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男人,你要三从四德

七十八 深潭捕鱼

男人,你要三从四德 妖精狐媚 2950 2014-03-25 12:46:02

  艾米和红衣在湖边采集了许多极富韧性的荆条,用经纬纵横交错法编织了两个箩筐,在其中一个箩筐内铺上松软的杂草,将受伤的白天鹅和它的宝宝们放置其中。娟儿对白天鹅爱护的不得了,她时时刻刻守在白天鹅旁边。有时会轻轻地抚摸白天鹅洁白光滑的脖子,心疼的拍拍白天鹅的背部。白天鹅爱吃小鱼小虾,艾米和伯文就想办法在湖中抓小鱼儿。他们没有网,小鱼小而细,在偌大的湖水中时很难徒手抓住的。

艾米.伯文.红衣三人脱下鞋袜,挽起裤脚,赤脚走进湖边的沼泽地里。沼泽地里水不深,有许多一个个坑坑洼洼的小水塘,里面聚集了很多鱼虾。艾米和伯文就用烂草淤泥围起一个小水塘,在外侧留出一道小小的细口子,让水塘中的水慢慢干涸。

他们依次做了三个小水塘,等水塘干了后,很多白色的手指头般大的小鱼在褐色的淤泥上翻着白鳞跳跃,大家各自走进水塘里捡小鱼小虾。娟儿在岸边看的兴起,也脱了鞋袜赤脚走进艾米身边,帮忙捡小鱼小虾,有趣的是还有螺丝河蚌。受伤的白天鹅在岸边看的欢快,“嘎....嘎嘎.....嘎.....”不时兴奋的叫着。很快大家抓起的小鱼小虾就满满地装了一箩筐,艾米在湖边摘了几片蒲扇大的叶子垫在箩筐底部和周围,以防小小的鱼虾从箩筐的缝隙里钻出去。

艾米和红衣分别背着伯文原先的猎物。伯文挑着箩筐,娟儿手里拎着一串小鱼跟在伯文身后,欢快地喂天鹅。白天鹅伸出长长的漂亮脖子,一伸一缩,意态悠闲的吃着小鱼儿,不时地朝着高大挺拔的树干“嘎...嘎嘎.....嘎......”地唱几句。

艾米兴致勃勃地观察四周,对周边的景色都显得意兴盎然。她不时地捡起一些石块放入自己的布袋中。临近中午,大家都感到饥肠辘辘。忽听得远处传来“淙淙.....”流水声,“走,我们去那边看看——我们在水源边准备吃午餐。可以先烤几只野鸭尝尝。”

“好啊!”伯文因为担着担子,不然早就兴奋地跳起来。

她们循着水声,来到一条宽阔的溪流,溪水又深又清,是由山涧里的水汇合而成,它一半像河,一半像激流,时而静静地流过树林,时而冲击在岩石上哗啦作响。艾米她们来到溪流边,看到水流从两米高的地方直泻到下面的深潭,四周浪花飞溅,弥漫的水汽水雾在正午阳光的照耀下,形成了一座夺目的彩虹。但见一道彩虹从水雾蒙蒙的深壑中拔出,在天际画个圆弧,又落人深壑。

“哇,好美哦!”艾米站在岸边喃喃自语:“好一处人间仙境!”

“鱼!米米,快看!有鱼!”伯文兴奋地指着水潭,激动的大叫。水潭里有大尾鱼跳出水面,蹦到半空又跌落潭中。鱼群纷纷摆尾、转身,露出它们肚腹的光辉,好像无数的刀片在两面水间向着每一面发出一道小小的闪光一样。

“得有个鱼叉,就好办了!”艾米拿起伯文的剑到林子里砍来几根又直又硬的树枝,削去枝叶,把一头削尖,大家一起连做四个,一人一根,脱了鞋袜挽起裤脚,都下到潭中捕鱼。潭里鱼儿极多,又肥又大,见人也不躲。艾米一叉下去,就刺中一尾鱼上来。伯文.红衣和娟儿心里雀喜不已,那一尾尾鱼儿就在他们脚跟前游动,一刺下去,大都能收上来一条。这可把娟儿乐坏了,当她刺中第一条鱼时,立刻尖叫起来:“我抓到鱼了!”

