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年华是一座断桥

第八章 相见就好,不恨晚(2)

年华是一座断桥 凉_忆 1382 2014-03-17 13:45:17

  2

我向经理请了半个月的长假,准备去波恩找邱雨。想要告诉她家里的现状,也想看看她是否需要什么帮助。我联系不上她,就只能试着给她发个短信,告诉她我来德国找她了。

没想到我出机场的时候,人群中还是看到她在等着我。那是个美丽的黄昏。

我记得那天我们走了很久。她带我去她经常散步的公园,带我去她的医馆。行程中没有坐车,徒步前往。走在国外的土地上,就好像实现了当初我们说的,要去一个陌生的,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的愿望。

那种感觉,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霓虹灯亮起来的时候,她带我回家。两室一厅的房子,简约,干净。她做简单的饭菜。拿了一瓶红酒,与我半斟半饮,各自沉默地喝着。

我忍不住问她,家里的情况都知道么?

她点点头,不言语。

我又问,这两个月发生什么事了么?

她摇摇头,又目光灼灼地看着我。眼底的微光,让我熟稔又无奈。

我给她倒了点酒,也给自己斟了一杯,等着她说话。

她感觉到自己的失态,摇头轻笑,说没什么事,就是有点累了。

我记得那晚我们喝了很多酒,也说了很多话,说起曾经我们在一起玩闹的那群人。常常说着说着就突然沉默了,然后就各自喝酒。

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清晨,邱雨在厨房做早餐。我微微头疼地在床上坐起来,看着邱雨的轮椅停在床头,怔怔出神。我想起几年前在大学城,她来看我,我们一起住的小旅馆。想起清晨醒来,有她给我买的早餐。想起她站在窗前凝望朝霞的模样。

几年后的今天,异国他乡,恍如昨。其实人在某些时候,确实有过想要时间静止的想法。

吃过早餐,她带我去她的诊所。客人并不多,但往来的都是一些看起来很有钱的人士,他们大多都是家庭主妇,年过四旬,来这里做一些国内很常见的中医养生治疗。也有一些慕名而来的。

穿上白大褂的邱雨,说着一口流利的德语和英语,动作神情都与他们一般幽默风趣。俨然已经融入到这里的生存,或者说是生活环境。我坐在一旁抢占了一台电脑,看看国外的一些网站。中午得空一起吃饭,就在诊所对面的一家很受欢迎的中餐厅。邱雨说这里住着很多中国人,开着各种各样的中式风格的店面,比国内受欢迎得多。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毕竟没有在这里生活过。邱雨轻笑,说今天是不是很无聊啊,有点忙,没有照顾好你。

我笑笑,说还好,一直在看国外的一些商业网站,你为什么不用互联网来宣传你的诊所还有中医理念呢,这样你会有意想不到的发展机会的。

邱雨捋了捋头发,轻叹一声,说我在这里也没什么朋友,一个人也撑不了大的产业,再说也不需要,我快回国了。

我一口菜差点没咽下去,回国?真的假的?

邱雨抬头看着我惊喜的眼光,一时发愣。遂又沉下去,浅笑点头。

我没问原因,只说回国之前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邱雨笑而不答。

我在邱雨这儿住了三天,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与她一直没有得空到处去转转。她觉得有些歉疚,我摸摸她头,说又不是再也不见了。

回国的时候,我执意不要她送我。她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像是在收拾一些什么东西。我行装简单,就一个旅行箱,确认没落下什么东西之后就准备跟邱雨辞别了。我坐在沙发上等邱雨出来。一想到她也快要回国了就很开心,仿佛那样的话,我们又可以无事常相见了。

邱雨出来的时候捧着一个木盒子,很精致也很复古的一种款式。她推着轮椅到我面前,抬手递予我,告诉我等我回国之后得空了再打开。

我说好,你好好照顾自己,我等你回来。

你说什么?

我说你好好照顾自己。

哦。

走了。再见。

再见。

我把木盒子装进行李箱,与她干了临别的一杯红酒。

陆尘。

嗯?

......一路平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