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年华是一座断桥

第七章 礼物(3)

年华是一座断桥 凉_忆 2410 2014-03-17 13:45:17

  3

当年唐志福去世之后,唐家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仿佛生活把一切原有的规则和顺序连根拔起,让人毫无退路。唐母就带着十八岁的唐浩来到省城,靠着唐浩的叔叔才得以让唐浩继续读高中,次年参加高考考上一所普通的本科大学。等唐浩的读书问题解决后,唐母就在市里接一些针线活和洗衣服的活,因为当初在鞋厂做得好,也找了一个工厂,做针车,一个月也有近四千的收入。

直到唐浩到了大二,唐母与一个本地商人一次逛街的邂逅。彼此都曾离异,而且那个商人也看中了唐母对服装业的熟练和有担当的气质。不到一年,两人喜结连理,婚礼依唐母要求,一切从简。本来,唐浩只要母亲幸福就够了,所以婚礼上他也很高兴。他以为母亲看好的人必不会差,条件也不会比母亲好到哪里去。但是当他的继父花钱把他转进当地一所名牌学校的时候,他开始了解到,这个继父拥有什么样的资产。仅仅一座二十层的办公楼,就让他望而却步,一种深深的挫败感和寄人篱下的屈辱感瞬间溢满了他年轻的心。

每次坐在那个豪华的别墅里,心里就常常不安。吃饭的时候他从来不与母亲和继父坐一桌,都是自己把饭菜拿到房里。也从不在一起说过多的话,等到他们都出门的时候,才从房里出来看看电视什么的。唐母偶尔会来唐浩房里看看,与他谈一谈,期许能够改变唐浩。知儿莫若母,唐母自然看得出来唐浩心里的想法。但面对唐浩每次沉默的应答,她也没有办法,只希望时光能够让他接受这些。

唐浩觉得自己心里有怨怼,但其实没有,他不知道怨谁。母亲寻求更好的生活,这没错,每个人都有这个权利,何况是一个弱女子。可是那种屈辱感在自己内心,像是魔鬼施的法,驱之不散。

好在学校的时间居多,在大学里,因为有一个有钱的继父,总有花不完的钱,尽管他十分不愿意花他的钱。但是因为钱而带给他的名气,追随,爱慕,甚至是女朋友,都让他无法尽早独立生活。

那几年里,他找到了当初在高中时的自信,大学里不是一个看重学习成绩的地方。从小母亲逼着他学习的钢琴,在这里体现出作用了。他学习唱歌,学习街舞,又会钢琴,最重要的,还有钱。因此在大学里一直被人称作是白马王子,跟这样的人谈恋爱,是很多女孩子梦寐以求的。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些东西都不是能让自己快乐的那部分。至于到底想要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有时候晚上失眠,想着到如今,自己身边还有谁是值得自己完全信任和依赖的,他觉得没有。每当这个时候,一种强大的孤独感会让他想要发狂,他躺在床上不停地抽烟,翻来覆去不得眠。

这样的烦躁在后来的日子里,越发明显和疯狂。有时候在练习即将表演的曲目时,会突然很用力地敲击琴键,一边不懂的女生以为这是变奏,觉得这样的男生更有力量,很迷人。有时候,更是会一个人翻到教学楼顶,坐在地上一个人痛哭,一边哭一边捶墙。每天黄昏下课的时候,都会去操场上跑步,一直跑一直跑,跑到再也跑不动,躺倒在草坪上才罢休。很多迷恋他的女生每天也都会准时去跟在他后面一直跑,但大多数都没有坚持着陪他跑到筋疲力竭。只有一个女生,一直咬牙陪着他,陪他到筋疲力竭,陪他一起躺在草坪上。当然,最终他们走到了一起,很多女生觉得追他这么容易,早知道当初拼死也陪他跑下去。

但很多人事一转身就没了,不是说如果当初怎样现在就怎样。时间和陪伴,永远都是最长情的告白。只是那时的我们不懂,以为没有结果就是方式不对,以为对方若有意,便不会让自己如此辛苦。

唐浩从没有与任何人提起过这些事情,他的女朋友也不清楚。只是发现他偶尔去教学楼顶,当她看到他坐在地上哭得像个孩子,拳头在墙上留下斑斑血迹的时候,才知道这个男人柔情的一面。她总是走过去静静搂着唐浩,什么也不说。因为不懂,那么多年的生活没有参与,除了沉默给予,没有比这更好的方式。唐浩也不说,只是当他感受到紧紧拥抱的依属感时,用力地挣脱开,甚至挥手打她。他害怕别人的无声安慰以为是同情,害怕别人无私的给予以为是怜悯。

他打起女生从不手软,就像当年父亲对待自己一样。他揪着女友的头发,直往墙上撞,力气大的惊人。女友根本挣脱不开,开始还手舞足蹈地抓着唐浩,后来就慢慢地不再挣扎。唐浩也才收手。感觉着自己内心瞬间的快感以及快感之后的自责,看着自己修长的因用力而发白的指节,面目狰狞。

他害怕这样的自己,可是在那一刻,他战胜不了自己内心的魔鬼。强大的屈辱和孤独转变成欲念和报复的一个魔鬼。

没有谁能在这个魔鬼面前守候多久,这些沉重只有自己才能解救。但自己魔鬼的一面,自从换了几轮女友之后,终于被大家所熟知。所以到最后他孑然一身,成为学院女生心目中到达不了的那个梦想。他大概也知道,那几年里,不会遇到一个能承当他生命轻重的女子。而事实是,没有一个人能承受住他内心的疯狂。

但是不是内心仍然有渴望被了解被疼爱,是不是仍然希望自己的生命里充满的都是表面的这些光鲜,是不是,在他竭尽全力隐藏自己,竭尽全力驱赶周围人的时候,仍希望有一个站在不远处,不离不弃的,那个她呢。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毕业后,再也没有日益光鲜的表面,甚至是可以一起喝酒的狐朋狗友。母亲也怀孕了。他一个人来到上海打拼,与母亲和继父断了联系。可是想要找到专业对口的工作难上加难,有的话工资也太低,在上海耗不起。于是为了能解决吃饭和住宿问题,他去酒店当服务生。酒店每天提供两顿饭,还有员工宿舍,他才得以在上海生活下去。这一干就是两年,两年来他什么都不奢求,或者说不敢求。只希望能在这里生存,而不用回到那个让自己屈辱的家庭。

逢过节的时候,酒店难得有一天休息,唐浩一个人静静地站在天桥上,拿几听黑啤酒,自顾自地喝着。回想着这二十几年的生活。他能感觉到自己在慢慢成长,懂得回首,懂得那些疯狂不过是自己的欲念和报复心理造成的。而当离开那个城市,或者说离开那个家庭,自给自足之后,这些疯狂也都渐渐平复下来。只是让他悲哀的是,再也不会有一个真心给自己温暖怀抱的女子。无论是曾经的汪芸,还是大学里的那些女朋友。

这一切,都在夜里努力入梦,在偶尔清晨的阳光落在脸颊上的时刻,来得凶猛,突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