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男人,你要三从四德

八十八 红衣新娘

男人,你要三从四德 妖精狐媚 3312 2014-03-25 12:46:02

  艾米看着无恤闪烁的眼神,问道;“你在想什么坏主意?”

“没有!”

“真的?”

“嗯!”无恤很快定下心神,他从身上解下一块龙牌,“你拿着这个可以调动赵国任何部队。”

艾米接过来,一块用金子做的腰牌,上面刻着展翅欲飞的一龙一凤,栩栩如生,艾米看着爱不释手,“你什么时候弄的?”无恤走过来,指着一龙说一凤说:“这是你,这是我!”

“呦,还很沉,金子做的?”艾米好奇的掂了掂。“要是以后哪天没钱花了,把这个拿到当铺当了可以换不少银子呢!”艾米小声嘀咕。

无恤听了,额头起来一头黑线,他抓着艾米拿着金牌的手,轻轻地咬着艾米的耳朵,“用这个给任何一家店铺,官府,你想要什么,他们就会给你什么!”

“哇,这么神啊!”

“米米,我现在是赵国的一国之君,你是赵国的王后。”

“什么?我........王后?我......什么时候娶你这个国王了?”艾米突然发现自己大舌头了。

“米米,你是我的!你是我赵无恤的王后。当你拿起这块金牌的时候就‘娶’了我.....呃.....呃......”赵无恤不自觉的跟着艾米怪异的思维走。

“哦......”艾米脑子有点慢半拍,“既然跟了我,就要对我‘三从四德’!”艾米对这个问题可不含糊。

“三从四德?”无恤听着有点一头雾水。

“去问伯文吧!咦,你怎么会突然到这里来?”艾米问。“郑龙呢?”

“在下面等候!”无恤环着艾米,“今晚我要连夜下山去见代国国君。”

“为什么?”

“郑龙会跟你说的。”无恤把艾米搂在怀里,灼热的呼吸吹在艾米的脸上,他捧起艾米精致的小脸,在额头上烙下一个吻,“你的是我的!”

然后抽身离开,戴上帽子,消失在茫茫白雪中。

艾米一个人失神的站在风雪之中。当伯文找到她时,艾米都快变成一个雪人。

“米米,快回去吧!你瞧,你都快被冻僵了!”伯文心疼的拉着艾米冰冷的手,见艾米没反应,他死命的晃着艾米的肩膀,“米米,你怎么啦?米米,你怎么啦?”

“咳咳.....咳咳.....”艾米终于回过神来,见伯文死命的晃着她的脑袋,让她又开始昏昏沉沉起来,“得啦得啦,别摇了,被你摇的天摇地动,天旋地转了。”艾米及时制止伯文的疯狂旋转法,这个可一点都不好玩。

“那个....那个无恤走了?”艾米还迷迷糊糊地的问着,她真不敢相信刚才赵无恤来过,但手里拿着的沉甸甸的金腰牌的的确确证实这个人刚才来过,不是梦!

伯文看着艾米手中的腰牌,对艾米轻声说,“他刚才来过了。”

“哦......像梦一样!”艾米还不在状态的梦呓般的说。

“但愿这是个梦!”伯文的视线从艾米手中的龙凤金牌痛苦的移开,抬头望着山下的路,刚才无恤问他“艾米的‘三从四德’是什么?”

伯文就把艾米之前说的告诉了他,无恤听后深沉地笑了笑,然后意味深长的看着伯文,希望伯文以赵国臣子的身份照顾好赵国的王后。伯文望着这位浑身透射出君王威严的兄弟,郑重地承诺会不惜一切照顾好艾米。

“米米,我们回去吧!罗达买了很多结婚用品,大家都等着你去布置呢!”

“好啊!早不说呀,快走啦!”艾米一听拔起腿就往木屋跑。伯文看着像兔子一样一溜烟撒腿就跑的艾米,苦涩的笑了笑。他听得艾米有时念叨一句“但愿人长久,又岂在朝朝暮暮。”他伯文只要能陪着艾米身边,就足够了。看着那个倩丽的影子飘入木屋,伯文开心的笑了起来。

“左边点......”当伯文走进木屋时,艾米正在指挥小虎贴红喜字,芸娘手巧,用大红纸剪了很多红喜字,还有栩栩如生的窗花,里面有各种人物、树木、花草、动物,个个栩栩如生,惟妙惟肖,把艾米看的惊艳之极,

“芸娘,好美啊!你的手好巧哦。”艾米捧着一副百子拜寿图大为惊喜的道“你瞧,这每个娃娃胖嘟嘟的都很可爱,而且每个神态都不一样,有坐着的、有站着的、有祈福有跪拜,天啊,好有神哦,像活生生的小孩在眼前一样,芸娘,你的手真是巧啊。这是件完美的艺术品!”

“哎呦,艾米被你夸得,我都要到云端上去了。哪有你说的这么好啊。我就是个粗人,随手剪的。”芸娘不好意思的说。芸娘见艾米对她的每张剪纸都拿起来细细的看,毫不吝啬地大声赞扬,乐得合不拢嘴,“米米,你喜欢,等你成亲那天,我也给你剪一屋子的窗花。”

“一屋子啊,好啊好啊!”艾米听了很开心很兴奋,然后蹙着眉说:“成亲就免了,我现在不想成亲。”

“你们都老大不小了,还等到什么时候去啊?”红衣娘对着伯文跟艾米两个说,伯文心里想,“要是我能跟艾米成亲,这辈子都足已!可是,艾米是无恤的王后。”

艾米则说,现在还不想这个事情。然后她把罗达拉到一边,“怎么去了这么多天?”

