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男人,你要三从四德

一百零四 天人之合

男人,你要三从四德 妖精狐媚 2982 2014-03-25 12:46:02

  等两姐妹走后

赵无恤悠哉悠哉的喝了口茶,然后,慢慢的掏出仙翁给他的香囊,微笑的看着艾米,

“请问仙翁,送寡人何物?”

艾米抿着笑瞧着他,“你自个儿看!”

无恤摸着上面那个弯弯斜斜的“米”字,笑着问,“只怕就这个字才是出自你手!”

“什么只怕?本来就是嘛!”艾米理直气壮地的说,末了,突然扭捏了一下,绞着手指羞赧一笑,媚眼一挑,问,“里面的瞧了没有?”

“哦,里面有什么?”无恤玩味的问,他眸色深沉,眼波平淡,暗流激荡,眼前的女人的娇羞勾起他内心暖暖的柔情,忍着笑意似是平淡。

“你没看吗?”艾米追问,里面的物件才是她呕心之作。

赵无恤这才慢吞吞的说,“刚才仙翁交代,此乃上天的灵物,不能轻易打开。寡人想,既是灵物,该与我的米米一起观看才好。”说着,一把拉过艾米,环着她,慢慢拉开香囊金色的束带,在忽闪的灯光下,修长而好看的手指掏出两块玉石,里面刻着人像——一男一女,线条流畅,体态丰腴,做着各式

——香艳姿势!

赵无恤心头一紧,狠狠地搂紧怀中之人。刚才幸亏没在那姬斯那小子前观看,凭那小子的性情,必会绞尽脑汁占为己有。

赵无恤眉头舒展,拿起玉石细细看来,其实在宴会空隙,他早已偷偷看过,那撩人的姿势,惟妙惟肖的神态当时就令他全身一紧,热血沸腾,身侧的如烟靠过来欲看究竟时,他慌忙掩饰,将香囊匆忙塞入贴身衣袋。一颗心早已飞离大殿,恨不能插翅过来,攥紧这个小妖精狠啄一番。

“米米,真有你!能在寿宴上想的出这么绝的点子。那些银花如何在天空开放?”无恤一边把玩玉石,一边问。

“那叫烟花。把硫磺、木炭粉和硝按一定比例做出来的。”

“哦!”赵无恤的眼神全在玉石上,艾米移近一盏灯,让无恤将玉石放于灯下,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原本两幅静态的图像竟如活人般动了起来,姿态动作宛如真人演绎一般。形象各异,活龙活现,无恤一时惊讶不已,艾米看着他全神贯注的神情,不禁扭着身子吃吃的笑了起来——忽觉身下有硬物顶着!艾米坏坏的回眸,无恤正喘着粗气看着她,低下头来,无比粘稠的唤了一声,

“米米.........”

艾米抬起一脸的娇柔,将一身妩媚缠绕在心爱的男人身上,一朵娇艳欲滴花儿悄悄绽放,喜迎雨露的滋润。

“你这个小妖精,真想把你日夜栓在身边,就像这香囊般,寸步不离!”无恤灼热的气息笼着怀中人儿。

艾米略抬娇柔,舒展百骸,明媚一室春光道,“这两人一个是你,一个是我,缠缠绵绵,恩恩爱爱,上上下下,离离合合,都如我俩。”

无恤交糅彼此的热烈,“天人合一!”

*

晨起

无恤带着无尽缱绻仓促赴外处理政务。

别院

美人梳妆

子夷坐于铜镜前

美人黑发瀑布,艾米手执木梳站于身后,

“子夷,赵国是列强觊觎的中原之地,这宫中也是险象环生。或明或暗的敌人随时会发难。你、我姐妹情深,我也不忍将你置于险地。”

见子夷欲站起来,艾米轻轻将她按住,“子夷,我明白你的心!我与无恤都看姬斯人不错,可以托付终身。虽,婚嫁时间仓促,但总比在危机四伏的赵国安全。”

“小姐.........”子夷泪眼盈盈,艾米止住她,“我知道你舍不得离开我。你去魏国好好当你的王后,我们来日方常。无恤敕你为赵国公主,身份尊贵,在魏国,你不会受委屈。”艾米轻柔地试去子夷的眼泪,“我能看出姬斯对你的情。很多人相处一辈子都没有感觉,有些人,只那么一眼,就能情动终身。”

“你去了那边,纵有姬斯对你的宠爱,自己也要小心。深宫之中也是危机重重。”

“小姐,子夷铭记在心!”子夷对艾米盈盈一拜。艾米扶起她,一手拉着子夷,一手拉着子柔,“你们两姐妹一起去吧,可以相互有个照应。”

“不!小姐,子柔愿陪伴小姐左右。姐姐走了,这里只剩下小姐一人,子柔留在小姐身边。”子柔神情坚决的说。

“小姐,让妹妹留下来吧!如果子柔走了,这里就剩你一个了,让我们怎能放心,就是老夫人那也难交代啊!”

