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萦清陵

怎么是他

梦萦清陵 闪姐 1372 2012-02-13 11:11:05

  “我一介女流,能有什么想法,况且四爷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又何必多此一举问小女子呢`~”梓萱把问题又抛给了胤禛。

胤祥看着两人打哑谜般的对话摇了摇头说道:“我泡在这里久了不好,也得去八哥府里打个花呼哨儿,免得又叫旁人生出疑心来...你们吃酒赏雪吧,明儿我再找你们”说罢又满饮一杯“嘓”的咽了,向胤禛一辑便辞了出去。胤禛站在窗前,望着雪中愈去愈远的背影,半晌才喃喃说道:“天不能拘,地不能束,心之所至,言必随之,行必践之......我真羡慕十三弟。”

梓萱望着胤禛看十三的眼神,那眼神里面没有了往日的冷冽,有一种让人觉察不到的轻松和欣慰,嘴角甚至吊着少见的微笑,梓萱走到胤禛身后,叹道:“天以此人授四爷,四爷洪福不浅!”胤禛回过头看着这个晶莹剔透的人儿,心中尽然有了一丝跳动。

“萱儿,我可以这样叫你吗?我想听你那天在树林里唱的那首曲子。”胤禛望着梓萱说道。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唯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我欲乘风归去唯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月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外边飞雪飘花,里头歌曲穿云,梓萱那一身白衣似披一身蝉翼纱,出落得洛神女般翩若惊鸿。胤禛那一刻甚至有了永远停在这一刻的想法,这一刻也是胤禛以后许多年都难以忘怀的美好回忆。

“啪啪啪~~”门外传来了一阵掌声,只见九阿哥胤禟十阿哥胤誐被一群人拥着进到包间,胤禛腮边的肌肉抽搐了两下,微睨了来人一眼,并没理会,只是转头凝望着外面粉妆玉琢的冰雪世界。十阿哥一看胤禛只出神不语,仿佛没看到他们一样,于是起哄道:“四哥,好福气啊,在这只有提前三个月才能订到的贵宾里,又能赏雪景,又有美人为你独奏,真叫我等羡煞,人比人气死人,真是一点也不假!九哥,咱们咋就没有这个艳福呢?”九阿哥那桃花眼一挑,转过一直盯着梓萱的眼神说道:“十弟咱们走,不要打扰了四哥的雅--兴!”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梓萱一眼就带着众人离开了。

房内静的出奇,好似刚才那群人从没来过一样,胤禛的脸阴沉的可怕,满斟了一大杯酒一仰而尽,说道:“让姑娘受惊了”梓萱看着他握杯子那只手上青筋暴起,什么也没说,她知道他现在在克制自己的情绪,于是莞尔一笑说道:“四爷,我再为你弹奏一曲如何!”说完就径直走到那古筝前弹奏了一曲清新淡雅的《茉莉花》,弹罢,梓萱对还沉浸在琴声中的胤禛说:“今日是四爷请我吃饭,现在看来是我给四爷来解闷的了,四爷你在这里坐着吧,我先走了,酒菜你随便点,都算我账上。”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直到门关上的一刹那胤禛才回过神,今日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一直在这小女子面前失态。而摔门而出的梓萱此刻也在懊悔着,“哎,只是见了一下传说中的雍正帝,怎么这么紧张?那房间一刻也呆不下去了,谁知道匆忙出来后才发现自己把外面那银装素裹的天气都给忘了,那火狐毛披风给落在房间里了,现在进去又丢面子。”

“算了就就近去隔壁的“美丽人生女子会所”泡个花瓣浴,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梓萱抱着两条胳膊准备冲出去的时候,一件纯白色的水貂皮大衣从身后披在了自己身上,梓萱一回头,惊恐的瞪着那个人,是他!!!!

------OH~MYLADYGAGA,大家猜这个他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