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年华是一座断桥

第六章 这么近,那么远(4)

年华是一座断桥 凉_忆 2118 2014-03-17 13:45:17

  4

每次听她说这些话,我都会想起大学里最好的哥们儿,谭强。自从两年前他去美国后,一直都没再见过面。那时在酒吧为他践行,第一次与徐莫相识,第一次为着年少轻狂的爱倾尽全力。之间的盘根错节,千山万水,不堪回首。

但我从来没有跟琴谅说起过谭强或是徐莫。以前对徐莫,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她没有想要知道的意思我也想要说给她听。那时的我,觉得我爱她我便要对她坦诚我的过去,也无法承受那些爱情里缄默不语的深刻情愫。所以一直说一直说,恨不得整个身心都融入到她的生命里去。

而现在,明白说与不说,其实都改变不了什么。开始学会沉默,学会面对和扪心自问。

但说到底,关于琴谅,我不爱她,或者说爱不上。说不出原因,可能是人在一个时间段里,所能感应并转化为自己的快乐和爱就那么多。可惜在这相对漫长的时间段里,我全都给了那个人,也就没有多出的部分给别人。曾经徐莫给我炖了一次汤,我就兴奋得夜里失眠。而今琴谅亲手为我做了这么久的饭菜,我却连真实的感动都没有。不是吝啬,是真的没有了。

琴谅是那种外表冷漠的女子,不轻易言说细腻情愫。说话跟走路一样,不紧不慢。但即使如此,她还是喜欢穿一身高贵长裙流连于各种商场或者精品店,买一些情侣款的东西,从几百块的羽绒服风衣,到十几块钱的水杯和钥匙扣。每天下班她都要在网上看一些讲解各种新式菜式的视频,买一些菜谱,放假就在厨房里学。她希望我能做自己喜欢的一切事,并且不打扰我。偶尔晚上有应酬,喝点小酒,回来再晚她都会给我留盏灯,自己坐在床上看书,多半都是自己看得坐着睡着了。

这些原本应该甜蜜感动的细节,我都能感觉到,只是仅仅是感觉到而已,没有做出下一步行动的冲动。她从来不要求什么。但越是这样,我越是愧疚,也很累。

年底那次聚会,我们吃完饭以后,大家建议去唱K。我说太晚了,你们去吧。

工作时坐我旁边那哥们儿说,哟,有女朋友的人就是不一样啊,才一天不见就像想的这么紧啊。

我只能赔笑,伸手推了他一下,说老哥,你就别打趣我了,你啊,早点给我找个嫂子才是正事。

就在我觉得差不多可以走的时候,不知道哪个可恶的家伙说了一句:陆尘的女朋友不就是楼下卖咖啡的嘛,干脆叫过来一起啊,喝了人家那么久的咖啡,总得给个机会我们补偿一下嘛,大家说是不是啊?

毫无疑问地,大家一起起哄了。千般不情万般不愿地,我还是给琴谅打了电话,说明情况,问她来不来。她想了想,说你把地址发给我吧,你们先去。

发地址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多问一句:你不是不喜欢热闹的地方么。

她说,我怕你喝醉了没人照顾。

迎她上来的时候,大家免不了又是一阵起哄,纷纷跟我们敬酒。琴谅安静地坐在我身边,浅笑不语。她也不让我替她挡酒,别人向她举杯,她也举杯相迎。本无话可说,似乎也不需要说什么。我跟她说别喝那么多,她摇头,说,在那一刻,他们给予过我们真心祝福。

那天我喝了很多,本来酒量也不好。琴谅扶着我打车回到住处。我觉得自己很清醒,就是感觉好累,只想睡觉。恍惚间,琴谅给我脱了外套和鞋子,扶我到床上躺着。我感觉着热毛巾的温暖渐渐入睡。

我还是梦到了徐莫,梦里我站在城西的那条河前,瓶里泡好的药被我慢慢倒进河里。另一个我与她站在河的对岸,相依相偎。可耳边却是无尽的争吵与数落。我闭上眼睛,觉得很累。她便沉默。独自一人拖着行李箱冒着大雨离开。我拉着她不让她走,想说什么却无论如何何都说不出来。

她挣开我的手,静静凝视我。随即离去,走出不远,又回过头来,眉间不忍之色一览无余。她与我说,我记得,我心里最温柔最美丽的地方,曾被你的眼底的光芒照得通亮。那光明之中,没有绝望。可是陆尘,大概你从来都不知道,我在你身上曾有过多大的梦想。

我站在河边,与对岸泪落如雨的自己静静相望。想起是谁曾说过:眼泪是记得,而不哭了是懂得。

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头有些痛。琴谅坐在床边,趴着睡着了。我突然想起曾经徐莫痛经的时候,我给她热敷,也是像她这般趴在床上僵硬地睡过去。大概那时徐莫的心境,就与我现在一样,只是纯粹的感动。我与徐莫,最终只是不适合。因为存在不对等。所懂与无知,都相距甚远。而琴谅,她不知道徐莫,也就无法翻过我心里那道坎。

我摇摇头,轻手轻脚地起床,给琴谅披了件外套。然后站在阳台上抽烟,等待天亮。可惜天亮倒是等到了,日出却没等到。天色沉重,风声呼啸,估计一会儿要下雪了。看看时间,琴谅今天还要上一天班。

我关上房门,去厨房煮了点粥。冰箱里没什么东西了,除了白菜和西红柿,就剩下几个鸡蛋。西红柿炒鸡蛋应该不错。正准备洗菜,又想起琴谅不太喜欢吃西红柿。这就让我犯愁了,拿着西红柿不知道要干什么。

记得小时候,我第一个会炒的菜就是西红柿炒鸡蛋,还是邱雨帮忙做的。那天放假,爸妈出去买东西了,让我自己在冰箱里弄点吃的,恰好邱雨的爸妈也去走亲戚了,还没回来。她来我家找我的时候,我正愁着弄点什么吃。她说我帮你吧。

那天我们决定做西红柿炒鸡蛋,因为她说她只会这个菜。可是她拄着拐杖不好切,只好我来。我把西红柿拿起来放在手里,然后用刀子垂直手心切下去。邱雨笑,说哪有你这样切的。我也笑,说好玩嘛,这样才有感觉,不信你试试。

我从后面环抱着她的腰,扶着她。她拿起刀子和西红柿,学着我一下一下地切。她脸上稚嫩又认真的表情,像隔着一层冰墙的风景,怀念起来,美好得不真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