“是啊,小姐,你说这里凶险,子柔怎么可以走?”

“子柔不走!”

“子柔,跟你姐姐一起去魏国。这里太危险!”

子柔突然跪下,“子柔不走!”

子夷也跪下,“小姐,我们知道你身负血海深仇,为报大仇,委曲求全。你与国君情深意重,为了大局,甚至不能公开相爱,在宫中无名无分,隐居一隅,这份委屈、这份痛彻,子夷和子柔都痛在心里。你让子柔留下吧,不然,子夷也坚决不嫁!”

艾米喉结哽咽,眼眶一红,心头泛起一阵苦涩,扯出一个笑容,“好啦,子柔就留下来吧!你是新娘子,莫要哭哭啼啼的。”

三人这才破涕为笑,相互拉起手,“这一别,也不知什么时候能见面。我们结拜为姐妹吧!”

“好!”

子柔点起三注清香,三人对着天地叩拜,义结金兰。

*

三日,转眼即到!

姬斯果带着隆重的迎亲队伍浩浩荡荡的来赵国迎取落玉公主。

赵国举国欢庆,以隆重之礼出嫁公主。

别院

穿着大红喜袍的子夷,喜帕遮脸,端端正正的坐于榻前,艾米走进她,“子夷,吉时到了,该上轿了!”伸手握住一双粗短黑僵的手,艾米一惊,立即暗扣来人,那人迅疾朝艾米脸面扬手洒出白色粉末,艾米抬手一掌,只听那人闷哼一声,跃起,喜帕跌落,露出一个黑色的蒙面,目光阴狠,桀桀怪笑,“你已中了我的化功散,饶你有三头六臂也难逃我们的暗杀!”

艾米屏息,但为时已晚,少量的毒粉侵入体内,灼烧般疼痛,艾米强忍住,抽出身上软剑,运气舞剑化为数朵剑花攻向刺客,凌厉剑势封锁刺客全身,“说,子夷在哪里?”

刺客深受重伤,怪笑道,“你刚才强运气,只怕内力已消失殚尽,呵呵,你离死期也不远了!”

艾米直觉口中一股咸腥,吐出一口鲜血,体力不支,单腿跪地。拼着最后一丝气息,将刺客一剑毙命。

“小姐........哐嘡.........”子柔跌落手盆。

子柔惊慌地扶起艾米,“小姐,你怎么啦?”

艾米抬起眼,气若游丝的说,“快去找子夷!”

“嘭嘭........”衣柜之中传来撞击的响声,子柔慌忙将艾米安置床榻,打开衣柜,子夷被捆绑用布条塞住口关在里面,子柔迅速的帮她解开绳子,两人一起奔到艾米身侧,只见艾米恢复了神色,笑着说:

“这该死的刺客,刚大意差点着了她的道。”然后站起来,握着子夷的手,“二妹,吉时到了,快快上轿吧!我不便出去,让三妹送你!”

子夷跪下,“大姐,我不嫁了,刚才刺客武功高强,欲置你死地,子夷不放心!”

“傻妹妹,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开开心心的上轿吧!莫误了时辰!三妹,快替我送子夷上轿!”说完,强忍眼泪,转身!

子夷无法,含泪由子柔盖了喜帕搀扶出门,门口立时有魏国的媒婆等诸人迎接,欢欢喜喜的搀扶到喜轿上。

“起轿!”

“新人上路!”

随着锣鼓震天渐渐远逝,艾米滑落一旁,子柔见了,惊的扑到艾米身侧,“小姐........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现在会这样?”艾米抬起头,苦笑一声,“姬斯亲自来接的?”

“嗯,我亲眼看见姬斯挽着姐姐的手进入车鸾!”

“那就好!”艾米听后立觉宽慰,口中吐出鲜血,两眼黑沉。“小姐,小姐,你不要吓我,我去叫国君!”

“子柔........”艾米拉住子柔的手,气若游丝的说,“莫慌!无恤在前头应付各国贵宾,不能冒然前去。你去将我匣中的丹药拿来......”

“是!”

子柔拿回一个白色瓷瓶,倒出一颗翠绿色的丹药喂入艾米口中,良久,艾米才缓缓地舒出一口气,面色依旧苍白,“我中了‘化功散’之毒,现在生命虽无虞,但内力全失。呆在宫中,凶多吉少。”

“小姐,我去叫国君来!”

“来不及了!”

艾米顿了顿,吃力的继续说,“敌在明,我在暗。他们现在不明了我们虚实,还有所忌惮!你一出去,立刻暴露了。你在半路会被伏击,而我也无任何招架之力。”

“那怎么办?”

“无恤今晚要参加国宴,不会过来。今晚会有第二波刺客。”

“这.....”子柔惊恐地张大了眼睛。

艾米拉着子柔的手,“三妹,不要慌!你按我说的去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