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男人,你要三从四德

九十六 微服私访

男人,你要三从四德 妖精狐媚 2745 2014-03-25 12:46:02

  还是“半饥半饿”的赵无恤搂着艾米走入田垄间。正在返青的麦苗,毛绒绒、绿茵茵的,在朝辉下挑着一颗颗晶莹透亮的露珠。

田间农人忙碌而满足。艾米回眸一笑,伸手抚摸地上嫩绿的麦苗,欣喜的说:

“这麦子长得多好!”赵无恤笑而不语。

远处有农人在犁田,木制的犁,三人在后面推,一人佝偻着背脊往前吃力的拉着绳子,一茬地下来,四人都累的汗流浃背,翻出的泥土深浅不一,艾米仔细的观察了会,若有所思的蹙起了眉头,“用尖锐的铁器代替这木制的犁头,效果会更好些!”

无恤听了大喜,忙命人按照艾米所描述的图形打制铁器。

两日后,铁器打制成功,艾米兴奋的拉着无恤实验新的工具,架好笼头,由前方一人牵引,艾米亲自脱了鞋袜赤脚扶犁,只见黑色的泥土像海浪般层层往外翻动,一条又深又平整的沟壑出现在身后,不一会功夫,就从这头连到那头,艾米那个兴奋哦,

“耶!成功了!”她粘着泥土的脚丫一蹦跳上无恤身上,搂着他兴奋的大叫。这么热烈而超火爆的亲昵让周围的人都脸红耳赤,忙转头不敢看。

艾米也毫不理会,她闪着明亮的大眼睛,拉着无恤下地,“走,跟我一起犁地去!”

“国君乃万圣之躯,不可啊!”身边有人劝诫。

艾米笑嘻嘻的说道:“上为天,地为母,天子亲自踩在孕育万物的土地上耕种,正是顺应苍生的举动。当年黄帝都是亲自耕种稼穑,咱还不多跟圣人们学学....”俯下身子,帮无恤脱了鞋袜,“走啦!”

赵无恤一直笑着跟着她,两人一起一左一右扶着犁往前推,无恤刚开始不熟悉,翻出来的地歪歪斜斜,深浅不一,被艾米笑话了好一阵。一茬地下来,跟蚯蚓爬行轨迹似的。

艾米累的坐在田垄上直喘气,眯着一只眼睛,用手比划着,

“这地犁地好斜啊!来年的庄稼不知道长成啥样?”

赵无恤喝了一口水,叉着腰看了会,脱下衣袍,不服气的又下地,不用其他人帮,自己一个人在后面把持着。

艾米看着他弯弯扭扭的样子,哈哈大笑。不过慢慢的,艾米脸上露出了赞赏的笑容。

赵无恤不愧是一代英明的君主,做事玲珑剔透,半垄地下来,就慢慢掌握了技巧,他见前面的人拉的辛苦而又缓慢,即命人牵过自己的车驾上的马,一根缰绳套在马头上,独自一人挥鞭赶马犁地。附近的农人都看得五体投地,一位至高无上的九五之尊竟会像普通的农民一样下地耕种,几位年老的长者老泪纵横,纷纷跪下磕头,高喊“仁君!”

无恤冷峻的挥手示意大家免礼。硬朗的脸上冒出豆大的汗滴,艾米拎着水葫芦送到无恤嘴边,

“休息下!”

“好!”几个人接过无恤手中的犁,继续耕作。

“米米,你这个办法好,孤王还要再改进下。”无恤叫来农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你们下去再琢磨琢磨,务要使这套农具改良好,推广全国。”

艾米对赵无恤雷厉风行,果断决绝的行事风格赞叹不已。赵无恤能用人,会用人,善纳谏,睿智而有魄力,她两眼崇拜的说:

“无恤,你好帅哦!”

赵无恤听了,抬起深邃的眼眸,放出迷人的光彩。“晚上,吃你!”

“讨厌!又来......”艾米没想到无恤会在这么多人跟前说这个,就算她平时大胆豪放,但在大庭广众下被无恤挑~逗,到底是女儿家,立刻羞红了脸,低了头红了脖子。

“哈哈......”赵无恤一看天大地大的艾米含羞的红了脸,不禁龙颜大悦。他揽过艾米的肩头,两人并肩在溪边坐下,洗濯双脚。清亮的溪水里,两双一大一小的脚互相蹭来蹭了去,点点水花溅起,乡野间,传来清脆的咯咯笑声。

粼粼的波光闪着银色的光芒照映在艾米明亮的脸上,林间飘荡着她欢快的歌声,无恤陶醉的听着.......

