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幸福末班车

第二十九章 你付不起的代价

幸福末班车 云子尊 3067 2012-02-17 11:15:42

  凌澈陪着夕言一起坐在去飞机场的车上,两人十指紧紧相扣,各怀心事的彼此不语,凌澈真的很不希望夕言离开,她总感觉这次放走了夕言,她会后悔一辈子,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感觉会这么的强烈。

夕言感觉到凌澈的不安,但他却再无任何一言半语,只是加重了握住凌澈的手,想给凌澈一份自己的力量要面对这次的分离,凌澈感觉到夕言的用心,强迫自己要冷静,要让夕言走的无牵无挂,努力的挤出一丝微笑,她要让夕言知道她很好,不用担心她。

就这样彼此沉默到快要登机的那一刻,夕言冷不防的把凌澈紧紧的拥在怀中,凌澈也紧紧的抱住夕言,她真的害怕夕言下一秒就会消失一样。

夕言松开她说:“好了,我要登机了,没想到你还会这么粘人!”

“可不可不要走!”凌澈用乞求的语气说道,不等夕言回答,她的手不知觉的紧紧的抓住夕言的衣袖。

有谁知道夕言此刻多么想对凌澈说:“我不走了!”可是不可以,如果他不走,凌澈就会永远的失去凌皓,这是他不想看到的。

“好了,我答应你,尽量一个月内就回来!”

“那我等你!”

夕言点点头,就转身走。

凌澈那抓住夕言的手却始终不曾放手,直到那只手再也抓不到什么,现在对于凌澈空气都是成为她和夕言之间的阻碍。

直到飞机起飞,凌澈才去向医院。

凌澈一到手术门外就见叶瑜焦急的在门口踱来踱去,凌澈跑来说:“叶瑜,手术开始了嘛!”

“凌澈,你来的正好,医生说那个捐**还没来,会不会有什么变动,你要不要打电话问一下夕言!”

“不用了,在等等,夕言刚上飞机!”

这时几个医生疾步走来,凌澈连忙问:“医生,请问!”

“你们让一下,人已经到了,马上手术!”

两人急忙后退,医生进去,后面有几个护士推着一个人也进去!

凌澈见了不知为何就要追上去,手术室一下子关上,叶瑜看了拉住凌澈说:“凌澈,你怎么了!”

凌澈回过头看着叶瑜说:“我怎么感觉那个人那么熟悉,为什么我会有一种莫名其妙心痛的感觉!”

“我看你是太担心凌皓了,没事,深呼吸一下就好!”

“是吗?”凌澈轻声的问自己。

两人在外面静静的等着,就走手术灯灭的那一刻,叶瑜激动的说:“凌澈,手术完成了!凌皓一定渡过这一关了!”

医生出来面部难过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手术成功的样子。

叶瑜连忙收起了笑容说:“医生,怎么样,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你们放心手术很成功,病人休养几天就好了!”

“那你,,,!”叶瑜不安的问

“只是捐肾的那个人,我们却无能无力!”

“怎么会这样,不是捐肾的风险还小一点嘛!”叶瑜不相信的说。

“因为他对我们隐瞒他的病史,我们也是上了手术台才知道,他之前做过一次骨髓移植!”

“为什么会这样!”叶瑜心痛着,虽然她没见过那个好心人,可是真的很谢谢他,可又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傻。

凌澈听完没有却毫无征兆的晕倒在地。

叶瑜连忙扶起凌澈说:“凌澈你怎么了!”

医生说;“快,送到病房!”

病房内

凌澈醒来就坐起来,在一旁打瞌睡的叶瑜,从梦中惊醒,走来扶住她说;“凌澈,你要去哪里,医生说你身体很虚!要多休息!”

“我没事,我要去当面向救我哥的那个人的家人道歉!”

“不用了,医生说那家人嘱咐过医院,要保密!”

“为什么!”

“这个我也不知道,好了,你现在不止一个人要多休息!”

凌澈苦笑一下说:“放心,我还有能力照顾好凌皓!”

“不是凌皓!”叶瑜表情激动的说。

凌澈见了说;“夕言去了美国,一个月后才会回来!”

“也不是夕言!”

“你有什么需要我照顾的嘛!”

“也不是我!”

“那还有谁!”

“你是不懂得保护自己还是夕言故意的!”

“什么啊!”

叶瑜认真的看着凌澈说:“你真的一点征兆都没有!”

凌澈摇摇头

叶瑜见了说:“你那个多久没来!“

“哦!”都是女孩凌澈一听就懂说:“上个月,,,!”

叶瑜全神贯注的看着凌澈说:“快两个月了吧!”

