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幸福末班车

第二十八章 短暂的幸福

幸福末班车 云子尊 3125 2012-02-17 11:15:42

  凌澈再次醒来发现已经换了环境,这才想起自己已经出院了,环顾一周道:“夕言!”

“在这里!”只见夕言轻轻的推开门,手中端着一盘已经切好的西瓜,坐在床边,把东西放在一边。

把手放在凌澈额头上,凌澈也乖乖的闭上眼,夕言拿开手开心的说:“嗯,不错,恢复的很好!”

凌澈说:“那是!不过就是感冒而已,是你一直大惊小怪!

“没事你当然这么说!饿了没?”就把西瓜端到凌澈面前拿出一块就喂凌澈。

凌澈道:“好甜!对了,现在几点,我还要去看凌澈!”

“不行,你才刚刚从医院回来,现在又去!”夕言制止的说。

“可是凌皓,,,,!”凌澈担心的说,如果不是自己的意志不够坚定,凌皓就一定有救,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想到凌皓从小就对自己那么好,一直不求回报的付出,到了凌皓需要帮助的时候,自己却退缩了!

“好了,你放心,**已经找到,三天后手术!”

“真的嘛!你不是哄我开心!”她虽然相信夕言的能力,可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当然,我哪敢骗你!人命关天!”

“是谁,我要去谢谢他!”

“不用,我已经付过钱了!?

“这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凌澈纠正的说。

“我知道,就当我说错话,等手术做完,我们一起去谢他!”

凌澈点点头,抱住夕言在他怀中轻声说:“谢谢你!”

夕言抱紧她说;“这是我应该做的!”又把凌澈从怀中扶起来,看着凌澈深情的叫来声:“凌澈!”

凌澈也认真的看着他许久,居然没有下文了说:“你怎么了,有话就直说啊!还装什么忧郁!”

“我爱你!”

“我知道啊!”凌澈还以为他要说什么。

又沉默对望片刻,夕言情不自禁的吻上了凌澈,凌澈抛开所有,回应着夕言。

不过凌澈没有想到夕言也会有自动停止的时候,只见夕言凑到她耳边轻声暧昧的说:“你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

凌澈听了还是害羞的把头低的更低。

夕言见了说:“我不会再强迫你!”

凌澈听了抬起头就要去吻夕言!

夕言却转了一点过脸说:“我不要你为了凌皓,我要的是你爱我!”

凌澈却笑了说;“我不后悔!”

夕言听了就迫不及待的吻上了凌澈

清晨

一缕阳光穿过落地窗直射进来,印在两人的脸上。

凌澈早早的醒来,温柔的看着身边如婴儿般的夕言,那张可爱到让人忍俊不禁的娃娃脸上,睡梦中还挂着甜甜的笑容。

凌澈情不自禁就伸出手,抚摸上那张第一次自我感觉比凌皓看着还顺眼的脸,在凌澈心中,除了爸爸那张脸,就是凌皓的脸最顺眼,可是现在夕言的这张脸却可以和爸爸的脸相提并论了。

他没想到夕言的皮肤竟和他的脸一样就如婴儿般细嫩,让她爱不释手,流连忘返的在夕言的脸上画着圈圈,在自己的印象中,只有在很小的时候,这样摸过爸爸的脸,长大后就在没有了,夕言还是第一个,这种感觉让她好舒服,竟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只见夕言依旧闭着眼,他本以为凌澈只是适当的摸一下,没想到在自己的脸上画起了圈圈不说,还笑了起来,从小到大只要有人看见他,都会忍不住的要去摸他那张可爱外加阳光的娃娃脸,可他就最讨厌摸他的脸,除了爸妈,连妹妹都没摸过,这个女人竟把他的脸当起了玩具,可是他却没有像平时那样感觉不悦,竟还享受起被凌澈抚摸的感觉,才一直装睡到现在。

凌澈竟一点也没发觉,依旧兴奋的画着。

夕言却忍不住了说:“脸都要被你划花了!”就睁开眼。

凌澈没想到夕言会突然醒来,连忙拿开手,夕言抢先一步,抓住凌澈的那只作恶的手说:“做了坏事,就想跑!”

凌澈这才反应过来说:“你装睡!”

“感觉你画的那么高兴,我怎么忍心打扰你!”

凌澈说:“谁让你的皮肤比女孩的还好!”

“这是我的错的嘛!好了,现在该我了!”说完就又去亲吻凌澈。

凌澈往后躲,夕言抱住她说:“你再躲,我就放手了!”看了一下凌澈身后已经到床边了。

“好啊,你放啊!大不了就掉下去!”

“这可是你说的,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现在可没有穿衣服!”

