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年华是一座断桥

第十章 我想你是爱我的(3)

年华是一座断桥 凉_忆 1832 2014-03-17 13:45:17

  3

谭强回国的时候,恰逢我们高中同学十周年聚会。老班长充分发展自己的人脉关系,全班四十二个同学竟然一个不差,全到了。我自然把谭强也一起带过去了,反正都是关系好的坐一桌,我们这群人也刚好凑了一桌。

大家都很开心,这么多年过去,大家都专心忙自己的学业事业,很少能这样集体性地聚在一起。同学之间有的已经结婚生子,有的还是单身,有的已经是企业大佬,有的还在给别人打工拿着几千块钱微薄的薪水。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同身份的人各自凑在一桌,胡天海地,吹着各自的牛bi。要说不同的,可能就是我们这一桌了。唐浩特别沉默,因为在我们几个人里面,多了一个让唐浩一辈子都忘记不了的面孔——汪芸。

作为全校的校花级人物,自然不能缺席。老班长第一个就找到了她。如今更是出落的楚楚动人,只是化妆太浓,掩埋在妆容之下的憔悴其实一览无余。生活的艰辛和琐碎竟能如此打磨掉一个人的棱角。我不知道她是否还能想起当年那个奋不顾身一往无前的自己,还有彼时坐在她面前同样奋不顾身的那个唐浩。这样想的时候,突然一阵唏嘘。

好在大家都心有灵犀一般,对之前的事绝口不提。所有的回忆里都不提两人之间的交集。听说邱雨跟宋康结婚了,汪芸一阵惊喜,连忙起身敬酒,嗔怪结婚也不告诉她一声。随后又看我一眼。我懂她的意思,回以浅笑。

邱雨借机询问汪芸:我那是找不到你,谁知道你在哪里发财。不过你也要抓紧啊,你结婚的时候可别忘了叫我们啊。

汪芸掩面轻笑:那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了,我那个不靠谱的男朋友,整天就知道玩,没看他干过正事。

大家都有一秒钟的沉默,邱雨喝一口茶,借机看了一眼唐浩,见他自顾自地玩着手机,就像没听到一般。于是浅笑,说:是不是啊,怎么今儿也不带过来让大家见见,好让咱们给你把把关啊。

汪芸也有意无意地看着唐浩,目光黯淡失神,听闻邱雨的话,随即恢复笑容,回应道:那是什么人啊,怎么能跟咱们比呢。不说我了,陆尘,听说你最近可是混得不错啊。

......

就这样,一场聚餐就在彼此的长吁短叹中草草结束。唐浩始终没有和汪芸说上一句话。

在那场青春里,我们各自都以为竭尽全力、紧紧抓住彼此不放手就能守得天荒,可最终我们总是发现来不及。来不及说爱你,来不及说等你,来不及提起勇气把那些想要靠近又不敢靠近的秘密实现。等回过神来,所谓爱情,就是一场来不及的草草收场。

甚至在那些年里,我们都没有勇气说爱你。有的,只是一场世界全是阳光、你也是阳光的喜欢。

汪芸这么跟我说的时候,忍不住在马路边上嚎啕大哭。我记得那模样,也懂得她的痛彻心扉。从他们牵手,到分手,他们青涩的爱情,我一直在路过。

唐浩喝的最多,自顾自地喝着,不吵不闹,静静听着我们的寒暄。直到最后倒在桌子上的时候我们才知道他喝多了。那时汪芸想要去扶他走,我在桌子底下按着她的手,阻止她起身的动作。

如果各自的身边都已有新欢,何必继续曾经难以摒弃的习惯呢,即使分隔了这么多年。本来,回忆里的人是不该相见的。

送汪芸回去,安抚好情绪之后,我一个人默默走回宾馆,想看看唐浩。那时已经是凌晨三点钟的光景了。唐浩并没有在床上,而在阳台上抽烟。

我想,大概是他梦到什么了吧。

我走过去,也点了一支烟。这座城市越来越繁华了,高楼大厦,霓虹闪烁,漆黑一片的夜空看不到一点星光。

大概天亮了会有雨吧。唐浩幽幽说道。

我深吸一口烟,突然觉得想要掉泪。唐浩轻笑,拍拍我的肩膀,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伤感了。

我说没有,谁还没有点伤心事呢。顿了顿,又说:这么多年,你一直在等她吧。

唐浩没有说话,抬头看着远处零星的车光流线。迎着昏黄路灯的光芒,我清晰地看到他眼底晶莹的闪烁。

我顿觉黯然,掏出一张纸条递给他,说:这是她的地址和电话。

随即我转身离开。他忽又叫住我:陆尘,你说......还回得去么?

我愣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突然又笑,觉得他这话问得真娘。于是回头笑说:我说浩子,你这些年是不是在外面当小白脸当习惯了,咱爷们儿点行么?

我告诉他汪芸一个人在家,就回了自己的房间。谭强早就睡着了,我一个人坐在阳台的黑暗里,唐浩问我的那句“还回得去么”一直在耳边萦绕,彻夜难眠。那些曾经心心念念难以忘掉的细节,一遍一遍冲击着我的泪腺,我只能不断地抽烟,可还是忍不住掉下泪来。那些委屈、遗憾、疼痛,像一根根刺,一瞬间扎得我喘不过气。可事实是这些早就已经过去了,还回得去么。

谭强不知什么时候醒了,拍拍我的肩膀,递给我一杯咖啡。搬张凳子与我一起坐在阳台边上,与我说起这些年在国外的生活和感悟。他说:有时候也会想,如果当初有现在一半的觉悟,如果那些人可以晚来一点。

就这样,直到天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