?我去看一下,不然我不放心!”

“不用,我只是暂住,你在这里认识的人比我多,你能不能帮我找一下房子!”

“可以啊”

“那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

“哦,那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点!”

凌澈看着叶瑜远去的背影,摸了摸口袋的钥匙,深呼吸一下,就向钢琴室走去。

刚来到大楼前,就听见一阵悦耳的钢琴声传来,也许是因为她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听过别人谈钢琴,这琴声对她来说犹如天籁,竟忘了今晚和夕言的约定,原本紧张不安的心情竟消失不见。

她随着钢琴声,慢慢的走进楼内,寻找琴声发源地,想看看是谁可以弹出这么好听的曲子。

确定是从这间房里发出的声音后,她停下来鼓起勇气,推开了门,只有一个背影对着她,正当她幻想那个人长什么样子时传来一句:“把门关上!”

凌澈听后就不知觉的打了一个寒颤,是夕言!

微笑的脸早已被意外和恐惧代替。

她转过身,用颤抖的手将门轻轻的关上,又转过身看着夕言的背影。

夕言停止了弹钢琴,起身就走向凌澈这里,凌澈两眼死死的盯着夕言,随着夕言一步步的靠近,恐惧浸入了凌澈的全身,她的大脑此时一片空白,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眼睁睁的看着猎人靠近,却又无能无力,想逃又迈不开脚步。

但夕言只是如一阵风一样从她身边经过,这让她如释负重,下一秒的拧门声,让她暂时运转的大脑一下子反应过来,转身上前就将夕言的手抓住,不让他把门反锁。

夕言抓住她的手,将她扔进室内,如若不是那台钢琴在凌澈后面支撑着,想必凌澈现在一定摔倒在地,十分狼狈。

凌澈刚用手撑着钢琴要起来,夕言就扑在了凌澈身上,原本撑在钢琴上的手,立马放在夕言胸前,用来分开两人的距离。

夕言看着凌澈的双手说:“你这么不听话,我怎么答应你的要求!”凌澈想了一下拿开自己的手。

夕言在没有任何障碍物的阻挡下,吻上了凌澈,可凌澈还是不自觉的用双手挡住夕言,夕言停下了说:“你既然不能满足我,那我。。。!”凌澈又拿开手。

夕言又吻上了凌澈,可凌澈这次却转开脸不让夕言吻,夕言却一手固定着凌澈的头部不让她闪躲,一只手已经不安分的伸进了凌澈的衣服里,夕言原本也只是像吓吓凌澈,并没有真的要侵犯她的意思,可是当他碰到凌澈身子那一刻时,他自己都不能控制自己的欲望了,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占有凌澈。

凌澈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可是没想到自己还是接受不了,泪水就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夕言知道自己在犯罪,而且凌澈也不是心甘情愿的,更清楚凌澈现在有多害怕,凌澈现在全身都在发抖,可他就是控制不了自己,无法让自己离开凌澈的身体,他吻的更加疯狂了。并且手已经不安分的解开凌澈的上衣,还想要进一步的占有凌澈时,凌澈的两滴眼泪浇灭了他所有的欲望。

他连忙松开衣衫不整的凌澈,自己转过身说:“把衣服穿好!”

凌澈却还假装镇定的说:“这么说,我让你满意了!你可以放过凌皓了!”

夕言转过身说:“为了凌皓,你还真的什么都愿意!你爱他爱的还真够深的”

“那当然,因为我们是!”

“闭嘴,我不想听你们的关系!”夕言生气的看着凌澈,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是怕亲自听见她和凌皓的关系。

“那好,那我。。。!”看见夕言盯着自己的胸口,低头一看,衣服还没整理,连忙转身整理衣服说:“那我先走了,是你自己放弃的,别忘了你的承诺!”逃似的离开这个房间。

凌澈一路没停的跑到学校门口,刚停下来喘口气,就看见尊以泉开着车等着门口,尊以泉什么都没问说:“上车!”

凌澈知道很晚了,已经没有人了,更别提公交车,就上了尊以泉的车,毕竟自己现在住在他那里,走回去是不可能的。

没想到这一幕居然被夕言看到,夕言气的握紧拳头,戾气爬上了他的脸!没想到被她骗了,后悔自己在钢琴室没有要了她,看来她刚才的眼泪和害怕都是装的。

阿肯见夕言脸色越来越黑说:“少爷,你没事吧?”

“调查他们两个人的关系!”

“是”

凌澈回到家里,就拿起客厅桌子上的一杯水,完全不顾形象的灌入体内,拿着杯子坐在沙发上,她真不敢想象如果夕言刚才没放过她,她以后该怎么办。

尊以泉看了一眼她就走上楼。

半夜

凌澈起来想去客厅找东西吃,发现一间屋子还亮着,便走近看。原来是间健身房,只见尊以泉上裸着身体,锻炼着肌肉,如果不是凌澈亲眼所见,她真不敢相信,长着一张比女孩还秀气的脸颊,居然会有那么健硕的身材!

自己居然忘了离开,直到尊以泉走近自己,凌澈才发现说:“我只是拿东西经过,我什么都没看到!”转身就走

此时的夕言毫无睡意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中拿做一杯红酒,一饮而尽,又走向酒架旁,又去到了一杯。

阿肯走进来说:“少爷,尊少和那位小姐的关系是,是!”看来阿肯已经有所察觉夕言对凌澈的想法,欲言又止道:“是同居!”

夕言听了,松开酒杯,让它掉在地上。

阿肯说:“少爷”

“你先下去”

“是”

夕言看着地上的一地破碎的玻璃砸,冷笑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