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男人,你要三从四德

九十九 溜出宫来

男人,你要三从四德 妖精狐媚 2888 2014-03-25 12:46:02

  艾米跟在帅哥身边,心情大好。并且毫无廉耻的央求帅哥陪她逛街,美其名曰:

“给你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

无忌也不恼怒,乖乖的跟在她身边。

两人走在街上,一个是俏皮可爱的绝色,另一个风流潇洒玉树临风的帅哥,赢得本年度最高的回头率。

艾米这几日久困宫中,厌烦不已。今日偷偷溜出宫门,看什么都好玩。这个捏捏,那个玩玩,不一会,就与无忌自来熟的聊很投机。

“你瞧,这只鹦鹉好漂亮!”艾米跑到卖鸟的前面,一只红头绿尾的鹦鹉高高站在枝头上,神情傲慢地立着,听见美女夸他,才慢慢的抬眼看了看前面的两人。

“漂亮!我很漂亮!”艾米弯腰凑近他,鹦鹉突然尖细着嗓门说。唬的艾米一跳,一看是鹦鹉在说话,哈哈大笑,“你好调皮哦!”

“你好调皮哦!”

无忌在旁边悄悄的付了钱,卖下这只鹦鹉。

艾米逗了鹦鹉半天,然后有点悻悻然走了。

“不要走!不要走!”艾米有点不舍,她看看鹦鹉又看看无忌。

“送给你!”无忌连着鸟笼交给艾米。

“真的呀,谢谢你!”艾米激动地一把抱着笼子,“小坏蛋,你以后跟我了!”

“小坏蛋,你以后跟我了!”鹦鹉学的很快。

“小坏蛋,你才小坏蛋!”

“哦,你不是小坏蛋,是什么?”

“我是大坏蛋!”

“哈哈..........”艾米抑制不住地大笑起来。

拎着鹦鹉走进一处闹事,人声鼎沸处传来争执声,爱热闹的艾米细腿一拔,拉着无忌的大手凑上前来,原是两人为了几只鸡在争执,身穿锦衣瘦小的精干中年男子尖拔着嗓门喊,“这鸡是我店里的。”

“这鸡是俺的。”怀抱着鸡的年轻小伙粗着脖子梗喊。

“大伙瞧瞧,这几只鸡是我店里准备招待客人的。这乡巴佬昨夜在我店内住宿,早上偷了鸡来卖,被我逮着了。”精瘦的客栈老板对着周围的大伙说。

“这鸡是俺的!”年轻小伙一副山里人打扮,长得挺结实,死抱着一只鸡。脚旁有一个竹制鸡笼,关着四只鸡。“这鸡是俺的!”

“这鸡是我的!”客栈老板欲要夺,山里小伙不让。正在两人争执不下。

“什么事,闹腾腾的?”来了两个官差。

客栈老板一看管事的人来了,连忙端着笑脸说:“大人,这些鸡是我前些日子从市场买来,准备招待客人用的。一直养在后院。昨儿这个人来我店里住宿,早上趁我没注意,偷了鸡来卖。您评评理,我在这城里住了几十年了,还能说谎吗?”见官差点点头,那人立时气壮起来。指着山里小伙得意的说:

“这些鸡是我的!”

那山里小伙脸红脖子粗蹦了一句:“这鸡是我的!”别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这些鸡是你的吗?”官差问小伙,小伙子憋了半天,“这些鸡是俺从家里带来卖的。想给俺娘抓药。”

客栈老板忙拎起竹笼里的鸡,小伙不让,他指着说,“大人,您看,我家的长的特别壮实,羽毛发亮,尾巴的鸡毛鲜亮,鸡冠又大又红,不是我家的还是谁家的?”

官差和周围的人都觉得客栈老板说的头头是道,而那个山里小伙一句话也说不清楚,都把信任的眼光投给了客栈老板。

“想要知道鸡是谁的,我倒有个好办法?”艾米走上前来。

“你说说看?”官差问。

“这些鸡的主人只有一个,那另一个就是撒谎。请问官差,对欺世盗人之徒该如何处罚?”

“依照我们赵国的法令,杖责二十,处罚金十金。”官差毫不含糊的说。

“好!”艾米转头对着客栈老板和山里小伙说:“这些鸡到底是谁的?”

“我的!”

“俺的!”

艾米走到客栈老板前面问:“你平时喂鸡吃什么?”

客栈老板闪闪眼睛,“我都给它们喂上好的玉米粒和菜叶。”

“你呢?”