大家都哈哈的大笑着,伯文和红衣兴致更高,一尾一尾的扔在箩筐里,小一点的都给白天鹅吃了。白天鹅也随着娟儿的大叫声“嘎....嘎嘎.....嘎.....”的合应。

艾米见他们三个抓鱼抓的不亦乐乎,也忘了肚子饿。她就到林子里捡来干树枝,在溪边架起火堆,把野鸭洗净,放在火堆上烤。同时把几尾大鱼用削尖的树枝窜着一起烤,不会儿,香喷喷的烤鸭和烤鱼味道就把三个“渔夫”吸引到岸上。

四人围在一起,津津有味的吃着。艾米一手烤鸭一手烤鱼,吃的满嘴流油。娟儿也学艾米的样,一手烤鸭一手烤鱼,吃的满脸都是。大家开心的享用着这顿味道极美的野味佳肴。

大家吃完后,又下潭捕了许多鱼,艾米和红衣又采集了很多藤条,编了几个箩筐,将野味重新放置,艾米和红衣也各担一副。看看日暮西陲,艾米对大家说:“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大家担着满满的收获,极度兴奋地回了家。

晚间,芸娘为大家做了丰盛的晚餐,大伙尽情地饱餐着这一顿美味。席间,红衣兴奋地讲述着路上的所见所闻,小虎听了,羡慕不已,巴巴的眼神看着艾米,“师父,明天也带我去吧!”

“不行!你得留在家里运木头。”红衣反驳道。

“我跟杜老爹已经运来很多木头了,足足可以用到明年!”小虎大声地回嘴。然后满脸期待的看着艾米“师父,明天带我去吧!”

“好!你明天不用运木头了,我发现一种更好的燃料。”

“是什么?”

“煤!”

“煤?”大家都好奇的看着艾米。艾米拿出布袋,从里面拿起一块黑色发亮的石头道桌子上,“这就是煤!”小虎和红衣好奇的研究着。

“米米,煤干嘛用?是吃的吗?味道咋样?”伯文抢着问。

艾米听了感觉头顶一阵雷,心里想道“这个吃货!”然而她眼珠子一转,一本正经地回答伯文,“嗯,煤很好吃,含有丰富的能量,用了它之后——能让你热情似火”艾米看着伯文的眼珠子闪闪发亮,“真的吗?”

“那还有假!”

“我尝尝!”伯文迫不及待的的拿起来要吃一口。

“等等!吃煤可有讲究了。”

“怎么吃?”

“首先人要坐正,眼对口,口对心。两手端着煤块,闭上眼睛,慢慢的舔舐,就像喝茶一样,好东西要品。”

伯文听了,依言端端正正的坐着,双手恭恭敬敬的捧起煤块,闭上眼睛,一口一口舔着无比美味的煤块——有点凉....硬硬的.....有点涩......没肉好吃.....

“哈哈......哈哈哈哈.........”一屋子的人都爆发出哄堂大笑。伯文睁开眼,张开黑乎乎的大嘴惊讶的看着大家,他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朝他笑——而且是——捧腹大笑,艾米是浅浅的坏坏的笑,芸娘用手掩着笑,红衣.小虎.娟儿都已经滚在地上笑,“你们干嘛笑?”当大家看到伯文白白的大门牙都是“大黑牙”时,所有的人都肆无忌惮的的捧着肚子笑,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还有几位都笑出泪来了!

伯文愣在那里,他隐隐的慢慢的.....感到----给艾米作弄了!伯文生气地朝艾米看过去,艾米连忙推说去照看白天鹅,嗖的遛出了餐厅。

餐厅里还飘荡着震耳欲聋的笑声,最后,芸娘捂着肚子给伯文端来一盆水,让伯文洗嘴巴。

看着浓浓的墨汁一样的水从自己的嘴巴里洗出来,伯文登时气得七窍生烟,但他对艾米又无可奈何。

欢快劳累而又充实的一天过去了,大家都各自回屋中休息。

红衣躺在艾米身侧,“师父,你给文哥哥吃的什么?”红衣到晚上还咯咯的笑的没停下过。

“煤”

“真能吃?”红衣在黑夜里闪着大大的眼睛,依然好奇的问。

“傻瓜,不能吃。这是教训那吃货的。一天到晚尽惦记着吃。”艾米说着自己也“嗤”地笑了起来,“这是我今天在林子里捡到的。”艾米兴奋的坐起来,从布袋里拿住两块石头,一块是晚餐时的那块黑石头,“这是煤,是一种高效燃料。它是森林埋在地下几亿年变成的。”艾米指着另一块黑中带红的石头说,“这是块铁矿石,把里面的铁提炼出来,就可以制造各种各样的农具——锄头|铧犁|耙,有了这些,我们就能精耕细作农田,粮食产量会更高。老百姓有了粮食,生活就能富裕。”艾米说的热情洋溢,听得红衣热血沸腾.......

“妈妈,我今天抓到好多好多鱼。”娟儿躺在妈妈的怀里兴奋的回忆,“是吗,我们的娟儿好厉害哦!”芸娘毫不吝惜的称赞自己的女儿。“妈妈,艾米姐姐让我好好照顾白天鹅。”

“好啊!白天鹅是你的好朋友。”

“妈妈,明天我还要跟艾米姐姐上山。”

“好,那你现在好好休息,明天早早起来。睡吧,宝贝!”芸娘拍拍娟儿的背部,“嗯,妈妈晚安!”娟儿很快闭上了眼睛,呼出均匀的鼾声。

夜静悄悄的,大家都安然入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