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男人,你要三从四德

九十七 嫣然一笑

男人,你要三从四德 妖精狐媚 2935 2014-03-25 12:46:02

  艾米脑袋瞬间昏沉,她惊悸着颤抖随着无恤一起沉沦,僵硬的身体慢慢变得柔软,两眼媚丝,双颊红晕,心中的一团火“腾”的被无恤点燃,她睁开一双震撼的双眼,露出母豹般的精光。

无恤抽~离她的红唇时,看见艾米这样一幅神情,两道迅疾的精光近距离的射进他的内心,身下的人儿一脸红晕,被他吻肿的红唇很甜美,无恤失神的看着她,艾米的眼里迸发出强烈的讯息,电光石闪的震动和摇撼,艾米伸出粉嫩的舌尖,舔舐自己干渴的嘴唇,将一根细葱色的食指滑过自己的红唇,轻轻按在无恤的唇边:

“这个感觉......超爽!.....”

“我喜欢!”

赵无恤猛地将她压住,艾米却将他推开:

“这次,我要让你做我的男人!”

“有区别吗?”赵无恤无声的笑了笑。艾米没有给他任何考虑的时间,灼热的气息已经笼罩着两人。

又是一个激情而浪漫的夜晚!

星星羞红了脸,顽皮的躲了起来。就连那眉梢一样的月儿也被乌云拉进了云层后面。好一会都不敢出来。

车驾缓缓而行,颠颠簸簸、摇摇晃晃,不知是崎岖的道路摇晃了车厢,还是摇晃的车厢颠簸了小径。

小径幽幽深深,蜿蜿蜒蜒进入一片密林........

倏忽

鬼魅之影

车中传来凌厉的暴喝和刀剑的碰撞声

“什么人,敢行刺?”娇喝声暴起。

艾米昂首立于一群黑衣人中间,

“你们还真会赶趟,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艾米一脸不爽的看着四周,她的脸上还有没退下的红潮,正在撒娇骗哄吹赖嗲嗔——轮轮回回百般劲都使出来了,——为了让无恤明日放她出来——非常不爽的是,眼看自己的自由大计马上就要成功,没曾想半路上杀出这般讨厌的黑鬼。

“嘿嘿!”从黑衣人那发出怪异的笑声,让人听了不禁毛骨悚然。艾米浑身一阵鸡皮疙瘩。

黑衣人鬼魅般包围了大家,眼睛里发出幽蓝的凶光,就像林中狼的眼睛。

“暗影,给我剑!我要让你们彻底的消失在黑夜之中。”

刚才艾米哄着无恤让她出宫,突然感到四周一股杀气袭来,凌厉的剑气从车顶刺下,暗影从空中出现,将车顶上暗杀之人拦截,护卫们神速的保护两人撤离到安全之地。

这可把艾米气得牙痒痒,“当我吃素吗?”艾米接过暗中掷过来的一把宝剑,玉手一翻,抖出一朵剑花,为首一个黑衣人露出诧异之色。

艾米冷哼一声。一道青光射来,艾米身形一闪,提剑斜刺,挡开对方凌厉的攻势,玉手一抖,剑锋反转,刺中对方的身体,那人闷哼一声,颓然倒下。

“你们护着国君!”艾米提剑走入黑衣人的包围圈,突然一道清辉洒下,月儿从云间探出头,俏皮的一看究竟。艾米心里忽的被清辉照的明亮起来,她转过头来朝无恤嫣然一笑,

“宝贝,你瞧今儿月色多美!我为你舞一曲如何?”说完抛了个媚眼。

“好!”无恤朗声道。他虽无声的站在一侧,但周身却散发出稳如泰山的沉稳气势,威严的眉宇间早已透射出让暗影们保护艾米的讯息。面色从容,一脸闲暇的看着艾米的风姿。

“欺人太甚!”黑衣人们见这些人不但不害怕惊惧,反而在他们面前打情骂俏,视他们为无物,是可热孰不可忍!

为首一个递了眼色给下属,将人手分为两路,一路缠着艾米,另一路刺杀赵无恤。刚才艾米一出手,就知道这年纪轻轻的女子武艺不凡。

艾米一捏剑诀,在夜风中衣袂飘飘,清淡的月光洒在她身上,似是一位凌波仙子踏浪而来,美轮美奂。

赵无恤看的入迷,对身边凶猛的杀手漫不经心,护卫及暗影的护佑,这些人接近不了他的衣袖。

不然花那么大的精心养这些人干嘛?无恤心想,今日这丫头时而柔美时而狂野时而娇憨时而爽直,当真让人欲罢不能!

只见艾米剑走犹神,蓄势待发,但听得铮铮几声,紫色的光华一闪而过,如蓄势待发的猛兽,咆哮山河。

“有意思!”赵无恤微微一笑,

“国君小心!”

一个黑衣人冲破防线向无恤刺来,但见无恤一抬手,那人便倒在他三步之外。

赵无恤收起笑容,不怒而威的扫一眼暗影,暗影立刻跪下:“属下知错!不会再让刺客打扰国君雅兴!”

