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年华是一座断桥

第五章 夜雨如歌(4)

年华是一座断桥 凉_忆 2136 2014-03-17 13:45:17

  4

回到法兰克福,他抛开一切杂念,继续他的学业。不长不短的旅行让他对生命和自己的人生有了重新的定义和认识。冥冥中总觉得,自己的未来不在这里,但也不知道在哪里。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打算对这里留下什么可供留恋之处。

说到底,这也算是一种迷茫和挥霍。

在他努力接受和习惯这种新的世界观和人生观的时候,他接到了家里的电话。电话里,他母亲尽量保持平静的言语让他回来。他很想知道怎么了,毕竟这边的学业还没完成。可是母亲并未多说,只是一直说:快回来吧,快一点。

他没有多问,买了第二天一大早回国的机票。连与舅舅打招呼的时间都没有,只留了字条说国内有急,已走。他怕堵车赶不及,于是深夜就动身了。那天夜里依然大雨,他提着简单的行李打了车赶去机场。夜雨如歌,他在出租车上看着沿路的繁华与温暖,有种莫名的疏离感。仿佛这里的一切都如此陌生,如此与自己毫无关系。透明的玻璃窗上敲打出深夜大雨凌乱的声响,好像记忆深处有一道风铃杂乱无章地摇晃着,毫无头绪。

麻木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他踏进家门的那一刻。门把手上惹了厚厚的一层尘埃,客厅里的茶具散乱地放在饭桌上,杯子里还有因为放置过久而泛白的茶。客厅到厨房之间清晰的脚印证明着这里曾有人来过。

他给母亲打电话,结果电话关机。又给父亲打,同样关机。一种不好的预感在谭强心里弥漫着。

他下楼去问守门的保安,保安说他父亲被查出患有淋巴癌,正在某某医院治疗。谭强顿时不知所措,好似整个世界坍塌一般。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件事,以及这件事中自己的父母。想想自己在国外的生活还有那些所谓的什么感悟,突然觉得有些可笑。这样的电视剧里狗血的桥段,怎么偏偏就轮上了自己。

但事实并不是他想的这么简单。

他再一次魂不守舍地前往医院,这并不是这座城市里最好的医院,是一个不起眼的二流医院罢了。他在前台找到了父亲的病房。抬起手紧握在门把手上不知所措,踏进这个门,是不是就意味着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了呢。

病房里除了在一旁泪眼婆娑的母亲,和正躺在床上插着心电仪昏迷不醒的父亲之外,再无他人。他母亲听闻动静,回头看到是谭强,顿时眼泪止不住地流。

谭强没有说话,任由母亲上前抱着他。只看着躺在床上的父亲,原本还浓密的头发已经掉没了,眼角的皱纹里裹藏着这么多年的艰辛和清廉,此刻看起来,竟是一片安详。他是真的老了,很老很老了。也是真的累了,很累很累。

这么些年,从小时候,父母每天因为贫穷而争执,为着每天的柴米油盐而精打细算,到现在坐在两百个平米的宽敞房子里读书看报,他们也相敬如宾。除了大是大非父亲会严厉指正,之间的岁月无论是生活还是学习上,他们从来没有一次苛刻过谭强。他是看着这个家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也是看着父亲一步一步走向这个病床。生活曲折,世事多变,谭强感觉到自己在时光面前,竟发不出一丝一毫的声响。

找来护士帮忙照料,谭强与母亲去外面买吃的。母亲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吃过什么正常的饭菜了。一路上,谭母只是哭。他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她,或者说安慰自己。

夜晚的城市灯火辉煌,但相比较法兰克福的繁华,还是这里让人更加自在和有归属感。沿着路灯一路蔓延的,是已渐至盛夏的清凉气息。

他母亲说:自从你爸被查出患淋巴癌晚期,加之在单位里的工作被迫搁置,消息也不胫而走。你也知道你爸这么多年的行事风格,从来都不收人家的礼,无论是城市的工厂还是房产建设,都按照程序一步一步走着,惹得很多开发商都怨声载道,在单位里也不讨人好。这一次他被查出绝症,单位里没一个人来看过他,甚至还想方设法地架空你爸原有的权力。只有少数几个十多年不见的老战友来过。有时候我在想,人这一辈子图的什么,为什么你父亲为官从政一辈子,最终却落得这样的名声。后来在你爸进手术室之前,他只跟我说了四个字,他说无愧无悔。我就明白了,人这一辈子其实不图什么,图的只是个安稳。平平淡淡才是真,你爸懂得生活。像你们年轻人说的,为什么自己的父母总没有自己的梦想还要拦着自己的孩子去追梦。其实我们不是没有梦,我们的梦想早就实现了,那就是你。我们不求你无愧于天下,只希望你无愧于自己。

谭强无言以对,努力让自己的泪不至于掉下来。深夜里,清凉干净的街道上,他轻轻搂了搂母亲的肩膀。轻轻拍了两下。

之后的一个月里,谭强手机关机,哪儿都没去,整天守在父亲病床前,照顾左右。好像平生第一次与父亲隔得这么近。谭父一直没有醒过来,只在临终前夜,谭强感觉握着的父亲右手,突然紧紧地回握着他。持续了一分钟。

这一分钟里,父亲依然没有睁开眼,无论谭强怎么喊都没用。但就这一分钟,他读懂了父亲所有想要对他说的话。二十年来,父亲从来没有说过什么满腹道理的言语来激励他该朝着什么样的方向走,从来都是以身作则,告诉他一个成熟男人应该具备的品质。那一分钟,是父亲在用自己这一生来说自己想说的话。他能读懂那一分钟里,父亲对他的执着和期望,读得懂,藏在几十年时光的背后,属于男人之间的,那些深沉神秘的静默。

那一晚下着大雨,这么多年来,谭强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雨,像是天都要塌下来一样,城市到处都是积水成患。他跑出医院,独自坐在步行街前的天桥上,看着这场大雨降落人间,降落在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和每一片灯红酒绿的眼前。夜雨如歌,他没有撑伞。独自坐在脚下闪闪烁烁,车灯如织的世界之上;坐在头顶讳莫如深,雨线割划的寂静里。

潸然泪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