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幸福末班车

第十二章 你们才是一对

幸福末班车 云子尊 2647 2012-02-17 11:15:42

  凌澈终于走回到尊以泉那里,没想到尊以泉做好饭菜在餐桌那里等她,凌澈见了说:“今天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

尊以泉说:“先过来吃饭!”

凌澈见这里就只有她一个人,没错,是对自己说的,就走过去,自己走了那么久也是累了!

坐下就吃。

尊以泉看着她,凌澈说:“干嘛看着我,是不是以为我不会吃西餐,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嘛!就是吃的没你们那么雅观而已!”

尊以泉笑了,也低下头去吃。

凌澈最讨厌别人用不相信的眼神看着自己,吃的有些生气,不过又说:“还真的很好吃,是你做的嘛!”自己还不是一副不相信别人的口气。

尊以泉抬头看着凌澈,凌澈说:“我怎么了?”

尊以泉握住她的手说:“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握你握过的刀和叉一辈子,感受你的温度!”

“怎么可能,上面的温度一会就没了,你怎么可以感受一辈子,除非我们俩个人永远一起吃饭!”说完自己都呆了,连忙拿开自己的手说:“我吃饱了,先上去休息了!”就要跑。

尊以泉拉住她说:“是你让我懂得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只有你才让我有想保护一个人的冲动,是你。。。。!”

“那是因为在你生命中,我是一个意外,我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是那种渺小到需要别人之助的人,这样一来你才会有一种想保护我的冲动,你和陨佳颖真的很配,你们才最适合对方,只是陨佳颖的家庭让她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所以让你没有用武之地,她才是该爱的对象!”

“你一点都不爱我!”

“一点都不!”

“你希望我和佳颖在一起?”

“是你们一定会在一起!”

“给我一天时间,我会向你证明我是真的要和你走在一起”

“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你在害怕,你害怕你会爱上我!”

“我没有!”凌澈看着尊以泉,心虚的低下头说:“随你便!”就走上楼。

早上

凌澈刚下楼就看见尊以泉在做早餐,尊以泉说:“下来吃早餐!”

凌澈坐在那里看着尊以泉竟有些发呆,她没想到尊以泉和自己理想中的男友一模一样,沉着俊美,又会做家务,她没想到像尊以泉这样的少爷竟会做饭,如果不是因为贫富之差,她一定会死心塌地的爱上眼前这个男人。

尊以泉说:“在想什么!”

“没有”凌澈回神说道。

“我以为我不会给任何人做早餐,除了我的妻子”

凌澈刚要把食物喂到嘴里,一听尊以泉那么一说,不知道要不要咬下去。

尊以泉笑了说:“吃吧,你是个意外!”

凌澈这才下口,吃了起来。

“吃完我们一起去学校”

“不用了,我已经不再学校做了!”

尊以泉看着她,凌澈说:“放心啦,我不会赖在你家,我已经在找房子了!”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如果不是遇见你,我想我一辈子也过不上这么奢侈的生活,但这就像灰姑娘的水晶鞋,是有时间限制的!”

凌澈在市区找着工作,可是很不顺利,像台北这样的大城市,没关系,没学历,根本就找不到工作,跟何况她还是一个外地人。

找了好久要不就是她不想做,就是人家不要她,她已经失去信心了,垂头丧气的走在街边,要不要对凌皓说啊,她为这个问题已经纠结了好久,说了有怕凌皓担心,不说的话凌皓迟早会知道,何况自己现在都快无法生存了,还是老实向凌皓交代吧!刚要伸手去拿手机时,一个不明物体就往她身上扑来,凌澈当然不会傻到站在那里让她撞,侧过身体,让她扑空,凌澈见是个女孩,立马伸手拉住她要往下倒的身子。

女孩站稳后转身感激的说:“谢谢啊!”

“不用谢!你还好吧?”

“我没事,就是!”一抬脚,凌澈就看到那个女孩的高跟鞋的鞋跟已经崴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没办法,再买一双!”

“那你以后再穿就要小心点!”

“要不是今天为了找工作,我才不穿高跟鞋,累死了!”

凌澈看向一边,太远她有近视看不清,她就要走近一点,那个女孩说:“你在看什么!”

“哦,没有我也在找工作,这里好像招人!”

女孩抬头一看是间高档的咖啡店说:“服务行业!看起来还不错!”

凌澈点点头也看了一下说:“这里应该还可以!”

“那我们进去!”

“你也做这份工作!”

“是呀,怎么你不喜欢我和你一块!”

“没有,我只是认为这并是一个长久的好工作!”

“哎,你这个心态就不好了,只要你想做,什么工作都可以长久的!”

凌澈点点头

“你好,我叫况小莫”

“我叫凌澈!”

“那我们就是朋友了!你不是台湾人吧?”

“对,我来自中国大陆!走吧”

两人刚要进去时,凌澈的手机一下子响了,凌澈一看又是夕言,自己都离开那里了,他还想怎么样?凌澈说:“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什么事!”

“为什么不来学校!”夕言在那边怒吼道。

“言少爷,你真是贵人多忘事!昨天你才让我离开那里的!”

夕言在学校的咖啡厅气的说不出话,又无赖的说:“平时怎么没见你这么听话!”

“你还真难伺候,那你现在要怎么样?”

夕言见凌澈对自己没办法竟开心的笑了又说:“你现在住在哪里?”

“朋友家”

“那个朋友!”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个!”

“尊以泉家是不是”

真是明知故问

“我只是借住而已!”他怎么知道,如果被别人知道,自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马上搬家!”

“不用你提醒,我会搬的!”

“我说马上!”

凌澈气的真是无语了说:“我已经在找房子了!“

“不用找了,我叫阿肯去接你!”

“接我干嘛?”凌澈不解的问

夕言不回答的挂了手机

“喂,喂,喂,你爸妈为什么不用那五分钟来散步!”

“怎么了,和男朋友吵架了!”况小莫关心的问

“没!不好意思我不能去了!我还有点私事!”

“没关系!”

凌澈呼了一口怨气,离开这里。

夕言起身说:“阿肯,现在去接她去我那里!

阿肯脑袋休克了一下说:“是,少爷!”

夕言正要回去上课时,被一只胳膊横空挡在他的腰间。夕言用犀利的眼神看向那只胳膊的主人,是凌皓。

凌皓开门见山的质问说:“凌澈在哪里,她的手机为什么打不通!”

“你连自己的女人都看不住,管我什么事!”

“凌澈她并不是故意要和你作对,你不要在拿我威胁她!”

“我怎么对她是我事,你最好不要再出现凌澈面前!”

“你也以为我和凌澈是。。。。!”

“你们什么关系不关我的事!我也不想听!”说完就走。

凌皓不敢相信,夕言竟然喜欢了凌澈,还误会他和凌澈的关系,这也难怪,他和凌澈一起长大,又不是亲兄妹,堂兄妹中他们两人关系最好,会有些亲密的动作,在家的时候,不知道的人也以为他们时情侣,凌澈贪玩,从不向别人解释。

凌澈在路边等阿肯时,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而她不知就在她看的其中一辆车上,有一个女人也对她起了关注,当那个女人正要仔细看时,阿肯就来了,让凌澈上车了。

那个女人坐在的那辆车上,有一个男人说“幽姐,那个女孩有什么问题吗!”

看凌澈的那个女人,也就是幽姐。画着浓浓的烟熏妆,穿的几乎要全部暴漏的性感装,她想了想说:“不可能是她,我要亲自看看那个女孩,你们安排一下,先不要告诉豹哥今天我让你们做的事。

“是”

幽姐听了自言自语道:“凌澈最好不要是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