雅兴!——看来赵无恤的手下也是个玲珑剔透的人。只主子一个眼神,就立马领会。

赵无恤这才回头看向艾米,突地,艾米长剑如蛟龙出海般划破天空,迅疾如闪电,黑衣人们只感到狂风从西面八方刮来,电闪雷鸣,风雨大作,但见艾米手腕一抖,青光剑幽兰的剑锋在红日下剑光四射,剑气滚着桃花幻化为紫色,倏地紫虹四射,叮叮之声,宛如繁弦急奏。众黑衣人便被定在剑气之中。

“妙啊!”无恤不禁抚掌。剑乃利器,嗜血铿锵,极凶之气也。而在艾米手中,竟似朵朵桃花,长虹贯日,紫气东升,美妙无比。

“摆阵!”黑衣人将艾米围成两个圈,里侧伏地打滚,外圈逆势极速行走,各执利器。犹如犬牙交错行进,前低后高,下斫足,上攻头,中路攻中盘。

艾米一见这阵势,心里一惊!忙收心神,六路归一,气沉丹田。

这是一个极为毒辣的阵势,一有闪失,顿被肉糜。前后左右,环环相扣,极为难防。

赵无恤心里一沉,眼中现出极为阴沉的杀气。他浑身笼着黑色玄气,欲要向艾米身边的黑衣人攻去。

但见只见艾米下腰一沉,宝剑回旋,剑穗飞舞,在艾米周身布满剑气,排山倒海般扑面而来。前排黑衣人纷纷倒下,外圈的黑衣人身形向外险些扑到,觉得前面有千军万马向他们奔来,战鼓喧天,金戈铁马。漫天黄沙铺天盖地袭来,心中大骇不已。一人咬牙提剑向艾米攻来,艾米提剑回荡,那人剑气下沉,向上一挑,艾米大惊继而大怒,此人使了极为阴毒下流之招,从下往上攻艾米的下盘,饶是艾米艺高胆大,但也被惊得面红耳赤羞愤不已。

赵无恤亦是心中大怒,掌中运气,但见艾米不敌,立即扑杀之!

艾米细腰一扭,在黑衣阵中掠身飞过,倏忽间青锋一指,“铮........”青锋剑悦铃响起,在空中荡起很多细碎的剑花,犹如龙吟直冲云霄;又如烟花绽放夜幕之中。煞是好看!

朵朵剑花即刻剑剑封喉,招招冷绝!以报刚才羞愤之耻!

舞毕!俱静!

艾米身体僵硬,眼中含着泪!赵无恤放下一颗悬心,步履沉稳的缓缓走过去,将艾米手中拽的紧紧的剑抽出扔给暗影。

——接下来的就是暗影的活了!

赵无恤搂过艾米羞怒的颤颤发抖的身子,轻声安慰:

“好了,都结束了!”

艾米一听无恤的声音,这才扑在他怀里痛哭!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失声力竭。

赵无恤一把抱起艾米,翻身越上马背,浑身笼罩着黑色玄气,像赵国宫中飞奔而去。艾米躺在无恤的温暖的怀抱里,立刻感到无比的踏实。

风从耳边吹过,可是她的心却是暖暖的。

无恤的气息让她惊涛骇浪让她如沐春风让她摄人心魄也让她如汁甘贻。

天涯海角,千年轮回,就为了这一刻!

迷迷糊糊地,平静下来的艾米像小猫咪一样收起锋利的爪子,伏在心爱人的身上睡着了。

细微的呼吸合着无恤怜爱的心境一起缠绵艾米香甜的梦境。

无恤感觉着自己的脉搏与这个女人的生生相惜,在宫门前跃马而下。气势凌然的走进别院,将怀中沉睡的人儿轻轻放置床上。

*

卷起一股雷霆的狂焰,赵无恤在高坐在大殿之上,整个大殿笼罩着沉重的怒气,暗影跪在殿前。殿中幽幽燃着九盏龙灯,太监们远远的站立在殿外。

“什么人干的?”

“黑狼”暗影回答。

“今天可留下活口?”

“关在天牢,等候国君处置。”

“摆驾!”

*

天牢之内,阴气重重。

一名重犯被大绑于石柱之上,头偏斜,似是睡着。

赵无恤进入。

“死了?”赵无恤阴鸷的环顾四周,这里铜墙铁壁,防卫森严。重犯颈部有一细小的针眼。

“国君,他是被人用毒针灭口的。”

赵无恤脸色阴沉,想他赵国的王宫之内,竟有顶级杀手如入无人之地。

“她那可有什么状况?”

“没有异常情况!未曾与外界有过接触。”

赵无恤脸色闪出一丝疑惑。

“国君这次是秘密出巡,外界无人可知。显然这次刺杀是有备而来。”

“寡人身边有奸细。”

“是!”

“给寡人揪出来!”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