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幸福末班车

第二十四章 恶梦的原因

幸福末班车 云子尊 2907 2012-02-17 11:15:42

  从PEU出来凌澈的目光就一直呆滞,整个人就陷入了空洞,夕言坐在她的旁边紧紧的握住凌澈的手,夕言有种强烈的预感,凌澈一定有事瞒着他。

叶瑜也紧紧的握住凌澈的另一只手,担心又紧张的看着凌澈,那天凌澈被夕言“那样”也没有像现在这样。

夕言看了说:“你和叶瑜就先住我家!”

“不用,我们回家就好!”叶瑜连忙拒绝,想起那次她把凌澈一个人留给夕言,凌澈就受到了那种待遇,她就好恨自己。

“我不放心你们,等过几天我会重新给你们安排住处!”夕言竟解释的说。

“可!”还没有来得及拒绝,就只见夕言双眼看向自己,一句话没说叶瑜就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不敢再多说,看了一眼凌澈她还是没有说话,就说:“谢谢!”

夕言这才看向凌澈,又看向前面说:“阿肯送我去医院,送她们回去!”

“我要去医院!”凌澈终于开口了!

夕言终于听见凌澈说话了,满脸阴霾终于散去,嘴角微微向上一扯,画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心疼的把凌澈抱入怀中,说:“你怎么忍心让凌皓看见你这个样子,听话,先回家,医院有我就可以了!”

凌澈还以为自己可以坦然面对那一切,可是真正面对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原来一直都没能力,也没勇气面对。无助的靠在夕言的肩膀,为什么这个肩膀可以给她安全感,闭上眼睛享受片刻的温暖。

夕言一人走进病房就开门见山的说:“沈强和凌澈他们是什么关系?”

对于夕言的到来让正在看书凌皓一些意外,听到夕言的话语却激动的说:“你怎么知道!”

“这个不重要,凌澈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夕言不悦的质问着凌皓,他要完完全全的得到凌澈一切,可是他知道他不能再逼凌澈了。

“他们是不是见过面了!”

夕言得不到自己的答案,是不会回答凌皓的。两眼犀利的看着凌皓,他要听到自己的答案。

凌皓看夕言的表情,就已经证实了自己的想法,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夕言却上前扶住说:“事情交给我可以了,你只需告诉我他们的关系,以及恩怨!”

凌皓说:“不行,我要带凌澈离开这里,不能让他们盯上凌澈!”

“难道你不认为我更可以保护好凌澈!”

凌皓看着夕言那坚定的目光,慢慢的坐回床上说:“沈强和凌澈是同学,要不是因为凌澈的好朋友陈幽幽,他们两人是不会有任何交集的,沈强是陈幽幽的男朋友,是学校出来名的混混,但他们的关系并没有因为陈幽幽而变好,反倒是陈幽幽交了男朋友和凌澈渐渐疏远了,凌澈在学校一直都是很孤僻的,因为她爱憎分明,不讨好,不附和,因此没人愿意和她交朋友,说她过于较真,但她却依旧我行我素,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就只有陈幽幽一个比较要好的朋友!”

夕言认真的听着,生怕遗漏了任何一个情节。

凌皓却闭上了眼睛,不愿在提起以前。

“怎么了!”夕言感觉了一种无形的压力,他竟怕自己会接受不了,或许他自己都没发觉原来凌澈在他心中的份量!

“就是她最好的朋友把她推入了深渊,当时,我们那里最厉害的叫豹哥,无意间看中了只有十五岁的凌澈,沈强得知后为了讨好豹哥,就和陈幽幽一起商量要牺牲凌澈,利用陈幽幽和凌澈的关系骗凌澈去见豹哥!”

夕言握紧拳头,咬牙切齿的道:“他们最后把凌澈怎么了!”

“最后凌澈感到不对,半路逃跑了,却看到了她这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画面,我在垃圾堆里发现了惊吓过度的凌澈,从此她每天都做着同样的恶梦,就从那时起就结束了自己的学业,由于凌澈的逃走,让沈强失信豹哥,被豹哥痛打,逐他出户,从此也不见踪迹,直到你今天提到!”

夕言这才慢慢松开拳头。

“他们就是凌澈的噩梦,凌澈是个好女孩,请你不要再为难凌澈!”

“我会好好照顾她,你好好养病,凌澈只能是我的,任何人都别想打她的注意!”

凌澈坐在台阶上,双手抱着双腿,把头埋在里面,叶瑜从侧面抱着凌澈说:“凌澈,不要吓我,坐回从前的你好不好,你这要我会心痛!”

