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年华是一座断桥

第五章 夜雨如歌(3)

年华是一座断桥 凉_忆 2140 2014-03-17 13:45:17

  3

那天晚上,徐莫跟着他走了很久的一段路。也许是无聊,或者无处可去,走走也好。一边走一边玩着手机,或者玩玩自拍。可是光线不好,手机也不行,拍的很差,一时间又开始无趣了。

就在她低头玩手机的时候,前面的他突然被一群人套了麻袋,拖到了一个昏暗的角落,扔在地上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年轻气盛的谭强能够混到头目的位置,实力肯定是不弱的。几个翻滚就把套在头上的麻袋给扯了下来,与他们几个厮打在一起。可是最终还是架不住人多,被他们撂倒在地。

这一切,毫无遗漏地落在徐莫眼里。记忆里,她从来没有见到过谭强这样被打的时候。但所谓的惊吓仅仅持续了两秒钟,毫不犹豫地,她跑上前去想要拉开那些凶狠的他们。可是毕竟是弱女子,他们根本管都懒的管,一脚踹开,然后继续在谭强身上招呼着。

她不知所措,只是哭。只是在一堆脚影里,朝着谭强爬过去。一边爬一边喊着“别打了别打了”。

谭强抱着头,一声不吭。直到听到徐莫的哭声,才微微抬起自己埋在臂窝里的头。怔怔地看着徐莫向自己冲过来。

那时年少,无论是感情还是生活都被渲染地惊天动地。彼时想起来都有些带着心酸的感动。不过年岁渐长,渐渐明白,生命中总有一些感动是来自与自己从此不相干的人,并无不同。若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大概是回忆起来的时候,那些人能更容易让自己想起来一点罢了。

这样想的时候,他忽而转笑。轻轻淡淡地,像是眼前这些一片惨黄的落叶树一样。

傍晚的法兰克福很冷,风也好大。只是天又长又静。他不知道这么冷,毕竟家里有暖气,所以穿的很单薄。他一个人走到湖边,冻得瑟瑟发抖。抽了半支烟,可是风吹的直把烟往自己嘴里灌,呼吸都有些困难。于是掐灭了烟头,一个人坐在长椅上。他并不知道这湖叫什么名,甚至在夜幕即将到来的时刻,也不知道这湖是大还是小。来到法兰克福,他从来没有试图去了解过它的过去和现在。也许是还觉得这里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总是想要回去的。也或许是觉得这一片天地已经刚刚好,足以承当起自己此时年岁的一些轻重。他相信天命,冥冥中总有指引。路灯停留在湖面,风扬起小浪,于是开始波光粼粼的闪动起来。像是父亲皱起眉头时,深深浅浅的皱纹一般。落叶树的叶子,不断飘飞在湖面上,无处落足,随风而走。

他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一个人坐了很久很久。

也是从那时起,他决定要出去走一走了。

趁着还算年轻,趁着有与过去暂时阻隔的一段时间,带着一些美好去看看这个看不尽的世界。

冬天完全过去的时候,已是三月中旬。他背了一个很大的包,装着一些书,衣服,一个帐篷,以及杂物。拿几张卡,一个手提电脑,开始自己的旅途。有时候来到山野间,就露营野外,在一条湖边,烤着提前买好的生肉食,沐浴着漫天星辉入睡,迎着漠漠晨曦醒来。有时候也住在大酒店,吃着山珍海味。旅途中从未疲惫,他并没有开车,而是与所有人一起乘地铁,搭电车,坐飞机,打的士。一路地阔天广,自由自在如随风的叶。他开始迷恋这种居无定所,迷恋这种活在路上的年轻感,不能自拔。

来到苏黎世的时候,下起大雨。飞机引擎静下来的时候,听着雨点打在飞机舱舷的声音,格外让人着迷。机舱里的灯都亮了,乘客都站起来收拾着各自的行李,准备离去。

谭强并不着急,将额头靠在舷窗上,默默听着雨点打落下来的声响。仿佛是隔绝已久的声音可以就这样重温一般。三月的雨,总叫人有一种对过往太多事情难以割舍下的一些创痛。他忽然想起多年前的那些恍惚的人与事,但又觉得,也许万里之外的他们,早已忘却了自己,甚至是一些共同的回忆。思绪和内心,都在告诉他自己已经很乏累了。他想:春深了吧。

他找了一间很清净的小公寓,地点在莱茵河附近。那里喧闹嘈杂,每天过来看莱茵河瀑布的人不计其数。而楼下全是一些咖啡厅和温馨简小的餐厅。在有梦的夜晚,与徐莫也与我有过并肩游走在空荡街角的场景——红的墙,绿的瓦,弯弯如拱的木板桥。醒来时觉得很舒心。彼时睁开眼,看见来到苏黎世后的第一个清晨。

五月的苏黎世夜晚,仰头看见漫天零碎的星光布满肩膀。在干净安静的街道上前行一段,看见前方灯光温暖的咖啡厅里,放着一首不知名的曲。他并不刻意去了解一首歌或者一个歌手,只是听着喜欢就一直听着。

那首曲子让他无端被撞到回忆,想起曾经在家里自己的书房里,一边看书一边反复放着一些不知名的曲子的时日。缠绵细腻的声线缠绕着如同丝丝雨线,织成的思念纠结出一种莫名的失落。只觉得这一切好像又太过久远。

他忽然笑,暗喜自己好像依然年轻,还有这些莫名的情绪。

回到法兰克福之前的那天清晨,他独自一人打车来到市郊的玉特利山,站在山顶等待日出。整个苏黎世城像是沉睡在一片平静安和中,霓虹灯闪烁如梦,叫人难以想象到天光大亮时逐步照亮在城市每个角落的阳光,是怎样一寸一寸辉映着那些闪耀的回忆。他不知道有什么回忆,也不想去了解。仿佛世界就在自己脚下,而自己站在高处观望着人世间纷纷扰扰的牵念和疼痛。想起几年前在国内读高中的时候,那时的夏天,日光一寸一寸迅捷的消失又出现,透过每一棵香樟树洒落在自己脚下,那般如梦似幻的时光,到而今也只能暗叹自己在此之前竟然没有任何的留恋。

生命之于人世,之于个人,其实都是一样的渺小。他不懂你的悲哀,就如同你不懂世间的苦难,何来责怪和怨尤。如果说给我们机会回到过去弥补那些憾缺,我想我们也还是会选择那样纯真地活着。

于是,他张开双手,迎着漠漠晨曦,放声地嘶吼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