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幸福末班车

第二十六章 我要你当我的女人

幸福末班车 云子尊 3889 2012-02-17 11:15:42

  第二天

凌皓一早就被送进了急救室!

凌澈焦急的等在门外,她从来都没感觉时间过得可以这么慢,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手术室的灯亮着,双手抱在一起不停的摩擦,试图减少一下心理的恐惧。

她就想不通了,凌皓那么好的人,为什么会的这种病,原来天不止只妒红颜,还妒英才,凌澈想到这里,自己摇摇头小声呢南道:“不会的,凌皓不会有事的,凌澈你在想什么,凌皓一定可以战胜病魔的!”

就在她彷徨无助的时候一只手就握住了她紧紧抱在一起的两只手,凌澈抬头一看竟是尊以泉。

凌澈拿开自己的手尴尬说:“这么巧!”这么会在这种遇到他。

“不想知道我来这里干什么?”

“啊!”凌澈想来这里还能干什么,又看尊以泉精神抖擞的样子说:“来看朋友啊!”凌澈自然不会笨到会问他得了什么病!

“来做比交易!”尊以泉从容的说道。

“哦!”凌澈又看向病房。

尊以泉并没有离开这是陪着凌澈静静的看着,与其说是陪着凌澈看病房,还不如说是静静的看着静静的看着病房的凌澈。

夕言接到阿肯的电话赶到医院,没想到看到的竟是这样的一副画面,然而夕言并没有上前打扰,只是静静的盯着他们两个。

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医生走了出来。

凌澈连忙上前刚要问情况如何,夕言却抢先一句说:“情况怎么样!”声音不带任何温度。

凌澈没想到夕言这时候会来,不相信的往后看,只见夕言,眉头紧皱带着一种压抑的怒火走向这边。

凌澈真不知道夕言又发什么少爷脾气,人家都是喜怒不形于色,而他呢,恨不得把喜怒哀乐用刀刻在脸上。

这一回头才发现,原来尊以泉还没离开。

凌澈惊讶的同时终于明白夕言生气的原因对尊以泉说:“我还以为你离开了!”

“你忘了我是来做交易的!”

“哦!”凌澈苦笑的应答一声,这里有什么交易。

医生对停在自己面前的夕言说:“病人的肾炎恶化!一个星期内必须做换肾手术,否则就有生命危险!”

“医生,你一定要救他,他不可以死的,我大伯就他一个,你一定要救他!”凌澈激动的语带泪腔说。

“凌小姐,你放心,我们一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救患者生命的机会!现在的难题主要就是**,当然我们医院会尽最大的努力!”

凌澈听了像泄了气的皮球,**!自己的都配不上,一个星期内,在几千万的毫无任何血缘关系的人群找,这比大海捞针还难!

夕言看到凌澈失落的表情,刚才的怒火,瞬间烟消云散,只有心痛的感觉。

尊以泉已经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夕言说:“阿肯!交代你的事怎么样了?”

阿肯听了艰难的开口说:“回少爷,是有一个人的**匹配,而且他也同意,可是他有一个条件!”

“不管多少钱,只要他开口!”

阿肯看了一眼尊以泉对夕言说:“他说你有的,他都有,就只有一样!”

夕言隐隐约约的感到不对,看向尊以泉。

凌澈不明白夕言为什么会看着尊以泉。

“是你!”夕言肯定的说。

凌澈终于明白原来尊以泉是要和夕言做交易,可是夕言有什么是尊以泉所没有的,凌澈真是想不通!

“一个星期内只有我可以救他!”

“只要你救他,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凌澈想都不想的开口说。

“你自己可以做主嘛!”

凌澈不明白尊以泉的意思!

“除了凌澈,什么都可以!”夕言道。

“很不幸,我就只要她!”尊以泉依旧绅士的说道。

“尊,你这是强人所难!”夕言竟放下高傲的架子说。

“夕言,我从来都没想过我们会因为一个女人而反目成仇,你们有一天的时间考虑,我等得了,里面的人可等不了!”