“俺的鸡都是放山上养,从不喂食,它们都是吃林子里的草籽和虫子。”

“官差大人,各位乡亲,现在只要把其中一只鸡杀了,看看鸡嗉里到底装的是什么,这些鸡到底是谁的,也就一目了然。”

“嗯,好!”官差听了,让人拿刀宰鸡,割开鸡嗉,里面都是颗颗草籽。

“来人,把客栈老板即刻杖责二十,并处罚金十金!对这种欺世霸道之徒,我们赵国绝不姑息!”

“大人饶命!我愿多交罚金孝敬您老人家,求大人网开一面!”

官差毫不动摇,对执行法令雷厉风行。

艾米和无忌站在一旁,看着官差处置。百姓们纷纷用手指戳骂客栈老板的贪婪,客栈老板的亲属低着头缩着脖子将罚金交到官差手里。

无忌冰冷的面具下眼神深沉,不动声色的观察。

“官差大人,这位年轻人损失了一只鸡,该如何?”艾米问。

只见官差向青年走来,将客栈老板的十金交到他手上说:“你卖鸡为母看病,是个孝子,这些钱给你母亲抓药看病。待你母亲身体好后,望你能参军报国。”

“谢大人!”山里青年跪下七尺之躯。“俺回去侍候好娘后,一定参军报国!”

“这些鸡你也拿回去,给你娘补补身子。”艾米喊道。

那青年看了一眼艾米,行礼道:“多谢姑娘!”拎起竹笼向北城走去。

这时官差走到艾米面前,说道:“这位姑娘年纪轻轻,却聪慧机敏,让下官佩服。”

艾米听了连连摆手,“我就出了个点子而已,不足挂齿!还是大人你赏罚分明,是我们百姓的福气哦!”

“姑娘此言差矣!是我们国君王恩浩荡,法纪严明,休兵屯田,休养生息,使我们百姓安家乐业的是国君。”

“国君让你做个小小的官差,有点屈才了!”艾米赞赏着说。

“姑娘谬赞了,本官只是做好分内之事,为国君分忧而已。”官差一脸淡然的说完。他感觉从无忌身上有种强烈的威慑之气。无忌没有说话,只在旁边看着。

次日,这名官差得到了提升,掌管赵国刑部。

*

从闹市里出来,已是夕阳西斜,艾米看着笼罩在瑰红色霞光里的无忌,恋恋不舍的说:“我还舍不得回去!”

无忌扬起好看的笑容,“那就迟点回去吧!你饿了吧,我带你去吃饭,然后逛夜市。”

“真的呀!太好了。”艾米跳起来。“你请客哦!”

“那当然!”

“好啊!真够哥们!”艾米踮起脚搂着无忌的肩膀,两人一起向一家酒店的雅间。

艾米临窗与无忌对座,点了几个精致小菜,艾米开始大口喝酒,无忌只静静的喝茶,用一双宽和的眼睛看着她,“你吃饭怎么一点不像淑女的样?”

艾米给自己送入一大筷佳肴,义正言辞的说:“这个你就不懂了,吃饭吃到啥境界是最高的?”

无忌挑眉。

“就像这样!”艾米张大嘴巴一口美食,然后端起杯子仰头一口酒,“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哈哈......”无忌大笑起来,“领教了!”

艾米继续说:“我这叫豪迈!要我一杯小酒抿半天也不见少一滴的吃法,我可不会!”

“哦,有这样的喝法吗?”无忌感兴趣的问。

“有啊!你看着。”艾米捏起兰花指,神情扭捏,伸出纤纤玉指端起酒杯,另一只广袖半遮玉容,红唇轻抿一口小酒,然后娇羞羞的放下酒杯,又娇又嗲道;

“公子,你瞧奴家饮的如何?”然后身形款款坐下,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做出极其逗乐的表情。

“哈哈.....哈哈.......”无忌大笑起来,“真有你的!有你在,世间就没有烦恼。”

“谢谢公子夸奖!”艾米规规矩矩的行了个淑女礼。

“噗......”喷饭啊!

“公子吃饭也是这般没有礼数,让奴家可如何是从?”艾米亦庄亦谐,倒像个大家闺秀般。但无忌怎么看都觉得滑稽。

“好了,你还是做你自己吧!独立特行,倒不失天真烂漫。”无忌敛着笑意说。

“奴家敬公子一杯!”艾米还在扮的淑女。

无忌握着她的手说,“艾米,继续做你自己吧!”透过面具传来深邃的眼神,有理解和宽容,能够读懂她的内心。两人眼神彼此凝视,艾米觉得眼前这个人非常的熟悉和亲切,虽然彼此才认识半天,可自己的一个小小的眼神,对方就能读懂她。

“无恤也经常说我,不许做这不许那样。每天有那么多规矩压着。”

“无恤?是你未过门的夫君吗?”无忌神情冷冷的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