“你!”凌澈不敢在动了。

“这才乖嘛!”夕言得意的吻上了凌澈。

叶瑜来到凌皓的病房,看到刚刚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的凌皓又在看书,一进病房就拿走凌皓的书。

凌皓发现自己的书不翼而飞,抬头一看,叶瑜在拿着自己的书,伸手去拿笑了说:“你怎么来了!”

叶瑜看到伸来的手,就把书背到后面说:“你不要命了,你才刚刚有一点好转,你知不知道我们大家有多担心你!”

“好了,我知道,把书给我,看一点还是可以的!”

“不行,看书又不能救你的命,我先没收!”

凌皓见了无奈的摇摇头又说:“叶瑜,这些天谢谢你对我们兄妹的照顾!”

“哎呦,我和凌澈是朋友,应该的,再说,凌澈照顾我的时候更多,还有就是我在她身上可是学了不少东西!”

“学会了她的伶牙俐齿是不是!”

“那叫能言善辩好不好!”

“果然连说话的语气都一样了!”

“这叫近朱者赤!”

“我看是近墨者黑吧!”凌皓依旧开玩笑的说。

“你们还真是兄妹,一个不一个能说,不和你耍嘴皮子了,削个苹果堵住你的嘴!”

凌皓微笑的看着叶瑜削苹果的背影。

凌澈竟在厨房做起了饭,夕言从客厅走来,从后面抱住凌澈,凌澈说:“快出去,这里油烟怎么大!”

“你确定你可以!跟我说,我不会笑你的!”

“不用,我一定可以做一餐我家乡的风味让你品尝!”

夕言听了把凌澈抱得更紧了。

“好了,出去!

“不要,我要用我全部的生命来给你最大的幸福!”

“我现在已经很幸福了!你给的已经够多了,再多我就负荷不起了!”

“这是我心甘情愿的,只要你能开心,我连命都可以不要!”

“傻瓜,你没命了,谁来爱我,谁来给我幸福,如果你不在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你想做傻事啊!”

“让凌皓告诉你的家人,我真的很爱你,一点都不差,是个理想的女婿!”

凌澈欣慰的笑了说:“这种事凌皓怎么可以代劳,要你亲自说的!好了,先出去,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夕言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凌澈期待的问;“怎么样!”

夕言不知什么表情的说:“你确定这就是你家乡的风味!”

“是按我的家平时烧菜的做法烧的,味道,我也没尝!”

夕言说:“那里炒菜的做法不一样,你根本就不会对不对!”

“那又怎么样,我也有看过我妈炒菜的,我不管,这些都是你的!你必须吃!”

“我不吃,我拉肚子怎么办!”

“那也是要吃,吞也要吞完,敢留一口你就会知道我为什么叫凌澈!”

“为什么!”夕言好奇的问。

“你吃完我就告诉你!”

夕言想了想说;“好!不过你也逃不了!”跑到凌澈那边,按住凌澈,夹了一块放到凌澈嘴巴边,凌澈闭紧嘴巴。

夕言说:“张开嘴,不然我就要亲口喂你了!”

凌澈转过头。

夕言说:“不相信我是不是!”就要自己喂自己,凌澈连忙自己吃掉。

夕言见了自己才吃说:“这下知道权威不是可以轻易挑战的吧!”

“也还可以啊!”

“这也叫可以,那你吃完!”夕言说

“你是好的吃多了是不是,今天说什么这都是你的!”

夕言唯有慢慢的艰难的吃,凌澈一脸幸福的看着。

夕言吃多差不多了说;“你为什么叫凌澈?”

凌澈见东西吃多差不多了一脸无辜的说;“我爸起的啊!”说完就走到外面。

留下一脸被骗才反应过来的夕言。

夕言坐在花园的摇椅上,看着不远处浇花的凌澈。

凌澈发现夕言一直盯着自己,放下水壶,走到夕言这边说;“夕言,你是不是有心事!”

夕言一把把她拉到怀中说:“想你!”

“我一直都在啊!”

“你知不知道,我第一次见你有多讨厌你!”

“彼此彼此了!”

“什么什么!”

“本来就是,你让你拿球砸我的!”

“那次真的是意外,谁又会知道,我现在爱你爱的想把你融入我的身体你!”

凌澈只是静静的听着,由衷的笑着。

“凌澈!”

“什么事!”

“后天凌皓手术我可能不能陪你了!”

“为什么!”凌澈有些失望的问。

“我要去趟美国,大概一个月!”

“一定要那天走嘛!”凌澈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么离不开夕言了,她总感觉两人的这次的分离有种不祥的预感。

夕言笑了笑说;“现在就离不开我了!放心,我会尽快赶回来,我也舍不得你,我真的舍不得!”又抱紧凌澈。

凌澈心却隐隐作痛。

“凌澈,等我回来,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凌澈笑了说:“想都没想到,你求婚的方式一点也不浪漫!”

“答应我!”

凌澈点点头说:“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