不给他们任何回话的余地就走。

凌澈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反应过来,就欲上前追去,夕言眼疾手快的拉住凌澈。

凌澈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夕言说:“我不可以不救凌皓,他说得对,凌皓等不了!夕言,对不起!”

就要甩开夕言的手,夕言虽然没有任何言语,却加深了握住凌澈手的力道。

凌澈却不顾手腕上传来的疼痛,一直要针脱夕言的手。

夕言不顾凌澈的反抗,拉走凌澈。

凌澈也只能绝望的看着尊以泉的背影。

叶瑜在夕言打扫着卫生,自己和凌澈住在这里,自然是交不起房租,虽然夕言也不会要,可是她也不想来这里白吃白喝。

只见凌澈面无血色的走进来,像是没看到自己一样径直的走上楼,叶瑜刚要叫住凌澈,就见夕言紧随其后的走了进来,同样的一副表情。

叶瑜不解的看着他们,也偷偷的跟了上去。

凌澈进来自己的房间,便收拾自己的衣服,她当然不傻,她知道尊以泉的意思,可是她不得不答应,因为只有那样才可以就凌皓。

夕言走进来,从凌澈后面抱着她,凌澈放下手中的衣服说:“我们没有了彼此都可以活下去,可凌皓没有我的帮助就会离开人世,我的家人会伤心,我不可以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

夕言道:“没有凌皓该有多好!”

凌澈却是淡然一笑说:“如果没有他,我就不会来台湾,我们就不会相遇到相爱,我也不会拥有一份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的回忆,夕言谢谢你给我一份这么美好的回忆!”

“我不允许!”夕言抱紧凌澈说:“你只能属于我一个人,除非我死!”

“你现在的霸道,只会让我恨你一辈子,如果凌皓因为你的霸道而离开,我们同样是不可能的!”

凌澈要掰开夕言的手,夕言抱得更紧了。

凌澈强忍的泪水终于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说:“放手吧!我没有选择!”

夕言依旧抱住她。

凌澈从他怀中转过身,摸着夕言的脸,认真的看着,这个她真真切切爱着的男人,霸道中总是带着一股孩子气,一个被父母保护的不懂如何人情世故的小孩。

凌澈第一次主动吻上了夕言,凌澈不是滥情的人,可是为了凌澈她不得不作出这样的决定。

夕言也热情的回吻着凌澈。

当夕言手不安分的伸进凌澈衣服里时,凌澈竟没有阻止,夕言却意外的松开了凌澈,他真正的体会到了凌澈那种视死如归的决定。

夕言一把把凌澈推到门口说:“滚!”

对于夕言的转变凌澈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下一秒夕言把行李意外扔到门外,凌澈捡起行李说:“谢谢!”

夕言转过脸不去看凌澈,他怕自己下一秒就会后悔,他要凌澈在他没后悔之前离开自己。

凌澈说完就转身就走,她怕自己在都看夕言一眼,自己就会不顾一切的舍不得离开,人就是这么奇怪,是自己坚持要离开,为什么等到真正离开时竟会是这般不舍。

一转身就看见正在偷听还来不及躲的叶瑜,叶瑜尴尬的说:“我,,,我!”

凌澈不等她“我”就走。

叶瑜站在原地,看了一下里面,又看了一下凌澈的背影说:“哎!”

凌澈站在加护病房外,隔着玻璃看沉睡在里面的凌皓,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初中三年级那次。

回忆

教室里讲台站着一群穿着校服的男生女生,一个年纪四十来岁,身高在一米七五以上,发福到厉害的男人,站在他们面前。

看在他们说:“作业呢!如果再不教出来,统统给我回家叫家长,你们真是越来越大胆了,连作业都不做了。”

又走到第一个男生面前说:“李洪,你的作业呢!你爸妈应该在家没事吧!不介意来学校一趟吧!”

