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男人,你要三从四德

八十四 天鹅宝宝

男人,你要三从四德 妖精狐媚 3130 2014-03-25 12:46:02

  以后的几天,小虎表现出对打铁极高的热忱和特有的天赋。艾米将自己脑海里的工具图形大略的说出来,小虎基本上都能领悟,将铁制品打造的非常出色。

因此,很多实用的工具陆陆续续的被打造出来,有:斧头,小斧子,刨刀、凿子、还有十字镐、铲子、铁锹、锤子、钉子、打猎用的一些弓箭等等。刚开始有点粗糙,但大家都对这些爱不释手,欢喜至极。

小虎对打铁的热爱可以说废寝忘食,夜以继日。他给红衣娘打造了一口大锅,为此红衣娘是乐得合不拢嘴,每次做饭,都对小虎赞不绝口,配上小巧的铲子,红衣娘做起饭来更是得心应手。

娟儿每天拿着小虎做给她的袖珍型小斧子帮杜老爹劈材,晚上还抱着睡。这可把芸娘吓的心惊肉跳,就怕一个闪失,锋利的刀刃把漂亮的小脸蛋破了相,因此她是坚决不让娟儿抱着小斧子睡觉。

必要的工具制造出来后,艾米打算捕猎,补充粮源,解决吃的问题。至于穿,艾米说,这个要靠罗达大叔采购回来了。严冬即将到来,芸娘她们是仓促而逃,所带的衣物行囊都不多。所幸,艾米和大家都是一些不怕困难爱动脑子的年轻人,大家建议再次上山打猎,可以用动物的皮毛做成袄子。

艾米听了苦着脸说;“打猎我行,做衣裳我可不管哦!”

芸娘听了,笑着对艾米说:“行,你们只管打猎,手工活交给我了。”

伯文开心的对艾米说:“米米,你还有不会的东西啊?”然后她做出一个非常夸张的表情。艾米瞪了他一眼,朝他胸口擂了一拳,“我就不喜欢做女红!”伯文被艾米捶了一拳后,做出一个更加夸张痛苦的表情,“哦,米米,我好痛哦!有内伤.....”

“切!净装!”艾米从他身边走过。伯文看到艾米对他的把戏不屑一顾,自觉没趣,摸摸自己的胸口,站起来,“文哥哥,你疼吗?”小娟儿过来关心的问。

“不疼!”伯文一见有人终于关心他了,很激动。他朝艾米看了看,用眼神说“你瞧,我还是有人关心的.”艾米对他笑了笑。

晚上大家稍作整顿后,明日一早准备带上新的打猎工具上山。这次,艾米说为了多打猎物,他们要走的很远,会在外面野营,因此,娟儿留在家中照看白天鹅。

这只美丽的白天鹅已经孵化出两只毛茸茸的小宝宝。小天鹅们不像他们的妈妈那样有长长的优美弧形的脖子,它们的脖子非常短,黄色的绒毛又稠又密,摸起来非常柔软;刚一出壳,这些小家伙就有天生的游泳天赋,扑棱棱蹒跚着稚嫩的小脚丫溜到池子里游泳、嬉戏。它们的妈妈一点都不着急,任由宝宝们自由活动,嘴里发出像大雁一样胜利的欢呼叫声。小天鹅们累了,就趴在妈妈的背上。

娟儿对天鹅们喜欢至极,她对艾米安排的任务非常满意。每天,都要跟杜老爹捉很多小鱼喂给天鹅们,看着天鹅把一条条小鱼叼进嘴里,“咕嘟咕嘟.........”大口朵颐自己送来的美味,娟儿就觉得特别开心。她把小天鹅们放在自己的暖烘烘的怀里,两个小家伙会争相恐后地往她怀里钻,寻找安全和温暖。天鹅妈妈放心的将宝宝交给这位知心的朋友,她会闭上眼在一旁休憩,照顾两个活力充沛的小家伙非常耗费体力和精力。小黄鸭们清脆的尖细的叫囔着钻进娟儿的怀里,蹭来蹭去,惹得娟儿又麻酥酥痒嘻嘻的,“咯吱咯吱”的又痒又好玩。

这天一大早,美丽的白天鹅就领着两只雏鹅到湖里啄食水草去了。白天鹅的鼻子色泽鲜红,像块红宝石,艾米说,“就叫她‘红宝石’吧!”。红宝石性情温和而勤劳,对两个宝宝极有耐心。她搬来很多芦苇杆和短树枝,在湿地一个干燥的沙洲中央搭起一个盆形窝巢,并啄来大团大团被太阳晒的金黄的草丝,为自己和宝宝们筑起一个既宽敞结实又柔软舒适的新家。杜老爹还在她的新家外围搭建了一个‘木屋’。因为严寒即将来临,为在南方过冬的红宝石提供一个抗寒的新住所。红宝石没有拒绝人类提供的屏障。

