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年华是一座断桥

第二章 4-5节

年华是一座断桥 凉_忆 2187 2014-03-17 13:45:17

  3

宋康分来我们班的时候,被老师隆重介绍了一下。毕竟年级第一名的成绩,在任何老师那里都是一张无形且值得表扬的通行证。

少年时期的宋康,皮肤很白,长的一副宽脸,浓眉朗目的,能在他眼睛里读出来的表情和心绪除了冷漠和淡然,再无其他。刚来我们班的时候,他几乎不与人说话,是个极其沉默内敛的孩子,内心也极其安定。所以在初中的时候根本不引人注目,成绩也一直平平。没想到到了高中竟一跃而起,理科非常出众。但由于记忆力惊人,文科也是极好的。迫于升学压力之下,宋康成了众人既仰慕又愤恨的对象。

数学课的时候,宋康几乎不听唐志福讲的,自己在下面做一本习题集。偏偏做卷子的时候经常满分,而且解题思路和步骤令人咋舌,我们需要十步解决的问题,他三四步就完成了,留下卷子上大片大片的空白,让唐志福目瞪口呆,末了只能埋怨一句“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大家已经习惯宋康的这种智商压制了,虽然他寡言少语,但对于同学们有问题请教的时候,还是很耐心地解答。只是常常是大家听不懂他的解题思路罢了。

渐渐地,大家也很少再与他交流探讨,宋康像是一只离群的野兽,在角落里静静地坐着自己的事,毫无悲哀或欣喜之色。高智商也能形成一种令人生畏的气场,仿佛他的世界是不容许出错和脱轨的,踏实缜密,没有供外界干扰的缺口。

他的父亲,就是我们班的语文老师,也是年年的先进工作者——宋大林。

除了宋康之外,其他人就没这么淡定了。高中是青春期开始发酵的时候,所有微妙的情愫都开始像儿时洗过澡的荷塘一样,一圈一圈的水纹荡漾着。同样一个圈子里,有对立的存在也必然有相呼应的存在,而后者,似乎更多。唐浩是公认校草,而汪云是公认的校花。

文理分科之后,汪云成了我的新同桌,汪云着实生的漂亮,秀发垂顺,明眸皓齿,身材窈窕,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调皮的睫毛经过阳光的过滤,看起来异常清纯,跟电影明星似的。她是学校公认的校花,所以每天收到的情书自然也不少。作为她的同桌,其实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想法。可我不这么认为,追她的人每天都要黏在我们班门口,喊她出去,她也乐得享受这样被人追捧的滋味,但从来没有答应过任何人。那时候很多人也为了追她,与我套近乎,但我那时只知埋头学习,不论其他,所以都是敷衍了事。

我没有想到的是,唐浩竟然也找上了我。他也对汪云穷追不舍,但没有那么明显,也没有单独找过她。只是偶尔写写信。那些信我看过,也算不得情书,或者说那些年少的爱慕不像其他人一样表现得那么明显罢了。

我们一起在食堂吃饭的那天,他对我说了实话,告知我他喜欢汪云,希望我能帮他。我没有回答他,只是说,她现在成绩很好,从没出过前三名。你觉得这么做合适么。

他点点头,没有言语。

我以为他听进去了。可是少年心意,每个人都有,很多事或者错误只有我们自己经历过才能明白。

此后唐浩开始了自己猛烈的求爱攻势。汪云的抽屉里每天都有不一样的小礼物,然后附上一封简约的信笺。我看过,礼物大多是外面地摊上一两块钱的小玩意儿,什么挂饰啊还是墙纸贴之类的,信笺内容倒是记不清了,但落款都是唐浩。看着汪云每天对着这些小玩意儿傻傻发愣,爱不释手的时候,我暗自摇头,不再过问。

后来那些汪云的追求者也都知道了唐浩的存在,但没有谁舍得这样每天花钱去买小礼物送给汪云,顶多就是坚持几天就放弃了。年少心急,看不到结果的事会让人错以为方式是不对的。

唐浩开始约汪云了,校园里也时常看得见他俩的身影。唐浩也因此在周末回家的路上,常常遭人围堵。刚开始经常鼻青脸肿地在家过周末,父母问起也只是说不小心摔的,草草敷衍。父母当然不信,但又无可奈何。后来唐浩也渐渐在学校培养起自己的势力来,那段时间,常常看到他在没人的角落里陪着一群低年级的同学抽烟,晚上也经常夜不归寝。俨然一副得过且过的模样。好在,也没有再挨打。

顺理成章的,校花校草最终走到了一起。郎才女貌,算是为我们黯淡的校园生活平添了一抹亮色。他们如此般配,仿佛梦想中的爱情原本就是这个样子的。说来奇怪,自从唐浩不再挨打之后,所有其他追求汪云的人全都没了消息,一时间所有的流言蜚语全都没有了。问起来,大多是觉得自己不可能比唐浩更配得上她。我一直很奇怪,明明每次经过汪云身边的时候大家都忍不住多看几眼,明明她是大家梦里常常出现的那个情人,为何就这么轻言放弃呢。

后来我想,大概是汪云太过漂亮,美丽的事物总会让人本能地产生距离感,继而不自信。所以大家觉得关于汪云,应该也只能在梦里出现。想让她常伴自己左右,也是一个梦,但这个梦显得尤为遥远。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去坚守一个自己觉得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梦想的。

回想起唐浩和汪云冒着家长和老师以及各自诸多追求者的百般阻挠,艰难恋爱,当时看起来都觉得电视剧也不过如此了。其实,说到底,大家都不知道,到底是因为爱而爱,还是为了一种好奇和对外界诸多压制的一种本能的抗拒。

但任何事都是一种循序渐进的过程。在历经这样的家庭之后,唐浩必然深谙此理,而且比别人更懂得冷静和等待。所以他知道什么时候时机成熟。在一个霞光漫长的黄昏,他约她去江边玩耍,在血色的夕阳底下,吻了她。这样一个等待多时,一个让彼此心跳紊乱的吻,这么自然又不自然地诞生了。她面红耳赤,紧紧依靠在他肩膀,久久不敢睁开眼睛。

她以为此间事发生后,会顺便得到一些值得她去坚守的承诺。可是没有。唐浩什么都没说。在被夕阳染得尽红的江边,她仰起脸看着他眺望远方的目光,与血色晚霞当中,熠熠生辉。她竟辨晰不清,顿觉迷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