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幸福末班车

第十五章 你是我的

幸福末班车 云子尊 3307 2012-02-17 11:15:42

  凌澈还是去到和况小莫一起看中的那间咖啡店,和况小莫一起正在参加新人入职前的培训,应聘的不只她们两个,所以培训的也不止她们两个,和众多女孩一起正端着咖啡练习着走路。

只见她们前面站在一个穿着一套黑色职业的工作服,一个齐刘海,外加一个波波头的的二十多岁的女人,不言苟笑的看着她们练习。

众人终于练习结束,到来快下班的时候,她终于开口了说:“首先我代表我们店的所有员工欢迎各位的入职,今天的训练我非常满意,希望大家明天再投入工作时,依旧保持热情的态度!”

凌澈一回到家,就看见叶瑜坐在自己的小房间里看电视,凌澈说:“你今天不用上班吗?怎么会在我家!”

叶瑜依旧坐在沙发上吃着零食说:“你不欢迎啊!那我走好了!”她看凌澈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没有丝毫的挽留说:“不是,你就真忍心看着我走!好歹我们也同事一场那么久!”

只见凌澈伸出一只手说:“你自己要求要走我当然不会勉强你留下来!”

叶瑜看着凌澈的那支手说:“你什么意思”

“你是真不知道啊!把我家的钥匙给我!房子虽然是你帮我找的,可我没有答应你让你私自拥有我家的钥匙!”

“小气!”又暖暖的窝在沙发上,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和要交出钥匙的决定。

凌澈看了说:“到我家可以,可你真的不用工作吗?还是在学校发生了什么事?”她总感觉叶瑜有什么心事一样。

叶瑜说:“你猜对了,我没工作了!”

“为什么辞职?”凌澈感到惊讶的问。

“你不是怕我连累你!”

“你乱讲什么!”

叶瑜听了就趴到凌澈怀中哭了起来说:“那里已经没有值得我留着那里的目标了,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那个人!”

“你不想见到谁?”

“别问,我不想提到关于他的一切!”

凌澈知道潜意识回避一个人的心情,那是一种忘不掉,又非常渴望忘记的一件事,不想想起却又偏偏如此的清晰。

今天凌澈正式投入工作,这里生意非常好,因此也就比较忙,可凌澈做的却很开心,因为忙的时候她就不会胡思乱想,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要不告而别。

正当她要送咖啡去二楼时,况小莫来了说:“凌澈,快点,金领班要开会!”

“哦”送完咖啡就去一楼

所有服务员站在一起,就是昨天训练她们的那个女人来了看了看说:“大家注意了,董事长马上要来巡察,大家可别出什么差错,否则立马打包走人!”

就在她们全部站好,正在等待她们的董事长来时,就只见尊以泉一个人走来,凌澈见了想“不会这么巧吧,尊以泉喜欢来这里和下午茶!”凌澈不知为什么就像躲。

就在她正想办法不让尊以泉看到时,就只听所有人对着尊以泉道:“董事长好”

“啊!”凌澈情不自禁的大叫。

金领班见尊以泉像没听见一样走了进去金领班回头说:“凌澈,你干嘛,想吓跑客人嘛!”

“对不起!”

就在凌澈道歉之际尊以泉回头看着她微笑一下,凌澈却尴尬一笑的同时发现所有人包括金领班都想泛花痴一样在那里笑着。

凌澈见了端着咖啡说:“金领班,让一下我要去送咖啡了!”

金领班立马收起笑容站到一边。

就在凌澈送咖啡时,叶瑜一下子跳出来说:“凌澈!”

“你现在是太有空了是不是!”

“哎,你还真说对了!”

“既然你这么有空的来了,那我请你喝咖啡!”

“真的!”叶瑜明知故问的说。

“是的,你先坐好,我马上就来!”

凌澈端着咖啡和吃的找到叶瑜,就径直的走到叶瑜坐的位置旁边,凌澈放下东西自己站在一边看着叶瑜吃。

叶瑜看着那些东西就感觉秀色可餐,就迫不及待的去品尝,边吃便道:“还真不错,哎,凌澈你也坐下嘛,你站在那里我多不好意思啊!”

“我还在上班,不可以的!你自己慢慢吃,我去看一下其他客人”凌澈刚要转身就被况小莫叫住说:“凌澈!”

“谁呀!”叶瑜问凌澈

“这里的同事!”又转身说:“小莫,什么事?”

“董事长叫你!”

“不会是因为我在这里给你添麻烦了吧!”叶瑜担心的说。

凌澈笑了一下说:“你想太多了!”又凑近叶瑜耳朵说:“是尊以泉!”

“啊!”叶瑜不相信的叫道又说:“这是巧,还是什么?”若有所思的看着凌澈。

凌澈见了说:“我也是今天才知道!”

“是吗?”

“你爱信不信!”

“怎么了!”况小莫不解的问。

“没什么。我现在就去!”又对叶瑜说:“吃完就快回家,不要再八卦了!”

