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男人,你要三从四德

一百零一 情窦子夷

男人,你要三从四德 妖精狐媚 2950 2014-03-25 12:46:02

  跟无忌道别后,艾米这次倒很快回了宫,每天把自己关在屋内倒鼓她的玉石。赵无恤这段日子也没来,艾米乐得清静,专心做她的事。

厢房另一侧,子夷在帮艾米绣香囊,“姐姐,咱小姐是不是又惹国君生气了,好长时间没见国君来了。”子柔坐在身侧,抬起圆圆的小脸问。

“不许乱说!”子夷头也没抬,心思全在针线上,弯弯的一道柳眉下,一双清灵的眼睛格外专注。

“我听国君身边的小桂子说,国君每天都在蘅芜苑......”

“嘘!”子夷忙止住妹妹的愤愤不平。

“咱不妄议王宫里的事,咱俩只要好好服侍小姐!”

“可是我为小姐叫屈。国君对我们小姐那么好,为什么名位却不如如烟高,她一来就是贵妃娘娘,还处处压制我们。刚才我去内务府领月例,被贵妃娘娘身边的柳絮给扣下了。下次,我要把这事禀告给国君。”

“不许!”艾米厉声说道。

“为什么,小姐?她们实在欺人太甚!”

“无恤素来明察秋毫,他如此宠幸纵容蘅芜苑,必有他的道理。况且他每日日理万机,我们万不可拿这些小事去叨烦他。”

“小姐,你平时不是说想要取得平等的地位,必须战斗吗?”子柔眼中一股子倔强。

“哈哈......子柔你学的蛮快啊!”艾米对子柔刮目相看。她笑着揉揉子柔的头发说,“上天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子柔还是一脸的迷惑,听得艾米又说,“我们不需要锦衣玉食,像我们姐妹三人每天粗菜淡饭也是蛮开心的,你说是吗?”看见子柔点点头,艾米说起了在外面的艰苦而又快乐的日子,“我跟伯文在外面打猎,有时候晚上就在野外宿营,天为被,地为铺,渴了喝山水,饿了吃野味,快哉!乐哉!”

子柔听了两眼发亮,向往道:“小姐,你什么时候也带我去吧!”

“好啊!到时候,我一定带你去。那个赵伯文很能搞笑哦!”

“太好了,我也好想认识小姐那些朋友。”

“子柔,我饿了,先弄点东西吃。”

“哎,好嘞!”子柔快快活活的去煮饭,艾米看着子柔轻快的身子闪入厨房,笑笑。子柔虽然年纪小,但厨艺超绝,普普通通的菜肴到她手里都能变成美味。要是那吃货在......

嘿嘿!艾米眼中闪现两颗小星星。

“哎呀,丝线不够了!”子夷懊恼的叫了起来,艾米过去一看,一个精致的香囊的已经出来,“哇,子夷好巧的手,好漂亮啊!我看着就喜欢,真舍不得给他。”

“小姐,要是你喜欢,我再另外给你做一个。”

“嗯,好!你绣好这个赶紧给我做一个。”

“小姐,我要上绣房去要一些丝线来,今晚赶赶,这个就能做好了。”

“好,那你去吧!我也得加紧赶我的活了。再过三天,就是无恤的生日,我要送份特别的礼物给他。”艾米转身钻进了她的小屋,继续捣鼓她的玉石。

子夷出了别院,来到绣坊,配了好多颜色的丝线往回走。走至半路,忽觉带来的香囊不见了,这下把她慌了,又急急地往回走,细细的在路上找。赵了一圈,也没找着。

“这下可怎么办?”子夷心急的道。

“姑娘在找什么?”突然从假山后面走出一个人来,只见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镌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泥,但眼里不注意表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蔑视。一头黝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颀长的桃子树花眼,布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候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颜。

子夷刚到宫中不久,甚少出门,识人不多。她见这人器宇轩昂不敢大意,忙敛神屏息肃穆站在一旁。

那人见了勾唇一笑,“是找这个吗?”

“是!”子夷一看香囊在那人手上,顾不得宫中礼仪,忙伸手去接,那人却把香囊在空中荡了一下,握在手中,仔细端详,又看了看子夷心急的神情,戏谑的笑起来,

“这香囊是男子佩戴之物,姑娘是要送给哪个情郎啊?”

子夷一看这人不还她,还拿话讥她,立时脸上又羞又怒,满脸羞红,

“还我!”

“不还!”

“你!”