凌澈这才反应过来,摸着肚子说:“这里面有一个生命!”凌澈抬起头看着叶瑜,露出了这几天都没有的灿烂的笑容。

叶瑜也无比灿烂的看着凌澈笑了。

叶瑜又来到凌皓的病房,凌皓大有好转的坐了起来,看着叶瑜给自己盛汤,说:“叶瑜这些天谢谢你的照顾!”

“我很乐意啊!”把汤递给凌皓说:“你要快点好起来,你要当舅舅了!”

凌皓听了竟被汤不知是呛到还是烫到的咳了两下。

叶瑜说:“你又必要这么激动嘛!过一个月我们就要参加一个幸福女人的婚礼了,从此后他们两人就甜甜蜜蜜,和和美美的白头偕老!难道不好嘛!”

叶瑜突然看到桌子上放着一个包裹说:“那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刚才我人送来啊!”

“我来帮你拆!”就走过去,便走便拆的走到凌皓床边。

凌澈着门口拨打着夕言的号码,可始终打不通,她唯有挂上电话,走到凌皓病房。

看到凌皓和叶瑜相对没有说话就说:“你们两个这么了!”

叶瑜像触电似的回头说:“凌澈!”手中的东西就掉了!

“啊!”叶瑜连忙就等下去捡,被凌澈抢先一步拿到,不相信的摇摇头说:“这是哪里来的!”

叶瑜两人不语。

“说啊!”凌澈看着手中的相片是夕言和一个美国女孩的婚纱照。

凌澈看床上还有东西,拿起来是个录音机,凌澈连忙打开,就听见里面传来夕言的声音说;“凌澈,对不起,我是答应了我爸要和她结婚才去美国的,他们家是美国福布斯排行旁的前十位,娶她就可以让我霸道生意,,,!”不等夕言说完,凌澈就把它扔向窗外。

凌澈就往外走。

叶瑜连忙抱住说:“凌澈,你抱激动,你还有孩子!”

“他都不要我了,我为什么还要帮他生孩子!这个孩子我不会要!”

“你必须得要!”阿肯走进来命令的说道。

凌澈用充满仇恨的眼神说:“这是我自己的事!”

阿肯看却咬牙切齿的说:“你知不知道,你哥哥的命,是我家少爷,用自己的命换回来的,那些!”指着照片说:“是我家少爷故意用来让你忘记他的!她是夕家独子,你独子里的孩子必须得要,就当你还我家少爷的!”

凌澈听了不相信的后退说:“不,不是夕言!”

凌皓走来抱住一直往后退的凌澈说:“凌澈,别这样!”

凌澈回过头来说:“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我宁愿他去美国结婚,我宁愿她抛弃我,我宁愿他是真的不爱我了!”

凌皓抱紧她说:“凌澈,别这样,会伤到孩子的!”

“你们都骗我是不是,你们都在骗我!他是去美国结婚是不是,哥,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我宁愿他是去结婚了!”

“好了,凌澈,冷静点!”凌皓抱紧激动的凌澈,轻声安慰道。第三十章幸福末班车之谢谢你把他们自此以后

每天都有一个身怀六甲的女人,清晨坐上第一趟的公交车到达飞机厂的客厅一直等到最后一个人的离开,她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每天亦是如此。

她始终相信他个信誓旦旦对她说会回来的人,一定会回来,他们说好会结婚,她还要和他一起看着肚子里的小孩长大。

直到这一天,她依旧满怀希望的期待着那个人会出现时,肚子却隐隐作痛起来,可她依旧坚持在原地等待着,她要夕言下飞机看到的人是她,她要亲口告诉他,她一直在等他,一分一秒都没有离开过。

可肚子却不争气的越来越痛,她强忍着疼痛对肚子里的孩子默默的说:“宝贝,在坚持一下,很快就可以看到爸爸了!”

疼痛并没有因此减轻,豆大的从额头冒出,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腿也无力支持,她只感觉一股暖流顺腿往下流,然后就晕倒在地,幸好被身旁的两个人扶住。

他们把凌澈从飞机厂送到医院,凌澈只感觉整个人被撕裂般疼痛,医生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双手死死的抓住床单,她感觉自己一丝力气都没有了。

知道她听到医生说:“出来了!出来了!是龙凤胎!”

她才松开抓住床单的手,欣慰的笑了,这才知道原来生孩子是这么痛苦的事,可是为了夕言,她却不曾后悔,为自己心爱的男人生孩子,是她这辈子唯一一次发自内心心甘情愿做的一件事。

当医生把两个孩子放到她身边时,欣慰的眼睛中却笑出了泪花,不知是为这两个新生命的到来,还是为了那个已经离她而去但她却始终不肯相信他已经离去的那个人而留下的泪水!

(大结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