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男人,你要三从四德

九十三 过眼美人

男人,你要三从四德 妖精狐媚 2947 2014-03-25 12:46:02

  “我没有!”艾米似乎在给自己打气,又似乎在极力否认。这触及了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很痛很痛!艾米缩了缩身子,缓缓的滑落到地上。

智果快步上前扶起了她。

“米米....”艾米无神的看着智果,她的眼神飘出窗外,听到无恤和如烟亲昵的笑声,眼神一紧,身子僵硬,

“果果,我想喝酒!”

“米米,终于叫我果果了!”智果听了惊喜的道。“好,一醉解千愁。我陪你喝!来啊,拿酒来!”智果转身朝门外吩咐道。

下人们很快整饬了一桌子的酒菜,艾米拿起酒壶就往嘴里灌,眼角溢着潋滟。

夜静无声,

一番狂饮,艾米倒下!满室酒香.....

智果扶着艾米到床上,温柔地替她盖好锦被。艾米秀眉紧锁,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两片红晕染在绝世的容颜上。轻轻低喃:“......无恤.......”

震的智果脸色下沉,他看着艾米秀眉纠结的执迷,恨声道:“米米,你为什么要执迷一个赵无恤呢?他有什么好?值得你如此对他深情?”

“米米,你看不出我对的情吗?”智果深深的看着她。

智果伸手摸着艾米的红润的脸颊,“米米,我智果会用生命爱你!”

*

赵无恤跟周边国家签订了和平条款,赵伯文作为赵国使者留在了代国。

*

三日后,赵无恤派车驾来智国官邸接艾米。

“米米,留在我身边!”智果恳求道,他黑曜的目光炽热的聚焦在艾米脸上。

艾米只是冷冷的一笑,毅然而然地朝车驾走去,无恤慵懒的坐在鸾座上,目光似有似无的看着两人。

“赵无恤心机太深,你会被他伤的体无完肤!”艾米背脊一凛,她直直地转过身,平淡的说道:“多谢智公子关心,这是我的事!”

艾米袅袅娉娉地踏步走上矮凳,扶着无恤伸过来的手优雅的落座,两手相触的时候,艾米感到无恤的手重重的握着她,握的她手指发白。艾米抬头看了他一眼,无恤正凝神看着她,眼里流露出痛苦的神情,然后又若无其事的将脸别开,脸上即刻恢复了淡然疏远的神情。

“姐姐安好?”如夜莺一般娇柔之声从车厢内传来,艾米的目光极速的从无恤身上移开,一张美艳动人的脸出现在她的眼前。

“如烟姑娘好!”艾米都她颔首,扯出一个非常勉强的微笑。她只觉得僵硬的脸部无论如何不能拉起一个弧度。

“这几日委屈姐姐了!”如烟柔柔地说着。

在艾米听来,似是一把尖刀,一刀刀剜的她鲜血淋漓。艾米冷冷的盯着这个看似柔弱娇俏的女子,“此话怎讲?”

如烟被艾米凌厉的目光吓得瑟瑟发抖,她微颤颤地躲进无恤的怀里,“大王,如烟说错了话,惹得姐姐不高兴。请大王责罚。”

艾米直直地看着无恤,无恤只嘴角扯出一抹宠溺的笑容,搂着浑身颤抖的如烟说:“美人莫怕!孤王怎舍得责罚你。”如烟听后,立刻笑颜如花,温柔地躺在无恤的怀里,像一只乖巧的猫咪贴在无恤的身上。两根葱白的手指按在无恤的身上,“如烟昨日听得大王说,回国后将封如烟为贵妃.....不知是不是酒后戏言?”

“君无戏言!”无恤双眼紧闭似在无尽享受美人销~魂的温柔。

艾米脸色苍白,广袖之下的手指紧紧握拳,背脊挺得直直的,双眼盯着车幔的扶苏,似是无动于衷,一脸冷漠。

“那姐姐呢?”艾米扯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冷笑。

“谁?”

“就是这位姐姐.”如烟一双眸含秋水的眼睛瞧着正襟危坐、对他们置若罔闻的艾米。

无恤这才懒懒的睁开一双狭长的双睐,漫不经心的说:“过眼美人!”

艾米身体一震!听得如烟极力隐忍的“吃吃”笑声。

“过眼如烟,好个过眼美女!”

艾米挑了挑眉,神色自若,即使“过眼了”如烟飘散,她是个骄傲的女人!

长路漫漫,道路崎岖,车厢内出现了短暂的沉闷。艾米闭上眼睛,有道是“眼不见为净”。

艾米感觉车厢内空气无比的稀薄,沉重的压抑让她喘不气来。她假寐的神经却异常清醒。

“大王,如烟车马劳顿,突然觉得四肢发麻,腰酸背痛,可否烦劳姐姐替如烟去去乏。”

“好!那你就替如烟捏捏腿吧!”