艾米和娟儿亲眼目睹了小天鹅出生时的情景。两只小家伙刚刚破壳而出时,身上裹了一层蛋壳里带来的黏液,绒毛湿漉漉的,眼睛半睁半闭,在草丝间蠕动翻滚。窝巢里的柔软阿德草丝轻轻擦拭它们身上的黏液,太阳也伸出温暖的石头舔干它们潮湿的绒毛。大约半个时辰,雏鹅身上的绒毛蓬松开来,清亮的眼睛也活泼地睁开,能蹒跚走动了,发出叽叽呀呀柔和稚嫩的叫声,催促红宝石带它们到水里找东西吃。红宝石不顾自己抱窝生产时的劳累,领着自己的孩子排成一路纵队,缓慢地向湖面走去。小家伙们一到水里就兴奋地欢腾起来,踢蹬双蹼,拼命拍打翅膀,弄得水花四溅,逗得岸边的艾米和娟儿看的嘻嘻哈哈。

“走吧,米米,我们该出发了。”伯文唤着恋恋不舍的艾米。

“红宝石,接着!”艾米扔过去一条鲜活的小鱼,红宝石扬起漂亮的脖子欢快地将美味早餐吞进肚子里,嘴里发出“咕咕.....呃呃.......”的满足叫声,拍着白色的大翅膀,踮起红色的脚蹼在水面上扑打,好像在说“艾米,再见!”

艾米朝红宝石挥挥手,跟上打猎的队伍,迎着朝阳踏在结满白霜的枯草叶上,向大山进发。

初冬的森林草叶落尽,一片萧瑟,枯吖的枝头看到头顶湛蓝的天空。艾米一行踩在落叶的小径上行走。

小虎早已用他自己精心打造的箭矢射中一只从树桩里蹿出来的灰兔子,“啊哈,我射中了!”小虎连蹦带跳的奔到猎物前,高高得举起欣赏自己的作品——一箭射中兔子的咽喉,体温还是暖暖的——非常锋利的完美封喉!小虎得意的甚至意犹未尽的拎着自己的兔子,他是今天狩猎队伍中第一个打中猎物的人,这让艾米等人也不甘落后。这次大家都做好了准备来的,要痛痛快快地打场猎。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老话说的一点没错啊。瞧,小虎这一箭多漂亮。开门红啊!”艾米兴致很好。她早就磨剑擦掌跃跃欲试。

忽然,在林子里闪过一道火红的影子,“好像是火狐!”红衣叫道。

艾米跟伯文拿起箭就追,红衣也紧跟着过去了。小虎当时正在拎兔子,一时没跟上。等他回过神来时,大家都追着红火跑远了。

小虎拎着兔子往前走,见前面有一大片枯黄的茅草丛,“悉悉索索”的传来怪异的声音,他好奇的走上前去,见一只狐狸正在做垂死挣扎,它口吐白沫,狐毛恣张,,肩胛抽搐,似乎是中毒了。它见小虎过来,惊慌地站起来想要逃命,但刚站起来,又虚弱地摔倒。直挺挺的栽在地上,“咕咚”一声响,后脑勺重重地砸在地上的一块凸起的岩石上。小虎一听那声音,就知道那砸的有多疼。它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眉眼间的白色桃形白斑露出痛苦扭曲的表情,那是只成年公狐,体毛厚密,色泽艳丽,像块大红色的红段子。小虎心想,“这么漂亮的毛色,拿来做件皮袄,穿在红衣身上一定非常漂亮!”小虎已经看到围着红狐披风的新嫁娘款款的朝她走来。

小虎见是只受伤严重的狐狸,就大胆的将兔子放在一边,走上前去,认为这是自动送上门来唾手可得的猎物。那狐狸见小虎快走进它身边正要伸手将它捕获时,突然,身子一挺,腰身一扭,麻利地翻身,一溜烟地从小虎胯下蹿了出去。小虎愣了下,回身看到这只狐狸背部颜色非常艳丽的嫣红,腹部毛色纯白,琥珀色的眼睛像宝石一样闪闪发光。

小虎眼看着这只狐狸从他眼皮底下像一阵红色的轻烟一样逃走了,他懊恼而又可惜,正在思量这只狐狸为什么要演戏给他看?小虎百思不得其解地向他放兔子的地方走去,突然看到,一只红色的比刚才那只个头略小的狐狸正叼着他的兔子闪过树林,小虎大惊,连忙奔过去,张弓搭箭,朝着那道红色闪电射去,几只利箭都空射在半人高的茅草里。小虎为此懊恼不已。

这时,艾米、伯文和红衣正朝这边走回来,“这只狐狸跑的太快了,一溜烟的连影子都没见着!”艾米她们边走边说。三人都是空着手回来,都说这狐狸跑的太快。

小虎就不刚才两只狐狸如何调虎离山计偷走了兔子的故事告诉了艾米,艾米听了后,大为惊讶,“这狐狸都成精啦!”伯文吃惊的说。

“我们四个人被两只狐狸甩的团团转?!”艾米听后,自我调侃着说。她拍着脑袋,“这狐狸真厉害,是一个高超的军师谋略家啊!”说完,哈哈大笑。

红衣白了一眼小虎,“你真没用!自己的猎物也被狐狸偷走了!”

小虎气得牙痒痒,“该死的狐狸,下次别被我碰着。非活剥了你的皮,给我老婆做皮袄。”红衣听了,不禁转怒为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