“我也是关心你嘛!”

“喔,多谢了!”

况小莫说:“凌澈,你小心点!”

“哎哟,我又没做错事,你放心!”

“这个你就不要操心了,他们以前。。。。。。!”

“叶瑜,你要是八卦搞的我失业,小心没人养你了!”

叶瑜点点头就继续吃东西。

凌澈来到董事长办公室门前,迟疑了一下,还是敲了门,屋里传来熟悉的声音说:“请进!”

凌澈推开门就走了进去,看着尊以泉礼貌的道:“董事长,你找我什么事?”

尊以泉不带任何情绪的说:“坐”

“上班时间不可以!”

尊以泉对凌澈的表现点了点头说:“你在躲我?”

凌澈没想到尊以泉会这么直接,反正迟早都要面对,凌澈也开门见山的说:“很感谢你那几天的照顾,我很感激,给你带去的麻烦是我的不对!”

“是怕夕言误会?”

凌澈不知为何听到夕言这两个子,心竟会不知觉的不受自己的控制,为什么自己会对夕言这么敏感。

尊以泉见她那不否认的态度,就知道夕言在她心中的位置,想到这里他的心泛出一阵酸楚,是嫉妒嘛!他自己也不知道!从小到大他都不知道嫉妒两字该怎么写,他只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可以控制自己的喜怒哀乐,当他回家不见她的身影时,他的心竟是那般的落寞!

他慢慢的走近凌澈,他知凌澈心中没有自己,可他还是要得到她,哪怕是她的身体,他可以不要她的心,只要她留在自己的身边。

凌澈不知道尊以泉要做什么,就眼睁睁的看着尊以泉,凌澈没有丝毫的害怕,在她心中尊以泉一直是温文儒雅的绅士,才不像夕言那般无理取闹。

直到尊以泉离她不到一个拳头的距离停下,她第一次感到尊以泉的气息,是带着一种压抑的气息,似火山爆发前的感觉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尊以泉对自己有这样的感觉刚想问:“怎么了!”

就剪尊以泉伸出手要碰触自己的脸颊,转过脸警惕的说:“你做什么?”凌澈不愿相信天下的男人都一样。

尊以泉苦笑一下放下手。

凌澈又用职业式的语气说:“如果没事,我去上班了!”不等尊以泉开口,就离开!

尊以泉看着凌澈那逃似的背影,嘴角向上微微一扯,露出一丝微笑说:“凌澈,你是我的!”

夕言坐在客厅看着无聊的电视,心中烦躁不已,拿着遥控器不太那个的转换着电视台,终于安奈不住,不顾脚上的石膏起身说:“阿肯!”

阿肯以不让他失望的速度来到他面前说:“少爷,什么事?”

“有没有她的消息?”

阿肯没想到少爷这次这么上心,说:“凌小姐在‘某某’咖啡厅上班!”

夕言一听就知道那是谁的地方,没想到凌澈还是选择到了尊以泉的身边,一股无名的怒火在心中蔓延,不知觉握紧拳头。

阿肯一眼就看出夕言在哪里的压制自己的怒火,并不自觉为凌澈捏了把汗。

早上

凌澈一来到店里,金领班就说:“凌澈你今天负责一号包厢!”

况小莫说:“领班,一号包厢不是心仪负责的嘛!”

“是客人钦点的,凌澈准备一下!”

“知道!”凌澈也感到不可思议,会是谁呢?

凌澈进去只见一个背影对着她,她职业的说道:“先生,你好请问有什么想要帮助的嘛!”凌澈正在等待客人回答时,只见那个人一回头,凌澈那职业式的微笑,瞬间僵硬,她没想到两人会在这种地方见面。

夕言很厌恶凌澈的表情,难道她就这么怕自己会吃掉她,三番五次的想方设法的要离开自己的身边。

夕言一把把她拉进自己的怀中,凌澈挡住说:“你自重!”

“我自重,我要是不自重,你还有机会站在这里嘛!”

“请你不要耽误我的工作!”

“你一天多少工资,我付你双倍!”

“我们咖啡店没这项服务!”

“你不知道我醒来要见的第一个人是你嘛!“夕言竟妥协的说。

凌澈被夕言的话吓住了,但她却不买单的说:“不知道!”

或许夕言从来没被人拒绝过,竟有些激动,握住凌澈的手也加重的力气说:“你竟然敢说你不知道,凌澈我警告你,不要在挑战我的极限!我要的女人尊以泉也保不了!”

“请你放开,我还要上班!”就抽出手。说:“如果没什么吩咐,我就不打扰你了!”转身就走。

夕言看着凌澈的背影说:“凌澈,如果你敢走出这里一步我就让你后悔一辈子!”

凌澈不回头的问:“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这么一直针对我!”

夕言却霸道的说:“错就错在你不该出现出现在我生命中!”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也不希望离开我自己的家乡,谢谢你让我懂得来这里同样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头也不回的离开包厢。

尊以泉在走廊的另一边看着凌澈离开那个包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