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幸福末班车

第十四章 死里逃生

幸福末班车 云子尊 3596 2012-02-17 11:15:42

  阿肯带凌澈来到夕言的住处,凌澈一进房子里面就觉得这房子和尊以泉家有得一拼,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阿肯说:“凌小姐就先住在这里,少爷放学后会回来!”

“哦,不,我还是不等他回来了!我还有事,先走了!”凌澈说完就要往外走。

阿肯一伸手就将凌澈挡住说:“凌小姐还是耐心等少爷回来再做决定!”

“你怎么就那么听他的话?”

“我这是为凌小姐好!”

凌澈气的转身走向屋里,坐在上二楼的台阶上。

阿肯者一直在屋里看着凌澈,一个下午两人都不曾说一句话,当阿肯抬头看时间时,就连忙走了出去。

凌澈见阿肯终于走了,连忙跟出去,当她去拉门时,没想到被阿肯锁住,凌澈就不信邪,使命是拉门,直到她筋疲力尽,也于事无补。

只得垂头丧气又坐回台阶,突然想到什么,又起身,在屋子里四处找!

夕言回到家里,见凌澈竟坐在台阶上睡着了,就走上前去,想要把凌澈推醒,谁知刚要碰到凌澈肩膀时,凌澈就醒了,看夕言离自己那么近,想都不想就拿出自己今天找了一下午的棒子,敲到夕言脑门上。

夕言痛得立马起身捂住额头。

凌澈警惕的说:“你刚才想干嘛!”

“除了叫醒你我还能干吗!”真是好心没好报。

凌澈站起来说:“既然你回来了,那我可以走了!”没走出大门凌澈是不会把棒子给扔掉的。

“站住”凌澈就真的那么怕自己吗?见凌澈不再动了又说:“我有说让你离开嘛!你别忘了凌皓还有半年才毕业!”

凌澈就想不通了,她夕言就只有这一个可以威胁她吗?可不可否认的是这招真的很管用,说:“你就只会拿凌皓来威胁我吗?”

“怎么,你还想要我变着法的威胁你!”

“找我什么事!”凌澈不想再和他在争吵下去。

“不是没地方住吗?从今天起你就住这里!”

“我不要,我自己会找地方,等凌皓毕业后我就和他一起回我自己的家,永远都不会再来这个城市,就只有半年,所以就不用麻烦你了!”

“你们回去干嘛,我不允许!”

“这可不是你说了算!就算我不和凌皓一起回去,你别忘了,虽然台湾是中国的,但现在还是一国两制,我也不可能永久住在这里!”

夕言听了笑了走进凌澈说:“那你说怎么才能永久留着这里?”

凌澈往后退说:“那是不可能的!”

“是吗?”夕言像是在等凌澈的一个答案。

“我,我,我想除了,除了嫁到这里才,才可以”

“哦,嫁到这里!”夕言好像听到自己要的答案了又说:“那嫁人需要做什么呢!”夕言又暧昧的说。

凌澈一听就知道夕言指的是什么,说:“不不不,你别误会,我不想,也没打算长久留着这里!”

“可是我想让你留在这里”夕言就解开自己的领带

凌澈见了说:“不要开玩笑,我心脏不是很好!”

夕言边走边解说:“我像是在开玩笑嘛!”

“不”凌澈伸手挡住说“啊”一声尖叫凌澈摔倒在台阶上,夕言像是知道凌澈一定会摔倒在台阶上一样,不再解开自己的衣服。

双手插兜看着摔倒在台阶上的凌澈说:“早点休息,记住你的房间,要是进错了,进到了我的房间,就别怪我不放过你了!”

凌澈看着上楼的夕言说:“我就算化成灰了,也不会飘进你的房间!”

早上凌澈在二楼的一个阳台,看着阿肯开车把夕言送到学校,又随便看了一下地形,只要走出这间房间,就可以离开这里,她才不要住在夕言家。

跑到阳台边上就想往下跳,一看,妈呀,有点高,又退回来,进屋里看有没有东西可以派上用场,找来找去,没办法,只有床单,她抽起床单,就剪说:“不能怪我,谁让你家的主人脑袋不正常!”

就借助布条慢慢的滑落下去,凌澈下来看到布条还挂在墙上就笑了说:“再见了,夕言我可不是那种娇滴滴的女生!”又上前拉了一下那个布条说:“哎,就当我凌澈就给你的纪念,再见,不,是拜拜!”迈着轻盈的步伐离开了夕言家。

凌澈走在无人的马路上,她不明白,为什么有钱人要住这么偏的地方,脚都走酸了,还没到市区。

看了看周围的风景说:“风景是还可以,哎,留个在台北的纪念!”便拿出手机拍照,看了说:“像素这么好!”继续拍。

这么会有几个非主流的头在她的手机里,她拿开手机,看着有几个混混一样的青年向她走来,她感到不妙,就把手机装进口袋的同时按下了一个号码。

夕言觉得手机在震动,一看是凌澈接不管是在上课就接了只听电话里说“我没钱!”

凌澈看着他们把自己围住说:“我没钱!”

一个最胖的走近她说:“不要你的钱!我们老大想见你!”怎么这句话这么熟悉,凌澈的脑中就闪过一个女生说:“凌澈,阿豹的老大想见你!”

凌澈突然感到胸口很闷出不来气,那几个就要上前来抓她,她失声大叫:“不要过来,夕言救我!”被他们强行带走。

夕言连忙挂了电话,就往外跑。

老师见了说:“夕言,给我回来!”

