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年华是一座断桥

第二章 1-3节

年华是一座断桥 凉_忆 2045 2014-03-17 13:45:17

  2

不得不说,十几年来,唐志福对自己的儿子唐浩的态度可谓是有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从开始的引以为傲到现在的冷言冷语甚至大打出手,实在令人乍舌。

唐浩是长得极其清秀的一个男孩,瘦高的个子,棱角分明的脸廓,眼神清明,黑亮如墨,又好似让人看不分明,以至于多年来,我再也没有见过那样让我记忆深刻的眼睛了。

那时唐浩在我们班,成绩排在最后一名,但尽管如此也无法阻止他在整个学校的影响力。那时候女生写给他的情书几乎每天都有,大家都形象地称之为“校草”。唐浩呢,每个星期都会把抽屉里那些信装进书包里,带到学校的公共厕所扔掉,免得他父亲看到,怕要被打。他除了学习不好之外,其他一切都好,会弹琴,会打篮球,还会画画。这不仅是让我们惊讶,他的父亲也是惊讶的无以复加:如此聪明大方的一个男生,怎么会学习成绩这么差呢。

那时候大家都没有看好他,以为只有学习成绩好坏便能决定人的一生。直到我们后来走出小城,来到外面的天地,才知道生命何其折与远。山外山,人外人,我们不过是井底之蛙,以为若拿下那个第一名的头衔便是这辈子需要完成的任务似的。其结果是最终除了读书,什么都不会。若人一辈子生活在小城这座井底,那么过路人偶尔投进来一点好吃的食物,便能抢的头破血流。好似天地就这座井这么大。如果当初他们知道井外有井,天外有天,是不是命运就会不一样呢。可是其实,世间哪里不是一样呢。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井,也有蛙。

唐浩的记忆中,从他四岁的时候,父母就开始经常吵架了。十几年来,听得多了,无非就是父亲为评职称的事情。小时候母亲也是很严厉的,特别是琴棋书画方面,更是严厉,唐浩而今能弹得一手好琴画的一手好画,说起来,功劳要全算在唐母的身上。

唐浩的母亲长得很漂亮,我之前之后都没见过这般风韵的美丽女子,明眸皓齿,秀发如墨,插一根白玉簪子挽成一个看起来复杂的发式,典型的东方女子。唐母的祖上是地主人家,唐母的父亲又是公务员兼文字工作者,所以她小时候也过着大富人家的生活,按照老话说的,就是千金小姐。后来文化大革命,她父亲被批斗。家道中落,日子过的一日不如一日。经人介绍,认识了唐志福。父母同意这门亲事,无非是觉得唐志福是老师,成分好,铁饭碗,希望能改变家里的现状。

他俩第一次见面,唐母是很不情愿去的,毕竟自己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凭什么委身一个教书匠。后来父母苦口婆心,说家里已经没落,你不能这么自私和任性了。唐母也认命,就去见了见。那是在一个深秋时分,天气着实凉的很。在唐志福看到她的时候,刚巧不巧,一盆水从头顶三楼的窗户里倒了出来,溅了唐母一身,成了落汤鸡。因为出来约会,唐母打扮了一番,衣服也穿的不多。唐志福见状,赶紧脱下自己的外套,上前披在唐母身上。

看着他掏出纸巾为自己擦脸上的水,那种认真的模样,唐母浅浅地叹了口气,这般细致认真的男人,也罢。既然改变不了,嫁个老实人也没什么不好。

但现实是,唐志福说到底也就是个教书的先生,那时候他才开始教书没两年,整个人精神焕发,对教书新奇而已。以至于现在造就这样的境遇的,不知道到底是性格还是什么的原因。总之,从他俩结婚开始没几年,争吵就没停过。

其实那个年代里,这样的情况很多,哪像我们现在,又是房子车子,又是讲究爱有多深的。那时候在这样一个小城里,只要是看着能合得上眼的,能凑合就凑合着过了。磨得好的,慢慢磨总会好的;磨不好的,十几年,还是磨不好。

唐母历经婚姻失败之后,就把希望全寄托在儿子身上。希望儿子以后不要像他父亲一样。唐母因为出身大户人家,从小琴棋书画也算是都有涉猎,她就把这些东西全都教给自己的儿子,逼着他学。小时候的唐浩基本没什么周末,每个周末都被送去补习班或者是在家里弹琴画画。每次补习班里的考试,要是唐浩没拿到第一,就不敢回家,怕母亲责骂。那时候,我和桐然站在家门口,常常看见他被唐母揪着耳朵提回家里,忧心忡忡。这时候父亲就会端着茶水来到我身后,说:看吧,人家唐浩那么勤奋,还要挨打,你就是打少了。赶紧的,做作业去。

不得不承认,父母其实为自己孩子的表现出众而比孩子本身要开心的多。那时候,唐志福为自己有这个儿子而高兴不已,常常逢人就说自己的孩子如何如何优秀。那段时间也是他们家庭还算和睦的一段时间。自从宋大林与自己同事之后,一切都开始发生了变化。唐志福变得暴躁起来,那时唐浩的父母都还算年轻,彼此谁也放不过谁,吵闹打架的事常有,母亲依然固执地逼着他学琴棋书画这些东西。那段时间算是他最为黑暗的一段时光了。

我们虽然生活在一个村子里,却常常整天整天的见不到唐浩。也因此关系一直谈不上好。直到上了高中,唐母不再要求他去学那些东西了,反倒希望他认真学习。可能是唐浩长大了,唐母对他也算是百般呵护,不再是严词厉色,俨然慈母的形象。可是唐志福依然暴躁,丝毫没有改变。

唐浩这样的家庭和经历,注定他将来会比我们都要坚韧和执着。可以后的事谁知道呢。至少那时的我们,连同外面的世界,都一无所知。更别说以后了。但所有人都知道,或者说,所有孩子的父母都告诉过我们那群人,只有走出这座城市,才有出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