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男人,你要三从四德

九十四 子夷子柔

男人,你要三从四德 妖精狐媚 2985 2014-03-25 12:46:02

  “国君在里面,让开,我要进去!”一声尖锐的娇喝传来。

“贵妃娘娘,国君有令,此乃禁地,任何人不得入内,违者格杀勿论!”守卫面无表情地的说。

“连我也不能进吗?”如烟的脸上一脸傲然。

“是!”

“我会让国君杀了你!”如烟恼怒的说道。

“卑职是奉命办事!”

“哼!”

“贵妃娘娘,我们走吧!”侍女搀扶着满脸怒容的贵妃走了。

室内,赵无恤阴鸷的眼内闪过一道狠绝和厌恶,他回眸看着依然昏迷的艾米,脸上的不快立刻变得柔和,他低下头,温和的伏在艾米耳侧,“你那么聪明,怎么能看不出来这是代国的美人计?”

突然想到什么,无恤的脸部越发柔和起来,“米米,你心里有我!”

无恤激动的将艾米搂在怀里,“我知道你心里有我!”

“咳咳......”艾米被某人搂的喘不上气来,一睁眼,见无恤紧紧地搂着她。他的怀抱依然宽广而温暖,而这该死的怀抱还搂着别的女人,艾米立刻厌恶的用全身的力气推开,

“走开!”

“米米,你醒了。”无恤无限温柔地说,他见艾米虚弱的脸上布满愠怒,欲要上前安抚,

“别碰我!”艾米像一只刺猬样,她愤恨的盯着无恤伸过来的手。

无恤震震的停了脚步,愣住了。然后尴尬的缩回来,拿起一碗汤药,一勺一勺的默默喂艾米。

艾米没有拒绝,她一口一口的喝完。这黑乎乎的药汁是多么难喝,苦的心里发毛。艾米皱起了眉头。

无恤笑着看艾米喝完药,细心地擦拭她嘴角的药汁。

“还生气?”

“........”

“我还需要些时日,现在万不能交恶于代国。”见艾米神色舒缓,无恤削着梨轻声道,“欲要灭掉智柏瑶,先要砍掉代国这只左手。”无恤将梨喂给艾米,看着艾米放下戒备,他宠溺的摸着她的头发。

“你这只小刺猬啊。我已经暗暗在屯兵。代国一直在试探,今日他们一个小小的美人计,就把你伤成这样,你让我怎么忍心让你出去对付老奸巨猾的智伯瑶呢?”

艾米有点心虚,“你干嘛搂她这么紧?”艾米不服气的说。

“........”

见无恤沉默不语,艾米气的鼓起了腮帮子,然后又不争气的落了泪。无恤站起身,看着窗外,幽幽的说;

“米米,当初是你把我推上赵王这个位置的。你知道,在这个权利无上的位置上,有些东西要看的远。而有些,即使是君王,也是身不由己的。”

“......”

“米米,难道我愿意吗?”无恤突然转身痛苦的抓着艾米的手,“你痛,我就不痛吗?”看着无恤恨恨的样子,艾米伸手摸着无恤的脸。

无恤将脸埋在艾米的两手间,良久,才抬起脸,目光灼灼的盯着艾米,“米米,以后还需要面对很多更加身不由己撕心裂肺的事!你还有勇气去面对吗?”

艾米沉思了一下,眼中闪着泪,微笑着朝无恤点点头。

无恤重新坐下来,将手中半个梨送到艾米口中,艾米虚弱的笑着说,“你也吃!”无恤沉了脸,然后对艾米说:

“米米,这个梨只能给你一个人吃!我永远不会跟分吃这个梨!”艾米见他态度坚决,也就不勉强。但是有点奇怪,只是一个梨而已,犯得着较这么大的劲吗?

“那夜,智果他可曾对你做过什么?”无恤把一直纠结的问题抛给她。

“你在意?”艾米挑眉反问道。

“........”见无恤执着着想要答案。艾米眼里闪了闪一道捉狭的精光。

“说!”无恤早已不愠的说道。

“这个智果可是翩翩公子,对女人温柔多情,那晚........”看着无恤越来越黑的脸,艾米故意顿了顿,无恤阴沉的双眼,抓只艾米的手,“那晚?”

“我疼!”无恤放下她的手,艾米将身子朝床后挪了挪,

“那晚,我们甜甜蜜蜜....亲亲热热.....”无恤暴怒的脸越离越近,艾米被无恤逼至一角,背抵着雕花床栏,不怕死的说;

“还想听吗?”

“........”

“是你把我像货物一样送给他的。你说一个男人会对一个美女做什么?”然后艾米似想到什么,悠悠的说“你都看不上的‘过眼美人’,人家怎会看的上?”