艾米头上一记惊雷,她腾的站了起来,

“你要上哪儿?”传来无恤冰冷的询问。

“出去走走!”艾米冷声回答。

“姐姐外面天寒地冻,还是留在车内陪伴大王吧。”如烟软棉的声音里透出妖娆的蛊惑,她软软的趴在无恤身上,两只小手绕着无恤的袍带。

艾米没有转身,“不用!车内狭小,留着给你们慢慢享乐吧!”说完就钻出车厢。

“大王,瞧姐姐.......”如烟撒娇的说。“姐姐生气了。”

“不用理她!艾米听得无恤毫无眷恋的声音。

“孤王替你捏捏小腿!”

“哎呦,大王,你好坏哦!.......”车厢内传来如烟夸张而放肆的娇笑声。

呼吸到车外冷冽的空气,艾米感觉浑身舒坦了不少。骑上郑龙给她的宝马,艾米正欲扬鞭驰马,飞驰于广袤的荒野之上。却传来国君“美人随时等候传唤”的命令。

艾米紧闭双唇,两眼迸出怒火,毫无血色的手指紧紧地攥着缰绳,怒视着摇晃的车鸾,

“赵无恤,你好过分!”艾米心里冷冷发笑,“我艾米可不受你辖制!”

“驾.........”艾米一声暴怒,两腿一夹,便飞也似的向莽莽荒原驰去,身后扬起飞扬的沙土。像一道闪电,在车窗前闪过。无恤不易察觉的眼里闪过剧烈的光芒。

她像一头暴怒的红云掠过荒原,翻过沙丘,趟过河流,从早晨到夜晚,呼啸的寒风从脸颊刺过,尘沙迷着她灼痛的双眼,荆棘将她的衣衫钩划的支离破碎,艾米浑然不知。翻涌的怒火伴随着压抑的苦涩让她疯狂不已。天际滚来黑压压的满天黑云,艾米红着眼丝毫不减速度,疯狂地向前冲去。粗粝的石块雨点似的打在她身上,肉~体上的疼痛让艾米感到无比的快~感,她突然大声狂笑起来,歇斯底里的狂笑起来。直至宝马力竭而亡突然翻到在地,艾米跟着滚落到山坡下,浑身伤痕累累却依旧抵不过内心的绞痛。她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任由寒气将她笼罩,慢慢阖上她欲哭无泪的双眼。

无恤黑晶晶的眼睛凝视着她,向她伸出双臂.......有个人影在他的怀里,缓缓的转头,却是千娇百媚的——如烟!

“小姐!小姐.........”艾米思绪涣散之极,耳畔渺渺的传来呼唤声。可是她已经无力睁开双眼。

*

处在深度昏迷的艾米浑身发烫,她站在无底的黑暗中挣扎,脚下是软绵的黒潭,她一步一步迈出,每一步都有千斤沉,艾米咬着牙无力而又倔强的往前走,前方的黑暗似乎没有尽头,艾米忍不住绝望的哭泣。

“米米,我的孩子!坚强的站起来!”艾米迷茫的睁开眼,科学家老爹的声音从遥远的天际慈爱的传来,“老爹,你在哪里?我想你.....”

“我的孩子,坚强的站起来!”艾米睁开眼,擦干眼泪,坚定的向前迈进。脚下之路似乎没有刚才那么艰涩难行,艾米重新注满勇气站了起来,她的前方出现了光亮,有一个伟岸的背影站立在她面前,透出逆光,艾米用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通过指尖的缝隙看到那人转过身,宽广的额头,不怒而威的深邃双眸,微抿的薄唇轻轻的吐出:

“米米,过来!”艾米向前走去.....向那张开的怀抱走去......

“米米,醒来!”艾米艰难的睁开双眼,一双深邃的眼眸正焦急的看着她,“米米....米米......”

艾米昏昏沉沉,千斤坠在眼皮上。

“米米......”低沉的声音响起,“是我太自私,让你忍受这种痛苦。看着你决然离去,我的心也碎了......”

“我是一个君王,米米,你忘了吗,是你把我推上这个君王的位置。坐在这个位置上危机四伏,孤寒绝立,每时每刻都周~旋在各国的虎视眈眈,制衡在各种政治势力间.虽然我是赵国至高无上的国君,可是为了赵国,我也身不由己......米米,我又何曾不想与你双双宿飞,浪迹天涯,就像你跟伯文那样,快意山林.....”

“米米,没有你的日子我日夜煎熬。听到你跟伯文在一起,我嫉妒的要命。”

艾米的手指动了一下,有人激动的握着这双手,见艾米还是醒不过来,那人颤着音说道:“你是孤的女人,我绝不允许你这样离开我!”

“醒来,我的女人!”那人不死心的摇着艾米,见艾米毫无起色,颓败的坐在一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