凌澈再次闭上眼,眼前就出现她陈幽幽沈强他们三人一起走在街上,凌澈慢慢的向后退,看着陈幽幽和沈强的背影,陈幽幽回头说:“凌澈,你快点啊!”

凌澈看了一下四周说:“我想上个厕所!”

沈强说:“马上就到了!”

凌澈听了就往公厕走去。

沈强看了生气的上前要去拉住凌澈,被陈幽幽拉住说:“好了,你就先等一下!”

“就让你多自由一下!”

“强,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嘛!”

“幽幽,现在可没有后悔的余地了,豹哥还等着我们呢!”又看了一下手机说:“豹哥等不及了,你去看看!”

陈幽幽走进公厕,见没人,就大叫“凌澈,凌澈!”没人应答,就去推开一个门,只见窗口被人捅了一个大洞。

凌澈从厕所跑了之后就想回家,走在半路时,看见沈强和陈幽幽又多了几个男孩堵在凌澈回家的路口,凌澈见了连忙往后退,看到一个垃圾桶,想了一下就躲了进去。

她透过垃圾桶前面的一个小洞的一个缝隙,看见他们仍等着那里,这时又来了几天人,只见一个人搬了张凳子,一个胖子就坐了上去,沈强就立马跪在地上,然后一群人就上前对着沈强就是拳打脚踢,陈幽幽要去阻止,被另外几个给围住。

凌澈紧张的看着外面的那一切,她没想到的是,陈幽幽竟在光天化日被那么多的人给lun奸了。

凌澈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直到他们都走了,凌澈都不知道要从垃圾桶里出来,陈幽幽的哭声和求饶声,在她耳边,久久不能散去。

凌皓晚上找来,叫着凌澈的名字,凌澈竟都不知道答应,凌皓看见一个收垃圾的阿婆上前问:“阿姨,你又没有看到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女孩,长得高高瘦瘦的!”

“没有”阿姨继续捡着垃圾。

“哦”凌皓就转身要去别处。

阿姨拿开垃圾盖就尖叫道:“啊,垃圾桶有个死人!”

凌皓听了连忙跑回来,只见凌澈两眼死死的看着前方,双手紧握住,脸上白到吓人,难怪阿姨会认为凌澈是“死人”

凌皓连忙拉出凌澈说:“凌澈,凌澈,我是凌皓,你看看我!”

凌澈这才缓慢的回神看着凌皓,哇,的一声大哭就扑到凌皓怀中。

凌澈看着叶瑜说:“是我害了幽幽,如果我不逃走的话,幽幽就不会,,,,!”

叶瑜听了扶好凌澈坚定的说:“你在想什么,这不是你的错,是他们自作自受,这件事你一点责任都没有!”

“可她为什么要那样对我!”

“是我不好,如果我不借高利贷,你们就不会见面,不见面你就不会想起这么可怕的过去!”叶瑜就想不通了凌澈是个好女孩,为什么这些事会发生再她身上。

夕言一进门,就看见她们两人坐在那里,夕言走近她们停下。

叶瑜抱紧凌澈说:“你不要再碰她!”她本以为凌澈找到你了好归宿,没想到夕言和那些富二代没什么分别。

夕言果真没在动说:“凌皓都告诉我了!”

凌澈依旧趴在叶瑜怀中。

夕言顺势就坐在了凌澈的另一边,吧凌澈从叶瑜怀中拉入自己的怀中。

“你!”叶瑜不知该说些什么。

就只听夕言说:“为什么我们没有早点相遇,有我在她们就不敢在打你的注意了,对不起!”

叶瑜见了说:“既然爱她,就请你不要再伤害她,明天我想看到那个以前的凌澈!”独自上楼,她就在相信夕言一次。

“你爱过我嘛!”凌澈问道。

“爱到我不知道还要怎么爱才好!”

凌澈没想到夕言会这样回答,看着夕言,她不知道那个才是真正的夕言。

夕言看着她说;“是你让我变得喜怒无常,是我不确定你是不是像我一样爱你一样爱我,我承认我嫉妒所有除了我而在你身边的男人,你是我的,我不想他们与我一起分享你的所有,一点都不允许!”

凌澈这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是爱他的,而且总是会沉浸在夕言那霸道又不失温柔的言语中,两人深情款款的看着对方。

夕言情不自禁的吻上了凌澈,而凌澈也热情的回应着,仿佛只有夕言的吻才能让她忘记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