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男人,你要三从四德

一百零五 险中求生

男人,你要三从四德 妖精狐媚 3054 2014-03-25 12:46:02

  艾米拉着子柔的手,“子柔,不要慌!你按我说的去做。”

艾米脸色苍白,身体极其虚弱,她朝惊惶失措的子柔笑笑,鼓励道:“你能行!今晚我们的生死就靠你了!”

原本脑子一片空白的子柔听了忽觉灵台一片清明,她抬起泪眼,看到艾米正朝她微笑,心里觉得心里暖流激荡,她肩负起两人的性命,尤其是深受重伤的小姐,顾不得害怕,她郑重地点了点头,镇静心神,全身心的依艾米所吩咐,将暗器箭矢安置于屋内庭前各处。

要说这些东西宫中如何会有?那是因为艾米生性好动,平时闲闷在院中,不似寻常女子会安静的攻于琴棋书画针线女红,她就爱捣鼓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夜幕很快降临

置于室中的主仆两人神色安然的坐于窗前,透过灯光的剪影,两人正说说笑笑的谈论着白天热闹的婚礼。

隐蔽在灌木丛中的刺客一看与往常无异,手一挥,指挥手下向屋内靠近。见窗前人影绰绰,命伏于暗处的杀手暗箭准备。

白日的高手未回,只怕凶多吉少,

“扑哧!”

两人中箭倒下,没有一丝声响。蒙面人脸上露出得意之色,能不费吹灰之力解决掉目标是最好的。

为了确认任务完成,他命人入内打探,凡事都要小心,也恐有诈!

其中一人进入查探。

一道黑影嗖地进入室内,门,立刻被关上。

“嘭!”重物倒地之声。

安静如初!

进去的人好一会儿没有出来!众人皆异!

蒙面人面露疑惑,又命两人进去。

两道黑影迅疾从窗户跃入室内,

“噗!”

“啊!”这次传来一阵闷哼,里面依旧没有动静,等了许久,这两人没有出来。

这下,蒙面人脸上闪出阴鸷之色,“莫不是屋内另有高人!”

他脸上戾气加重,提了一口真气,率先冲进去,刚欲踏入大门,门“吱呀”一声,极其诡异的自动开了。这让大伙心里增添了一份惊悚。

室内昏昏层层点了一盏灯放置窗口,家居摆饰空空荡荡没有一人:未见刚才被射中的两名女子的尸体。

就连刚入内的手下也没见踪迹。室内诡谲至极。正在蒙面人狐疑之际,后面的手下踏入室内,朝屋内搜索。只听他“啊”的一声,身体犹如一条长蛇般被迅疾拖入内室,转眼即逝。其他人欲上前拽住,无奈速度之快令人发指!地上没有一丝血迹,众人都面露惧色。

蒙面人沉着脸大声道,

“雕虫小计!”“仔细搜!上边吩咐,将屋内之人格杀勿论!”

“是!”

众人进屋后,开始仔细搜查,有人走至桌边,突被一物绊倒,低头一看,是具同伴的尸体,面部朝上,眼露惊恐,这人正欲上前,忽觉一阵陰风刮来,

“嗖”从暗处射来一支利剑正中咽喉。

其他人看了,心里都不免心惊!

“装神弄鬼之辈,还不现身?”蒙面人用内力发出声功,震的躲在暗处的艾米吐出一口鲜血,子柔看的心疼,欲动,艾米止住。缓了缓气,用眼神示意无碍!

两人在暗处操控机关,白日,艾米让子柔在室内布满柔韧锋利的细丝,用环扣巧制暗器,一旦有人触及细丝,触动机扣,暗器便会射出,暗器上涂有剧毒。

艾米在暗处观察,一共十二人。已死四人。另有两人正走到茶几处,那里布了道机关。另有三人往内室走去,艾米朝子柔点点头。

“噗!”

“噗”茶几边的两人应声而到。

“大家莫怕,定是躲在室内放暗器,大家不要分散。”蒙面人在身后喊道。向室内走去的三个人更是挤在了一起,对脚下看的格外仔细,确定没有异物后,迈步进入内室的拱门处,只听一人“啊”一声,便扑到在地,另两人定在远处,眼里露出惊恐。蒙面人上前一看,脖子上与一道细细的割痕,细痕上流出黑色的血迹,

“不好,有毒!”蒙面人一叫,大家的脚底都生出寒意。蒙面人拿出火折子仔细一照,他们的面前有一条极细的细线,不仔细看很难发觉。

蒙面人露出冷笑,“不要碰到这些细线!”

剩下的几人都胆战心惊起来。

床上传来西索之声,大家抬眼看去,一件红色衣袍被拉进床幔,“在床内!”

“小心脚下!”有一人不及停下,生生的往前跨了一大步,被割了一道,身子向床沿倒去,不及他呼救,高大魁梧的身形被迅疾拖入床内。

蒙面人大怒,凌空飞起,单刀刺入床幔,见床内空无一人,心中大骇,正思量间,猛听的身后传来声响——利器破空而来!