“告诉我,你送哪个情郎?”那人凑到子夷身侧咬着她的耳根说,淡淡的清香夹杂着迫人的气势向子夷袭来,立即让子夷头晕目眩起来。她从小到大从没跟男子这么近距离的接近过,她本能的向后躲避,细碎慌乱的脚步踩在凸起的小石子上,一惊一滑一慌一倒,子夷“啊”的一声向后倒去。

突然一双有力的胳膊将她拦腰扶起,子夷惊魂未定的睁开眼,看到一双深邃迷离眼眸看着她。她又“啊”的叫了起来,

“你再叫,我就放下你!”男人威胁的声音响起,子夷发觉自己在人家的环抱里,她伸手欲要推开这个男人,却触及厚实而灼热的胸膛,子夷触电般缩回了手,她羞红了脸,张大眼睛,惊慌的微微张着小嘴。

男人定睛的把她的表情一览眼底,好笑的勾起弧唇,他的眼睛摄人心魄,笑容璀璨而迷人,子夷看的呆了。她似乎忘了闭上自己的小嘴,那人的脸突然又近了....

正当子夷呼出第三声的“啊”时,她的小嘴被人封住了......

......................

“想要香囊,重新做个来换!”当子夷满脸羞红气喘吁吁的跑回别院时,满脑子就是那人的笑声。她捂着自己砰砰乱跳的小心脏,眼前浮现出那人邪邪的笑容。

晚饭后,子夷就躲在屋里绣香囊。艾米因为要赶礼物,没注意到她的反常。

整夜,别院里灯火通明。两位佳人都在赶制某人的礼物。

赵无恤站在高楼,眺望。柔情的目光久久凝视那抹娇俏的丽影。

*

第二日

假山之侧,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听到身后细碎匆忙的脚步声时,薄唇微微上扬。

“香囊还我!”娇羞而又怒气的声音响起,男人缓缓转身,子夷感到一股强大的气流向她扑来,不免又“啊”的一身向后倒。

“唔.......”再次被人一亲芳泽,而且这次力道加重,亲的她喘过气来,浑身软绵无力,那人非常好心的将她环抱,子夷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手臂搂着人家的脖子。

时间停顿万物俱静

子夷张着一双黑黑的大眼睛惊慌失措的看着轻薄他的男子,男人勾起笑容,

“味道很美!”

“......”

男人从她红玫瑰一样的脸上往下移,看到她手中的一个香囊。

“我的?”

“嗯......”子夷又加深了一层红晕。她悄悄的移开一段距离。那人拿起,细细看了一下,上面绣了一支简单的梅花,针脚又细又匀,一朵鲜红的腊梅傲立风霜,艳艳夺目,犹如鲜血。那人眉目一沉,猛的拎起子夷的手——纤细的手指针眼密布,那人看了眸色一暗,

“怎么回事?”

子夷惊的想抽回手,她羞赧而又紧张。

“说!”

“昨晚赶的太急,又没合适的丝线,就挤了几滴血来染色。”子夷辛苦的咽下口水。

“疼吗?”

“不疼!”子夷心急,她现在最想要的是快点把艾米的香囊要回来,“那个,你还我!”

“给谁?”霸气的声音无赖的响起,握着的手加重了力道。

子夷急的泪盈盈,那人急促的气息扑在她的脸上,她感到前所未有的的高压,

“是给情郎的?”

子夷摇摇头。那人才送了力道,把香囊还给她。然后将她受伤的手指放入口中。

子夷惊得又要大叫,想到之前那人的行径,迅速用手捂着嘴巴。她不知所措无地自容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荒唐的而又惊世骇俗的行为。

她纤细的手指在湿润灵巧的舌尖微微颤抖,子夷整个人也颤抖起来。她甚至感觉双腿无力,从手指上传来的恐惧逐渐化为酥麻,让她险些往下倒。一颗不堪负荷的心快要爆炸,子夷快要无法承受这些!

可怜的子夷只脑子里一片空白。

好一会,那人抬起头,轻轻放下子夷的手,举起子夷绣的香囊,

“我会天天把它戴在身边!”

“姐姐,姐姐,你在哪?”传来子柔的声音。

子夷才回过神来,子柔从假山下上来。子夷回头,男人早已消失的不见踪影。她痴痴的握着香囊,

“姐姐,你怎么在这儿呀,我到处找你!”子柔气喘吁吁的跑到子夷身边.

“没什么!我刚才不小心丢了香囊,才找着。”子夷心虚的回答。

“哦!”子柔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子夷立刻红了脸。

“姐姐,你很热吗?怎么脸这么红啊!”子柔看看高空远远的一个小太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