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年华是一座断桥

第七章 礼物(6)

年华是一座断桥 凉_忆 2659 2014-03-17 13:45:17

  6

小英微微一笑,看着琴谅,暗自嘀咕说奇怪,她身上怎么会有姐姐的感觉。

琴谅见小英握着自己的手一直不放开,不禁问:你怎么了,想什么呢?

小英发现自己的失态,尴尬的抽回自己的手,脸红红地说没什么,就是感觉咱俩第一次见面,我怎么看着你整个人就觉得很安静了,很亲切的感觉。

琴谅默默转过身,去磨咖啡豆,笑而不语。

小英也跑过去看,还是第一次隔别人这么近的看磨咖啡。她一直觉得咖啡这种东西,喝不喝也不会少长肉,只有去咖啡厅的时候才会喝点,在家里从来都是果汁之类的东西。实在搞不懂大人们总是拿着一杯咖啡不停地搅来搅去像小时候无聊拿着手指在水里画圈一样是什么意思。她也不好意思问,于是这事到现在也不清楚。不过想起来,还是觉得姐姐在这方面有天赋,什么都不问又好像什么都知道。这方面还是挺佩服姐姐的。

你认识我姐姐么?小英问。

琴谅一笑,说怎么可能呢。

小英垂下头,小声说好吧。一秒钟之后又立马一笑,嘻嘻,要是你认识我姐姐你们肯定有很多共同语言的。

琴谅仍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略带兴致地问,为什么呢?

小英走到厨台外,慢慢搜寻着记忆里关于姐姐的回忆——

我姐姐叫苏琴芸,小时候就对咖啡很有兴趣,所以爷爷挺喜欢她的。常常有事没事就带着我和姐姐一起去看他磨咖啡,告诉我们不同种咖啡的意义。可是我从来都记不住。姐姐倒是听的有滋有味的,后来干脆天天吵着嚷着让爷爷教自己。我呢,一直都没什么兴趣,也不怎么喜欢喝咖啡,总是跟邻居孩子一起在外面玩,挺野的。后来爷爷去世了,爸爸妈妈想把姐姐送到住在英国的舅舅家去,接受那边的更好的教育。可是姐姐怎么也不去,呆在家里锁着门不吃不喝也不上课。爸妈实在没办法,就决定送我去了。我在英国读书读了八年,大二的时候因为舅舅想搬回国,所以就一起回来了,找了一个学校继续我的学业。算起来快有十年都没见过姐姐了。本以为回来就会见到的,可是爸妈说她已经五六年都没回过家了,也不知道这些年她过的怎么样。小时候的十几年,大小事情她总是让着我,从来都不跟我争不跟我抢。我很想她。我出国的时候她十三岁,那时候她就能把各种咖啡的意义全都记在心里了,磨的咖啡也不错,爸妈都喜欢。

呵,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跟你说了这么多没头没绪的话。小英挠挠头发,说不好意思啊,就感觉你很亲切,而且我就觉得你要是认识我姐姐,你们肯定会是很好的朋友的。

琴谅还是磨着咖啡,看着咖啡机怔怔出神。小英感觉很莫名,连喊了两句,琴谅才反应过来,微微一笑,说哦,咖啡好了,我们喝咖啡吧。

小英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努着嘴,哼了一声说,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啊,我去洗澡了。

说完就走回去拿衣服进洗浴间了。

琴谅慢慢倒满两杯摩卡,轻轻擦了擦眼角。

一夜无事。一大早天刚亮,来自全国各地计二十五人,一道随三个接待的老师一起前往库尔勒市有乡镇的一个小村庄,村庄名字很美,叫“花园村”。其实也没见着什么花,村子里的老人告诉他们,这里原先是有很多很多花的,整个就是一个花村,所以叫“花园村”,后来因为新中国成立之后,兴建一些房子,大家的工作也开始发生一些变化,那些花也因无人打理,加之气候原因,都大片大片地死了。