“他对你怎么样?”无恤似乎已没有耐心跟艾米磨,听到艾米醋意未消的责难,无恤眼中痛苦的低声道,“米米......”一把将艾米抱起,搂入怀中。灼热的嘴唇痛苦而深情的吻着艾米,似要把艾米整个人吸进自己的身体里,不给艾米一点喘吸的机会。他惩罚般将女人紧紧地搂在怀里,霸道的攫取她身上甜蜜的芳香。

快要窒息的艾米红着脸大口喘气,“讨厌的无恤!”艾米嗔怪道。

无恤躺在艾米身侧,搂过小蛮腰,露出一抹惩罚后得胜的笑容,“你还想玩我?”

“我哪有?”

“没有?”无恤握她的力道加重些许,惹得小蛮腰一抖一摇,“我痒.......咯咯.....”艾米怕痒不怕痛,小蛮腰被无恤火热的大手一摩挲,火辣辣的麻酥酥的,惹得艾米花枝乱颤,咯吱咯吱笑个不停。无恤两眼一亮,坏坏的笑了起来,

“那你还不说?那晚你们做过什么?”

“做过什么?”艾米眨眨明亮的眼睛,一幅明媚皓齿皎洁无暇的模样,转动着一双贼溜溜的大眼睛,无恤总觉得这个女人不会这么轻易的臣服他。

“我要好好想想哎。那晚我们做过什么?”艾米陷入了沉思状,然后板着纤细好看的手指嘀咕,“他好像拉过我的手....啊........”无恤在她的小蛮腰里用了的点了点。

“然后我们一起喝酒。”

“为什么要喝酒?”

“我开心嘛!”艾米瞟了他一眼,看着无恤眼神暗了暗。艾米心里不比痛快的说。

“然后呢?”无恤闷闷的问。

“然后就做所有男人酒后都会做的事情!”艾米感到无恤握着他的手松开了,从她的腰际滑落。沉着脸默默地给她盖好锦被。

“你好好休息!”赵无恤沉着脸从床上下来。冷峻的脸上毫无一丝表情。“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处理。你好好的在此静养。务须担心任何杂人来打扰你!”

赵无恤走后,艾米心情无比痛快的舒了口气,

“就是气死你!”

舒舒服服的伸展四肢,大仰四肢甜甜的睡去。梦里,赵无恤在阳光下牵着她的手........

赵无恤在艾米睡熟后,曾进来看过一眼。锦被已被艾米踢落,他温柔的替她盖好被子,在艾米粉嘟嘟含着笑意的唇上印下一吻。

晨熹微露时,艾米就施施然的醒了。她伸了伸脖子,感觉精神好了许多。坐起来,似乎感到锦被中有无恤温柔的气息。想到无恤虎着脸的样子,艾米心里就特别开怀。

“小姐,你醒了!”传来清清脆脆的声音。艾米抬头看到两个似曾面熟的美丽女子站在身侧服侍,一个面若桃李,另一个梳云掠月,都是绝色啊!

“你们?”艾米困惑的在记忆库里寻找着这两个面熟的姑娘。

“哦,你是子柔,你是子夷。”艾米恍然大悟的惊喜道;“你们两姐妹怎么来了?”

子夷、子柔两姐妹连连给艾米行礼。

“行什么劳什子礼,快快起来!”艾米赤脚跳下床,拉起子夷两姐妹。“你们怎么来的?我娘好吗?西门豹那臭小子来了没?哈哈.....太高兴了,好长时间没见到你们了!一眨眼,是两个绝世大美女啊!”

面对艾米炮连珠的问话,子夷两姐妹抿嘴一笑,

“小姐急性子的脾气还没变啊!!”

艾米被子夷摁倒梳妆台前坐定,两姐妹边给她梳妆,边说:

“国君派人上山请求老妇人将我俩带下山服侍小姐。”子夷轻柔的给艾米梳了个美丽大方的发型,“夫人惦记小姐的紧,一听小姐在山下孤身一人,身边每个贴心的人服侍,很不放心。就命我俩赶紧下山,好好照顾小姐。”

“哦,赵无恤接你们来的。他消息倒挺灵通的。”

“我娘如何?她老人家身体可好?”

“她老人家......”子柔说到一半,被子夷用眼色制止了。看着子柔吞吞吐吐的样子,艾米不安的问,“我娘怎么啦?”艾米急切的问道。

“老夫人很好,就是日夜思念小姐。”子夷说。艾米神色凄然,“我娘说过,只有杀了智伯瑶那天,才是我们母女相见之日。杀智伯瑶时间未成熟,但愿我娘身体安泰!”

“小姐放心,老夫人福泽恩厚,你们母女一定能再次相见的!”子夷赶紧宽慰道。

“小姐,早膳准备好了!”子柔轻柔的说道。

“好啊,我们一起吃!”艾米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嗯,好吃!很有我娘亲的味道.”艾米尝了一口,就放不下筷子——这股子味道太像娘亲在山上给她做的饭。艾米想着母亲,突然落下泪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