“老师不要!我爸妈都很忙的!”李洪连忙说道,要是爸妈真的来了,回家倒霉的可是自己。

“哦!忙到连你的作业都没时间监督了!”

“不是的,老师,我是忘在家里了!不信的话,我可以马上回家拿!”

“忘家里了!”

“是啊,是啊!”李洪连忙附和到。

“那你就现在回家拿,拿不出我可就要请你父母来学校喝茶了!”

老师见李洪跑了说:“你们的呢!统统叫家长!”

凌澈也是其中一员说:“老师!”

老师见了说:“凌澈!你爸妈也忙的没时间来吗!”

“不是!”凌澈深呼吸了一下说:“我的也忘家里了!”

“那你也回去拿!不过,老师可提醒你们,要是拿不来,就随便把自己的父母叫来!”

凌澈连忙跑出去,不过她不是往学校的大门跑,而是跑到了另一个教室说:“老师,打扰一下,我找凌皓!”

凌皓班的是个女老师,她看着凌澈就不悦,这些女学生,不好好学习,老是找他们班学习最好的凌皓。说:“你们什么关系!你找他什么事?”

凌澈这才反应过来说:“哦!我是凌皓的妹妹,我叫凌澈,家里有点事,老师,麻烦叫一下!”

凌皓在里面看见凌澈,就走出来说:“老师,这是我妹!”

凌澈见了拉过凌皓说:“救命啊,凌皓!”

“你慢慢说!”

“我们老师查作业!”

“那又怎么了!”

“问题是我没做!要叫家长!我爸妈不能来的!不然,我以后就没好日子过了!”

“那怎么办!”

“我把它放家里了!”

“那就回家拿啊!”

“我说了我没做!”

“你想怎么样!不会叫我现在回去,给你做了在送过来!”

“哎呀,凌皓,你说你怎么就这么聪明呢!难怪你学习那么好!”

凌皓用手点了一下凌澈的头说:“妹妹,我在上课!”

“哎呦,少上一节课又不会怎么样,没有人可以超过你的!好了别耽误时间,快点,放在我房间的书桌上,就那一份!我到校门口等你!”

凌澈焦急的在校门门口等着,不停的看着时间,左顾右盼中,终于等来拿着作业的凌皓。

凌澈上前几乎是抢过凌皓手中的作业,翻开一看,笑了说:“凌皓,谢啦,快回去上课!”自己转身就跑。

凌皓见了,用手擦去额头上的汗珠,就往教室走去,也许是因为刚才跑得太匆忙,现在停下来竟有些适应不了,体力不支的倒下了。

保安室的大叔见了说:“这位同学,你没事吧!”

凌澈回头,把作业一扔就跑向凌皓那边说:“凌皓!”

保安大叔说:“送医务室!”

医生说:“没事,就是太过剧烈运动而已,休息一下就好!”

凌澈对凌皓说:“跑那么快干嘛!我又没给你规定时间!早知道这样,我宁愿叫家长!”

“还不快去交作业!医生都说没事!”

凌澈想着想着就笑了出来,眼泪不知觉就流了出来,多想永远都留在那种时光,可是他们所有人都回不去了!

“姐姐,给你!”

凌澈回头一看是一个不过五岁的小女孩,扬着粉嫩粉嫩的笑脸看着自己,小手拿着纸巾递给自己。

“谢谢!”凌澈接过纸巾“小妹妹,你妈妈呢!你怎么一个人!”

“我不想抽血了,我就跑了出来!”

“你为什么要抽血!”凌澈心疼的问着。

“医生说我的血有问题!”小女孩天真的回答。

凌澈看着这个不过五岁的小女孩,她还没来及好好看看这个世界,死亡就盯上了这个可爱的女孩。

“小小!”一个担忧的声音传来。

女孩说:“姐姐,你不要再哭了,我妈妈在找我,我要走了!”便回过头说:“妈妈,我在这!”跑向她妈妈那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