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年华是一座断桥

第八章 相见就好,不恨晚(3)

年华是一座断桥 凉_忆 2067 2014-03-17 13:45:17

  3

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飞机,加上三个多小时的高铁,辗转终于到家。没想到桐然这小子回来了。十年了,离他曾经独自一人闯荡江湖,已有十年。十年,人生一个大的跨度,岁月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其实我不是一个时间观念很强的人,可是当我与桐然再次相见的时候,是很清晰地感觉得到,十年的跨度,会让彼此潜意识地去回想这十年的际遇和改变。

甚至是想过,如果当年我随他一起闯荡江湖,十年后,我会是怎样的一番模样呢。

桐然这次回来,说是要改建我们家乡的。以前一起玩耍的窑厂,很久都没做了,基本废弃。那块地桐然用低价买了下来,兴建楼盘,做房地产生意。做成以后,就首先卖给村子里的人,价钱当然是比较低的。我回来的那几天,他一直都在跑这儿跑那儿的,又是要跟乡政府通关系,又是要联系广告公司给宣传和包装,还得去工地上监监工。一直没来得及好好与我叙旧。我偶尔也去工地上转,问候他进展如何。所言均是工作,未有闲话,感觉大家都长大了,学会对某些东西保持沉默。

那晚他得空,一定要拉着我去吃饭。普通的农家菜馆。普通的老白干。仿制的青花瓷杯。几碟下酒小菜。

酒过三巡,他与我说起这些年无数的,细细密密大大小小的经历。所承当的苦难好像电影剧本一样深刻又连贯。但我知道,他毫无夸大,若非如此,而今的他坐在我面前,不会是这副模样。我与桐然是发小,读小学的时候,他的诙谐,纯善,还有家暴,我都记得很清楚。

只是年岁渐长,那些辛酸旧事虽有阴影,但大多都已释怀了。十年的心路历程,我们一直以为那些自从离开后再也没有提起的人事,应该是会忘却的。至少是可以随意搁置的。可是在我与桐然黯默举杯的时候,我依然能够感觉得到,生活之于失去,之于珍惜,之于缅怀之于爱,都是一种长久的,实难却忘的恩赐。十年不过一瞬,昭然在沉默之间。

那天桐然与我谈起邱雨,笑说以前总是捉弄她。当他听我说邱雨在国外开了一家医馆的时候,惊讶地合不拢嘴,连说没想到没想到。

真是没想到啊,那她一个人在国外开医馆,照顾得过来吗?桐然摸摸自己的板寸头说道。

我呵呵一笑,说前几天还去看了她,虽说有点忙,但还是能从容应付的。

桐然抹了抹脸,说那就好那就好,听说她快要回国了?

嗯,她说过。

不知道她怎么联系上我的,她说快要结婚了,希望我能回来参加她的婚礼。

不是吧,真的假的,她可没跟我说过啊。

不然我干嘛把改建村子的计划提前。

不会吧,那新郎是谁?

这个就不知道了,她没说,不过说了我也不认识。

......

不知道那晚是怎么回去的,我们都喝多了。只记得我难得的又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一直听着邱雨喊着我的名字,我推着她一直走,一直走。走过金黄的油菜地,走过几十年的老榕树,走过小溪,走过一段一段树叶罅隙的明暗之间。走过有淡黄色落叶的人行道,走过一个一个下雪的冬天。她一直笑着,稚嫩又真诚。梦醒在她因追赶我而摔在小溪旁时,痛苦的表情。

天还未亮,我其时想问问邱雨为何不告诉我她要结婚的消息。可是不知道怎么问才好,她不说定有她的道理。想到此,又记起与她临别时,她赠予我的木盒子,便从箱子里找了出来。

盒子里裱着一张完好的照片,那是我与邱雨在高考之前合的影,我与她各有一张。还有三块精致的小木签,都挂有红色的小穗。签的正面雕有复杂难言的图案,背面分别是三个词:之诚、之亲、之爱。

木签底下压着一封特殊叠法的信。多少年了,这种叠法只有在她给我写信的时候才会叠。我记得高中的时候她教我拆,说这样的话,就算别人误收了也看不见我们的秘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们最后一次的秘密,竟犹豫着要不要打开。往事浮沉,总是越陷越深。就像下雪的时候,一条路一直走下去,突然回过头,才发现自己已经走了这样远,往事这样多。我终于还是拆开了信——

尘:

我应该很少送你礼物吧,你我远隔重洋,连你的生日我都少有看望。意识到送你礼物的时候,又不知送什么好。木签做的不太好,是我照着网上的图片雕的。喜欢“三”这个数字,就做了三块。希望你也喜欢。

还有那张照片。你来的这几天我一直在犹豫着要不要一并给你。你知道,我是个喜欢独自怀念的人,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偶尔失眠,会拿起它看看,算着你我分别已有多少时日。还记得么,高考前的那天,学校放假,你推着我在小街上逛。你说,我们都要记住这里的东西,因为毕业一别,不知道再来时,是何年何月。我那时还笑,说我不会走远的,因为你总是会回来的。

然后我说我们去合影,以后没你在的时候我还能缅怀缅怀。你笑说我是在咒你。

照片上的你站在我左侧,笑容温暖。

一式双份,各取一张。事隔多年了,我没有留在那里,并且走了这样远。反倒是你,留了下来。如今这幅光景,想来一并予你,是一个好的选择。毕竟,很多事,历经成长,最终都趋于简单。我念你,到如今,也只剩下你在好好生活,得于平静,就够了。

看这封信的时候,你该是知道了吧。婚期是两个月前定下的,你该知道,像我这样,还能奢求什么呢。我只希望可以安安静静地过完一辈子,如果加之安定,自然是更好。所幸,这些,那个他能够给予我。而谈及爱,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有资格说这个东西,因为我不知道这么多年,我是一直拥有着,还是从未曾触及和懂得。

借用一句俗套的话: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勿回。勿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