花园村里只有一所小学,所有的适龄孩子都在这里上学,中学便去镇里或市区上。唐浩与小英他们就在这小学里支教一个月。村庄还很落后,大多数年轻人都到外面去工作过活,剩下的都是每一家的老小,环境自然艰苦。经费紧张,二十五个人,男男女女差不多对半之数。小学旁边有两个大的楼房。男的住一个房子,女的住一个房子。房子三层共九个房间,两个人住一起,在这里长期任教的三个老师则单独住。每个房间都有一厨一卫,条件其实跟以前大学旁边的廉租房差不多。

但在此之前两个月,还有一批来支教的老师们,不过只有五个人而已,他们是第一批过来的,实习期为三个月。也在这两个房子里住,三男两女。由他们负责后来的一批人习惯和适应这里的生活。

小英一路上都在埋怨这里的环境简直不是人过的地方,各种没有。想买什么还要去镇上甚至是市区里买。随行的老师和一起来实习的人都纷纷侧目,又不好说什么,只能在心里嘀咕着这是哪里来的大小姐。琴谅一路上都在安慰着小英,也算是省去了唐浩很多心力。

到了住的地方,小英还是搞不懂为什么库尔勒明明有机场却还要先到乌鲁木齐。非要拉着琴谅和唐浩问,唐浩说也不知道,说应该是库尔勒的小动luan比较多,我们这么多人太显眼,乌鲁木齐是大城市,相对应该治安好一些。

琴谅也同意,低调对于当下来说,不是坏事。

到花园村的时候已是下午两点,阳光正好,很多人提议说要去镇上买些东西。花园村除了几个副食店,其他什么都没有。唐浩他们来之前都买好了,所以基本都不缺。其他人准备在前面来的三男两女的带领下去逛逛。只不过有两个女孩下午有课,于是就只剩下三个男孩带过去了。

小英的实在憋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死乞白赖地求唐浩和琴谅带她出去玩。可是小小的一个村子也没什么可逛的。最后一致决定去学校看看。临走时,琴谅突然不舒服,说有点头疼,让小英他们自己去,自己休息一下。

小英嘟着嘴,说琴谅姐姐是不是不想打扰我跟唐浩哥哥啊,没关系嘛,一起啦。

琴谅拉着小英的手,说你也知道,来这个地方,有不适应也是正常的,我以前身体也不怎么好,你们去吧,我没事。

小英摇了摇她的手。琴谅摇摇头,笑而不语。

唐浩略有意味地看了琴谅一眼,说那我和小英先去看看了,你自己注意。

说完便拉着小英走了。

琴谅轻叹一口气,独自回房间。默默煮一杯咖啡,站在窗前出神。窗外是一条不知名的河。远处那座山就是天山了应该。她这样想着。

琴谅放下瓷杯,在窗前的写字台前坐下来,从包里拿出当初和陆尘一起买的信纸,准备写信。可是刚落笔,又觉得不好,不知道怎样问候才好。说你好,太生疏;说你还好么,又觉得伤情。撕了好几张纸之后,索性就不问候了——

“这是与你分开一年之后的一封信。这一年里我走了许多地方,都是在北边,你曾说喜欢北方的厚重。

毕业之后的这些年,一路向前,少有回头。等到停下来转身的时候,很多事和情都败给了时间。太多言语,无从说起。你我隔得近的时候,可以随时相约随时看望和问候,闲言碎语,无穷无尽。而今我在这边陲之地,仿佛与你隔了重重山河,很多事就这么无从说起了,你我好像也都有了各自的生活。剩下一些平白无奇的话,一说出来,也显得多余。我也懂,这是现实。

这一年我过得不空白,可以说仍感觉得到充实。我在与你相识相知,可能也有相恋的时光里,甚或包括后来的这一年,成长得平静,坚定,简单,我以为这是我最为开心的时光,它们都与你有关。我相信,一生里,这是你给我的最好的礼物。而我给你的,是时间。我觉得,这也是我所能予你的,最好的礼物。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