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说出的你的愿望

Chapter8

说出的你的愿望 小熊鹿 2386 2014-03-07 18:50:23

  与节目制作团队汇和后,胜利哥与节目PD进行了沟通,决定让我以最为原生态的形象出镜。

确认下时间,凌晨4点,我要在两个小时之内将牛奶送到周边居民家中。

在专人的引导下的投送工作进展的十分顺利,只是首尔这依着山势而行的路却让久疏运动的我有些吃不消了。还好能及时在六点之前连骑带推的赶到山顶的最后一家。

正想要把牛奶入进奶箱,就被一旁的跟着的PD阻止了;他用手势示意我推门进去。我心说,真的进去了不会被告私闯民宅么?突然,脑海里适时的回想起了车胜利的话同,“PD怎么说,你就怎么做。”

得,姐今儿就算豁出去了!

这是一幢双层带院落的小型独栋别墅。推开院门,走在石子铺成的甬道上,可以看到常绿草坪上的白色狗屋。四处观望后,却没发现狗。

见到PD高举的“Move.on!”硬着头皮的继续向前。门居然是开着的?难道这里的治安已经达到了夜不闭户的程度了?不能够吧!那么,难道是出什么事儿了?

要不怎么说好奇害死猫呢,当你对一件事儿过分的好奇时往往就容易忽略掉一些最为显而易见的东西。比如,一个由节目组安排你去的地方,又能有什么事儿发生呢?!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没等他人指引,就推门走进了房间。

“咔吧!”一脚踩上了一个啤酒罐。忙看向地面。好家伙,从玄关到客厅的地面上、到处都是酒瓶、易拉罐以及装食品的快餐盒子;那景象、那味道、与落地窗外的景色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客厅装饰极为精简,半面墙的书籍以及客厅一角摆投着的画架和键盘都在暗示出主人那涉猎广泛的爱好。只是此时的那人应该正处在他人生的低潮期吧。联想到我的那段想用零食把自己撑死的日子,不禁失笑。

我大概明白了,这里可能就是我的Captain,Kris吴的家吧。在玄关换鞋时,看到一旁的垃圾袋,决心再当一次田螺姑娘。因为不清楚韩国的垃圾分类,所以只好按在中国的习惯把纸质品、玻璃、易拉罐以及食品垃圾进行了分装。

其实,我真算不上是个特别勤快的人,在家也不常打扫;可是我这人有一毛病,就是见到脏乱便会产生一种莫名的焦躁。

……

站直腰身,用袖子擦去额角上的汗,总算干净了。一层,Clear!进军第二层!

楼上是间挂着印象派油画的开放式卧室,顺着走道有几间关着门看似卫生间和衣帽间的地方。与一层不同的是,这里除了酒瓶之外,还扔满了脏衣裳。就连躺在床上的那个人都几乎是被埋在衣服堆下面的一样。

认命的找来脏衣篮,继续清理工作。真是不知道面对一个连自己健康都失去了关心的人,要用怎样的方法才能让他对我伸出魔术手来化腐朽为神奇呢?!

越想就越觉着泄气!不觉间在收拾到床边的时候,腿部抽筋,抱着篮子,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想必是情绪起伏加速了身体的疲累,思绪也愈发的混乱起来。想着到首尔以来的这一连串经历,心中翻涌起了巨浪。

揉着腿,索性靠着床侧休息起来。绞尽脑汁的想要拖延被拒绝的时间,却始终也无法挣脱内心深处的那种深深地无力感。就在我把头埋进膝盖里,试图自我催眠时,突然感到有一只温热的大手正在轻抚我的头。

正沉浸在自我世界中的我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闪躲。谁料想却被从床上翻下的人,死死的砸在了地板上。

那人念叨着,“丸子你终于回来了!不要再离开我了以后我再也不说你胖、逼着你减肥了!”

丸子?日本女朋友?咦,我听懂了?中文?现在韩国人说中文都这么好了?

“以后每顿都给你带肉的狗粮。我会你好的,不要再跑了!”

噗,一口老血!这人真够怪的啊,居然为一只狗搞成这样。不至于啊!使出全身的力气,也无法推动他分毫。就快给他的一身酒气熏晕了。

“喂,你听好了,我不是狗,更不是你的丸子。快起开!”

他凑近我闻了闻,“胡说,明明就有牛奶的味道!就是丸子!”

我也是的,跟一个醉鬼有什么道理好讲。“放开我,不然就对你不客气喽!”

“不可以咬人哦,要乖乖哦~”那手再一次抚上了我的头。

“你放不放!”厉声说到,我显然已经失去耐心了。

“不放,放了你又跑掉怎么办?”他的语调略带悲伤,怎么听这话都不应该是说给狗的。

他加大了力量,我完全不能动弹,只好放软的说话的口气,“那你想怎样?”

“想你留下!”这醉鬼还真是坚持。

对啊,差点忘了我是来干嘛的,我不就是想要留下,请求他把我打造成明星的嘛。于是话风一转,“那如果我留下的话,你愿意培养我吗?”

他突然起身;我则呆在原地舒展着那几乎要被他压断的背部。见我还趴地上,他伸手将我拉起来,面对他!

在看清他长相的那一刹那,我有种再把垃圾得重新扔回原处的冲动。这张如同从二次元漫画中走出来的男主人公般的帅到没天理的脸。尽管发如鸡窝、胡子拉碴,却丝毫无法削减他的美型感。

他拉住我的手,笑了!“什么培养?我不是一直在养你吗?”星星般眼眸中所展露的温柔差点让我陷入‘丸子’的角色里。哎,长得帅还真是了不起呢。连我都开始学人发起花痴了。

“都说我不是了!”无名火起,连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开心。

无视了我的强横态度,干脆把我圈进他的怀抱,轻拍着我的背,“不要生气!培养就培养吧!只要你不离开就行啦!”

推开他问道,“真的?”

“真的!”完全看不出醉相。看着我,“不相信吗,那么来盖章。”

“好!”于是我伸出了手,看到韩剧里好像都是这样演的,用拇指盖章来表示信守诺言。

他又笑,我最受不了他的笑。“今天我们来盖不一样的。”

有点诧异的收回手,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他捧住面颊,慢慢的靠近将他的唇印在了我的唇上。

脑中如同被扔了炸弹一样,身体瞬间失去了所有活动能力。呆愣看着他带着如繁星一般的笑着退开、然后又直直的倒下。

平静过后,来到他身旁,探探了他的鼻息,确认是睡着而非受伤。不够力气把他弄回床上,只好拿了枕头和被子给他盖上。

看着他阳光下的睡脸,突然很想把他摇醒问问他,在我的身上他到底见到了谁的模样?可转念一想,这样对于两个陌生人而言,未免有点八卦;唉,又不初吻,所以还是算了。

收拾好后,拎着脏衣边篮子准备下楼;经过他身旁时,忍不住停下,再次打量,想着此刻如此恬淡的他,醒来时,会将他的温暖和笑容收起还是留下?

摇了摇头,挥散了不应有的多余念头,缓步,下了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