夕言来到车前,阿肯说:“少爷,什么事!”

“把钥匙给我!”

阿肯刚拿出来,就被夕言一手抓走,就上车走人。

阿肯见了连忙去开后面的车,跟着夕言

凌澈被他们带到一片树林里的一个小屋里,又是那个最胖的说:“你给我老实点,我们老大过来看了人之后,自然就会放了你!”

那个胖子出来说:“打电话给幽姐!”

“是”

此时的幽姐正和一个男人裸体相拥的躺在一张宽大的床上,那边来到电话才将他们吵醒,幽姐伸手去接电话就说:“我马上过去!”就起身。

那个男人说:“什么事!”

幽姐便穿着说:“我们女人的一点私事!”又低头和他缠绵一番说:“你好好休息,我晚上在回来陪你!”

夕言边开车边用手机找着凌澈的位置,按照手机上显示的还真的找来了。

此时的凌澈用力的砸着门,惹恼了他们几个,他们正在打牌说:“他妈的,那个女人是不是找死,我们去成全她!”几个人都进去。

凌澈见了往后退,那个胖子说:“没我们几个陪,你寂寞是不是,兄弟们,满足她!”

凌澈说:“不要过来!”

还没走到凌澈面前,最后面那个人就被一块木头砸中,他们回头一看,是夕言站在门口。

胖子看着夕言扔进来的木头说:“你小子活的不耐烦了!”

凌澈突然就感觉夕言没有那么可恶,反而像救星一样,就要跑向他这边说:“夕言!”

他们几个连忙拽住凌澈说:“给我老实点!”

“不许碰她!”便过去拉凌澈,他们几个挡住。

夕言就一个对三个,那个拉着凌澈的人,见他们三打一也没站上风,就把凌澈扔到地上,捡起地上的木棒像夕言打去。

凌澈说:“夕言,小心!”不知是凌澈提醒的太晚,还是怎么的,正好就打再来夕言的头顶。

凌澈跑去扶住被打的夕言说:“早知道就不叫你来了!”看着他的伤口心疼的说

“那你想叫谁,凌皓还是尊以泉!”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些!”

“妈的,当我们不存在!”

那个胖子又拿起木棒,朝夕言腿上打去,夕言重心不稳的倒在凌澈身上,两人一起跪到在地。

凌澈说:“夕言,你撑住啊!你不要有事!”当那些人还不肯罢休时,阿肯来了说:“谁敢动我家少爷!”

几人一听就把目标转向阿肯。

夕言没想到凌澈竟会为自己掉眼泪,就情不自禁的吻上了凌澈,凌澈竟然在这种情况下没有闪躲。

他们几个那是阿肯的的对手,阿肯可是经过专业培训,武术散打第一才会被夕言他爸聘请回来的专业保镖。

夕言昏倒在凌澈怀中。凌澈说:“阿肯,快救人!”阿肯见夕言晕了过去,就一脚将他们全部踢到。

抱起夕言对凌澈说:“走!”

他们几个看着无人敢阻止,眼睁睁的目送着他们。

幽姐开着车和阿肯他们擦肩而过。、当幽姐来到这里看到他们个个都鼻青脸肿的说:“人呢,是不是跑了!你们几个饭桶,连个女人都看不住!”

“幽姐,有一个男的特厉害,我们都被他打惨了!”

“男的,是不是瘦瘦高高!”

“不是,一看就是当保镖的!”

“保镖,那就不可能是凌皓,难道真是我看错了,算了,你们回去上药!”自己就开车走人了。

医院急救室外,凌澈阿肯,还有几个保镖一起守在病房外,这时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走出来,阿肯说:“我家少爷,怎么样?”

医生说:“没什么大碍,你们放心!”

凌澈说:“那他的腿会不会?”

“不会,这个你们放心,只要好好恢复,和以前一样!”

“那就好!”

凌澈看着夕言从加重病房转到普通病房,就放心的离开了!

夕言一睁要映入她眼前的是一对四十多岁的夫妻。

夕言说:“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阿肯说:“是我通知老爷夫人的!”

夫人就泪眼婆娑的说:“你怎么会出现这种事,你怎么就不让妈妈安心一下!”

“妈,我没事,只不过是几个想要钱的混混!”

老爷听了说:“阿肯,你是怎么保护少爷的!去把那些人个我找出来,我要他们十倍的还给我儿子!”

“是!”

“好了,爸妈你们会美国吧!我没事!”

“你这次和我们一起走!”老爷命令道。

“夕言看了一下房间里没有多余的人,凌澈呢,说:“我不去,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再说台北才是我们的家,爸,你以后还不是要回这里!”

“我们是不放心你!”夫人解释道。

“我又不是小孩,我可以,你们也不想你们的儿子一辈子靠你们,好了,爸!”夕言看着手上的表说:“在不走,你又要损失多少订单了!”

老爷见了说:“那你好好养伤,阿肯下次我不希望再出现这种错误!”

“是,老爷!”

夕言看着爸妈离开就问:“她人呢?”

“回少爷,凌小姐听说你没事就离开了!”

夕言听完就要下床,阿肯连忙扶住说:“少爷,你的腿伤要小心,否则回落下残疾,如果被老爷知道你为了一个女人而不好好养伤,老爷是不会放过她的,你是知道你在来也心中有多重要!”

夕言这才乖乖的坐在床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