娓娓的音符从艾米鲜嫩的红唇里流溢,无恤慢慢接近,一股芳香钻入他的鼻尖,让他沉醉。在心生荡漾的温柔气息里,

“两只小蜜蜂飞在花丛中

飞来飞去寻找我们的梦

抓住我的手别放松

我会为你承受生命所有的痛

......................”

“好美!”

沉睡的你温柔的气息

让我好想和你一起共同呼吸

摄取甜蜜的花蜜,吟唱的樱唇散出无比柔美的芳香,让无恤不住的探寻、攫取。艾米这次温温柔柔、酥酥软软的回应,她的心像无恤靠的更近了.......

*

晚餐是在一位老农家吃的。

当赵无恤光临这家简陋的农舍时,这位老人激动得热泪盈眶,手脚不知道如何摆。

艾米温柔的笑着说:“老人家,莫要紧张,今天我们上您老这讨个饭吃可好?”

“哎呦,国君光临寒舍,是小民的莫大荣耀啊!”艾米扶起一院子跪在地上的人们,赵无恤虽面色平静,但是龙威浩荡,气势迫人,所有人都寒若蝉惊。艾米用手肘碰了碰他;

“笑笑,你好严肃哦!”

赵无恤这才放缓神情,面露微笑,“老人家起来吧!”

“孤王今日微服出访,叨扰老人家了!”

“不敢!不敢!国君屈尊下顾,此乃小民的荣耀!”

艾米陪着无恤参观了一下农舍四周,土坯的墙垣,茅草的屋顶,屋前栽着几样蔬果,瓜棚架下,有几只小鸡正在啄食。

艾米向无恤说起了她在外面的所见所闻,“王宫权贵锦衣玉食,有些地方民不聊生,食不果腹,衣不蔽体。”

见无恤面色凝重,艾米告诉他在代国的民况。

“代王穷奢极欲,置百姓不顾,民心不稳。”无恤默然不语。他夹起一筷老人刚宰杀的鸡腿到艾米碗里,“你也吃!”艾米夹了一个鸡头给他,看着无恤略低的眉,哧哧的笑着说:

“你是我们的头,当让这个鸡头非你莫属了。”

无恤坦然一笑,不语。

席间,吃着农家的粗茶淡饭,艾米笑话连连,说的大家捧腹大笑。无恤第一次与民同食,感触良多。看着艾米谈笑风生,他脸上也露出淡淡的笑容。

回来的路上,艾米说:

“这才是真真的‘与民同乐’!”艾米一脸意犹未尽的神情,看着车外渐渐黑沉的天色和越来越近的王宫,艾米的心情陡然降了下来。

“怎么,今天玩的不开心吗?”无恤宠溺的把她搂在怀里,轻啄了她红润的小脸。

“外面很开心!要回去就不开心了。”

“以后还会带你出来的。”

“最好永远呆在外面,不要回去了。”艾米实话实说,“王宫里太无趣!”

“你呀!”无恤点了点她的鼻子,“最近探子密保,代国有所行动。近几日还是呆在王宫里为好!”

“不要嘛!”艾米不满的大叫。“我会闷死的。”

“孤王每天都来陪你!”

“我才不稀罕呢!你那么多女人,我看着心里也不舒坦。还不如在外头自在潇洒!”艾米无限神往的看着一轮明月高挂在湛蓝的天空。她突然想起在夏屋山的篝火,

“大家围坐在火堆旁,尽情的唱歌吃肉喝酒,好痛快!”无恤看着艾米沉浸在美好记忆中闪亮发光的眼神,心里略略付出一丝不快,

“你跟伯文一起?”

“是啊,伯文可乐了,喜欢讲笑话,有他在,笑声就不会停。他现在很能干,打的一手好猎,这小子最大的优点就是听话,让他干嘛就干嘛........他还是个贪吃鬼,整天就想着弄吃的,哈哈.......不过,他的烤肉好好吃哦!.......”艾米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愉悦氛围里,没有注意到赵无恤黑沉的脸。依旧叽哩嘎啦说个不停。赵无恤忍无可忍,一把拉过艾米,用愤怒的的唇封住让他异常不爽的呱噪,

“唔.......我还没说完呢......唔.......哦........”一双被打断思路不满的小手使劲的捶着这个无礼的家伙。

赵无恤更加恼怒的加重了力道,惩罚性的撬开她的贝齿,像一头豹子一样迅猛的进入强攻占领城池,不给艾米一丝丝喘息的机会,力道之猛、怒气之深绝无仅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