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年华是一座断桥

第六章 这么近,那么远(3)

年华是一座断桥 凉_忆 1707 2014-03-17 13:45:17

  3

春天到来的时候,我们也平稳地发展。她从来没有问起过我的过去,我也没说。她从来不会乱花钱,每次出去无论干什么都不会让我为她花超过两百块钱,她说才刚毕业,不会有多少钱,要控制些。她买东西也很有技巧,有一回在一个小店里看中一条裙子,很喜欢,店主说一百块。她也没有表露出很喜欢,只是随口问问,然后说五十。店主嫌她压的太厉害,说五十不行,最低八十。她再说一遍五十。店主摇摇头表示不卖。然后她拉着我转身就走。结果店主把我们喊回来,还是五十卖给我们了。

一逛街就累的毛病还是没有改掉。琴谅喜欢逛街,她说总会发生让自己意想不到的事情。而我就是陪着她沿街逛着,一路哈欠连天,走到角落的时候,看见一对学生情侣拥吻,顿觉落寞。她察觉到我的变化,与我十指相扣的手紧了紧。

她也不说什么,只是放弃逛街,与我一道去买菜。她从不问我喜欢吃什么,都是在每一次吃饭中细心了解我的爱好。时间一长,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她都一清二楚。我感觉地到她是因为我累了才决定回去做饭,我很想像以前一样开口说没事,你喜欢逛我陪你。可我张了张嘴,什么都说不出来。

回到她的住处,她让我坐着休息,然后自己去厨房准备。我说我帮你吧。她轻笑。我一边洗菜一边说:我妈以前偶尔会教我炒菜,小时候还常常很有兴趣,后来上了高中,学业重,就很少了。

她沉默,忽又低头笑说:我还是大学毕业后的这一年里才慢慢学的。

我讶异,一年就能做这么多菜,还做的很不错,便说:不会吧,你母亲以前就没教过你?

她眼光黯淡,低下头说:她么?他们俩从来不需要做饭的。

我能感觉到我好像触碰到了什么。于是沉默。她又转头看着我笑说:不过没什么,你看我还不是学会了,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

我点点头。不知说什么好。

微妙的对话,微妙的掩饰和解释,让人疲惫。我默默记在心里,有些事还是需要了解的。

她与几个人一起租的两室一厅,两个人睡一个房。恰好与她睡一个房的那个女孩那段时间换了工作,就离开了。琴谅让我干脆与她一起租,我想了想同意了。常常夜里写小说怕打扰到她,我就把笔记本拿到客厅,自己陷在沙发里打字。有时候写到凌晨,她梦中醒来发现身边没有我,就会起来给我拿一件外套,接一杯水,告诉我早点休息。

但到底,我不爱她,或者说那个时候我还没有从徐莫的阴影里走出来,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轻易地决定一生。之间有太多的情绪,我都能感觉到,也知道我本应怎么做,可是我没有。因为想到此,脑海里就全是与徐莫一起的点滴。这对她太不公平。

那天晚上,我们相拥而眠。夜里我没有写小说,而是与她聊起家庭。也是从那天开始,我才慢慢开始懂得这个知性温柔的女子。

她出生在上海一个咖啡世家,至于从什么时候开始做咖啡她也不知道。在她的印象里,爷爷是最疼爱她的人,很小的时候,她爷爷就常常告诉她,人要活得像一杯黑咖啡,总要先有苦,才能有能力给它加糖让它甜。

后来爷爷去世,父亲接了他的班,但父亲那时正值拼搏期,不愿甘守咖啡店这片死地度过余生。母亲当时又是官二代,于是两人商量着卖掉了咖啡店,自己从商经营别的产业。那时琴谅还小,在读初中,以前跟着爷爷学了磨咖啡的手艺。对于父亲卖掉那个咖啡店,琴谅很不理解,当时吵得很凶。父亲跟她说,现在是速溶咖啡的时代,手磨咖啡成本高,又花时间,有多少人会专门为了这口感每天过来?那时小,她难以反驳,但这件事成了她心里的结,在她的观念里,那是爷爷的心血。

之后父母在外面打拼,自己寄居在一个叔叔家。不得不说,琴谅的父母还是很有经商头脑的,仅仅四年,就在上海静安区买了一套近两百平米的房子,之前的咖啡店也买了回来,并且改造的更加高端。那时,琴谅正读高三,她知道父母已经做到这样好,买回咖啡店也是对她的一种补偿,但那里的一切都已经不是记忆里的模样了。她学习很努力,为的就是能够离开这个上海。当然也得偿所愿了。大学四年里,她没有回过上海,一边做兼职挣钱一边读书,临走前她母亲给了她一张银行卡,卡里存着够她四年里所有的花费,并且每半年都会给那张卡里打钱。但琴谅说除了学费之外,没有动过它。她每个星期都会定期给家里打电话,但从来都是用公用电话而不是自己的手机。她说不希望被打扰。直到现在,她辗转多地,遇人遇事都是君子之交淡如水。

我也懂,这是旅行的意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