罗达扯着大嗓门说:“我那天骑着马进了城,刚从一家店铺了买了东西出来,就有人上前来问我‘认不认识这马的主人?’我看对方是一个浓眉大眼,十八、九岁的样子,面相威武坦诚。他又问我,‘是否认识艾米’,我留了个心眼,跟他攀谈起来,他说,从我一进城就盯着我了!接着说起你的样貌特征,我看句句都对的上号,见他心城意恳,我就把锦囊交给了他。他收到锦囊后,问了些你的情况,然后让我先去办事。

傍晚他找到我,对我说,‘过几天有一个贵客要随我一起回来,’让我多等几天。他给我安排好了客栈,还把我们要购置的清单拿去,每天好酒好菜的款待....

昨天,他将满满几大箱的物品运到客栈中,还雇了几辆大车,随行的有一位神秘的贵客。我见那人贵气逼人,也不敢多问,一路上就坐车往家赶,那可是归心似箭啊!我怕再迟两天,你们要担心。”罗达说完呵呵一笑,指着一屋子的新物件开心的说,“这些东西都是那人送来的。”

新屋已经装饰一新,芸娘屋中也堆满了用品,这让芸娘一家十分感激。

艾米说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晚上就把婚事办了。大家齐声说好!小虎更是乐的没合拢过嘴,忙前忙后的跟大家布置准备。红衣被艾米拉进房间化妆打扮,郑龙办事精密细致,需要的东西都办得妥妥帖帖,好些艾米没想到的,他都给置办好齐齐整整一齐送上来。

坐在梳妆镜前的红衣今日明媚动人,喜气洋洋,她看着镜子中美丽的新娘,喜上眉梢,“师父,这是我吗?”

“傻丫头,不是你是谁啊?”艾米给她梳了个漂亮的发型,插上发簪,步摇流动着的珠子在烛光下熠熠生辉,映衬着新娘子更加娇俏。

艾米捧出一个首饰盒,递给红衣,“红衣,这是我送给你的结婚礼物!”

红衣接来打开一看,是一对漂亮的金镯子,上面刻着精致的叶形花纹,红衣惊得站起来,“师父!这么贵重的礼物,我可不敢收!”

“傻丫头,礼轻礼重都是份心意.......来,我给你戴上!....瞧瞧,多漂亮啦!今晚,你是最美丽的新娘子!”红衣羞得低下了头。

“哇,好漂亮哦!新娘子好漂亮!”娟儿跟着芸娘走进来,“时辰差不多了,该出去拜堂了!”

大红灯笼高高挂起,红衣和小虎身穿红色新衣并肩站着,罗达和红衣娘坐在上首,艾米坐在左侧第一位,伯文嘹亮的嗓音响起,

“一拜天地!”

一对新人向天地跪拜!

“二拜高堂!”

新人双双向父母跪拜!

“三拜师父!”

新人齐刷刷地朝艾米恭恭敬敬的跪拜!

“夫妻对拜!”

两人头碰头的相互对拜!

“礼成!”

“送入洞房!”众人一起高高兴兴地将一对新人推入新房。娟儿欢天喜地的跳来跳去,后面跟着两只毛茸茸的小天鹅。

简单而又温馨的婚礼仪式结束后,大家聚在一起共享美食。今天,红衣娘可是卯足了劲做一桌子的好菜,

红烧野猪煲、干锅野鸡、黄焖干菇野兔、大脚菇煲娃娃鱼、香酥松鸡、老火炖野鸭、野葱炒羊肉、麻辣野兔丁、野炒鸭脯、红扒经钱包、烤麋鹿腿,

“来,今天是红衣和小虎的好日子,咱们先敬红衣父母一杯!”艾米端起酒杯道,大家一齐碰杯。红衣娘红着眼,“这杯酒该我们先敬艾米的,要不是你,哪有红衣的今天。”说完泪眼婆娑起来。

“哎,你这婆娘,好日子哭啥呀!”罗达数落着红衣娘。

“你知道什么,我是高兴!”

“哈哈......”

“大婶,你今天做的可真好吃!”伯文早已大口开吃了。

“好吃就多吃,敞开肚子尽管吃!”罗达几杯酒下肚,嗓门就越来越响,他回来发现才这么离开几天,家里发生了很多变化,看见小虎能打出一手好铁,这些东西又顺手又好事,他心里乐啊!宝贝闺女找了个好女婿,“喜事连连!喜事连连!”

“饿死我们了!饿死了.”小虎和红衣两人穿着大红新衣从洞房出来,抓起桌上的鹿肉就往嘴里塞,“好吃!好吃!”两人挤进伯文和艾米身边,坐下来就吃。

“哎,你们怎么不去洞房,到这儿跟我抢吃的?”伯文调侃道。

“是呀,不洞房,你们出来干嘛?”大家都笑着问他们。

“没吃饭,哪有力气洞房啊!”小虎非常实诚地回答“你们多热闹啊,我们吃完了再去!”

“哈哈......”

“哈哈.......”大家都哄堂大笑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