跃起,几把利箭飞射而来擦着他的脸部深深没入柱子中。蒙面人惊出一身冷汗。这些暗器定是涂有剧毒,不然他那些身经百战的手下不会立时毙命!此人真不容小觑,手段之高之辣,令人心生胆寒!

蒙面人不敢大意!十二分小心。忽觉面前厉风破空,“嗖”的飞来一排利箭,蒙面人飞身跃起,躲过。

“噗!噗!”射中他身后两人。

剩下一人惊恐不已,急忙向屋外飞奔,

“小心埋伏!”

不及蒙面人惊呼,那人拦腰被割断。

蒙面人立时布满阴冷寒气,暗处之人巧设机关,室内处处充满杀机。让人防不胜防。他也是行走在阎王面前的勾魂使者,知道现在大意不得。

他周身布满杀气。这个躲在暗处的人,心思是极其的缜密,手段是极其狠辣,他不得不小心行事。

今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他运力凝神,抽出宝刀挑断面前的细丝。“铮”细丝应声而断,没有细丝的牵引,暗扣不能启动,艾米的防线就彻底瓦解。艾米不禁握紧手中的剑,准备随时一搏!

细听,

室内有两个人的气息。一人绵细,一人气息顿滞游丝,蒙面人嘴上露出冷笑。这两人一人已身受重伤,令一人是毫无内力之人。躲在在床幔后面的壁板之内。蒙面人怕有诈,不敢走近,他俯身拔出同伴身上的利箭,暗运内力朝躲在暗处的艾米两人射去。

艾米深受重伤已无内力,根本不可能抵挡这只劲力十足的利箭,况且,这只对付敌人的利箭上涂有剧毒,只要沾上一点,就会立即毙命。

“小姐小心!”子柔千钧之际扑到艾米身上。

“不”艾米惊叫!

“嘿嘿!”

“叮!”电光火石间,利箭被荡开,在暗夜里发出绿莹莹的光芒,蒙面人大惊,喊道:

“什么人?

“杀你的人!”冷冷的声音传来!

蒙面人回头,见一个带银色面具的人站在他身后,白色长袍,神色凌然,周身布满杀气,不怒不威,冰冷的气息犹如地狱的寒冰,让人望而生畏。

所谓先发制人,蒙面人抽刀立时向银色面具人攻来,只见面具人浑身散发出一股黑色玄气,惊得蒙面人骇异!手中的刀用了十层的内力,砍向面具人。刀法炉火纯青。招招狠绝皆是致命的招数。艾米在暗处看了不免心惊,此人武功了得,即使她未曾受伤,也未必有多少胜算。

凶猛刀法排山而至,面具人玄掌扫起,一掌击中,将蒙面人自空中扔到地上。

“小姐!”艾米这时受伤严重,毒性发作,面色死灰。

面具人一听子柔叫唤,立时愣住,朝这边看来。蒙面人得隙,作最后一搏,向艾米飞掷出暗器。

“该死!”

愤怒的玄气升腾,将暗器折回,射入入蒙面人的身体。

“小姐,你不要死啊!”子柔泣不成声。艾米已受重伤,刚才又运气相抵,毒性大作,危在旦夕。

面具人一把抱起艾米,将一颗药丸塞入艾米口中。封住艾米几大要穴,护住心脉。然后一手抱着艾米,一手拎着子柔飞出赵宫。

脚步一蹬,踢翻油灯!

*

山岚之巅,一座小屋袅袅升起炊烟。

子柔正在给艾米煎药。

小屋内,银色面具人用内力给艾米驱毒。整整一周天,艾米体内的毒性才被除尽。但体内功力已全无。

看着面无血色的艾米,银色面具人的眼中充满了愤怒和心痛。

“我会让伤害你的人付出代价!”

艾米依然处于沉睡中。

*

赵国后宫起了一场大火,别院被烧

内侍来禀报时,赵无恤正跟如烟用膳,听后只略略抬了抬眉,云淡风轻的说,

“知道了!”

“这么大的火,伤着什么人没?”如烟关切的问。

“回娘娘,只发现两个宫女的尸体。”

“下去吧!这种小事情不必来禀报寡人!”赵无恤眉头略皱,不愠的道。

“是!”内侍连忙寒若金蝉的退出。从此,别院被视为不详之地,无人敢踏入。

如烟神色关切,体贴的陪伴在国君身侧。赵无恤似乎根本没在意过,神情平淡。

如烟内心窃喜不已!别院起火,她也暗访过,里面确实有两具焦尸。但看无恤对佳人的死似乎无动于衷,不知是自己多虑,还是无恤心机深厚。不管如何,她都不能让自己的情敌存在!

赵无恤倒每日与往常般来蘅芜苑,直到魏国敬献美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