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盛世绝恋

别有洞天现出路

盛世绝恋 寒紫暮 4374 2010-07-28 10:28:30

  

见有人,蓝惜纭往前走了几步。待到近了方才见到一位老婆婆拄着拐杖用审视的目光瞧着自己,不禁有点毛骨悚然。

或出于礼貌,或出于同情,惜纭上前一步,学着大人们的样子做偮道:我乃从山上掉落水中,不知为何会在此地,如有冒犯请恕罪。

想着,又往后退了一步方才抬起头来打量起这个老太太。

只见此人鬓发如银,脸上虽有了岁月的痕迹但还是无法遮盖住昔日的绝色和那与生俱来的贵气。

在蓝惜纭打量这个老妇人的同时,这个老妇人也在打量她。

她见惜纭年貌虽不过七八岁光景,其举止言谈不俗,身体脸庞虽有着不少伤痕,衣裳上有着泥印,但单就从那一双眼睛之中就能知道:此女孩不简单。

老夫人边琢磨着如何安排着这个小人,一边又开始想着那句诗:别有洞天见客日,终结宫帘谢幕时。

笑着对其说:“既来之,则安之。你既有缘来这与世隔绝之地,说明你乃有缘之人。你……”

那婆婆的眼睛忽的看见那贴合在蓝惜纭胸前的玉佩,顿时只觉天都压了下来,黑丫丫的一片。她忽的长笑一声——显得无尽的沧桑。她对着惜纭但眼神却无任何焦距,说道:该来的终究来了,你终是躲也躲不过,哈哈哈……。

蓝惜纭觉得这话说得好生奇怪,想这婆婆是不是在谷底待太久了,说话含蓄的很。

随着那些好奇散去,伤心逐渐取代了好奇心,仇恨战胜了理智,心中似有千万蚁蚀般难受,心头的那些恨意逐渐占据了头脑,竞连自己心中的那份奇怪连同这地方的诡异一并忽略掉了。

以至于她后面回想起来多觉得自己的洞察力太不够敏锐,没发现这一切的一切都太巧了,这里的好多都像是为自己量身定做般。

只不过,那时的自己太小了,报仇之心太重,根本没察觉到有自己的地方奇怪的事太多,太凑巧了。

忽的心中有一阵绞痛,蓝惜纭终于昏死过去了。

等到她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早上,肚子饿的咕咕叫起来了。

从床上起来,观察这个面积不大的茅草屋,这屋子虽小,但却不简陋。

这里珍藏了不少书籍,都是母亲爱读之作,可是,现如今,已是物是人非矣。

眼泪大滴大滴地从她眼里出来,她连忙用袖子擦拭,她告诉自己自己不能在这么无能下去,她不能哭,不能倒下,只有强者才有机会报仇,才有能力提报仇。

可是现在,她却在这个稀无人烟的地方,有的只是一个老婆婆。

该何去何从?她问自己。

自己有的只是这一具残骸而已了……

无路可走,亦无路可退。

难道自己只能在这里自力更生,但又如何成就自己的复仇之业?

难道她,蓝惜纭只能老老实实待在这里?那些人就可以逍遥法外了吗?

不行,这绝对不行!

闻到一股香气,不争气的肚子又叫了起来。

她走出小屋,看到那位婆婆正在熬着汤,待她看见这位小女子,将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端到了面前,尽量用慈祥的话语说:饿了吧!喝吧!

可是过了好久都没见蓝惜纭喝,又补充道:没毒。爱喝不喝。说罢,便大步往里走去。

等到人走后,蓝惜纭方才狼吞虎咽起来。

这等吃相不禁让里面那位笑了起来。

其实,不管是谁,在经历了那样的遭遇后都会想尽力保护自己,很难再打开心门。

这是人之常情。

“恩哏”

看到人走出来,蓝惜纭即刻放下了碗,可嘴角的那点零星鸡肉出卖了她,让人知道刚才上演的‘鸡汤大仗’是多么的激烈。

“我不知道你是谁”看到蓝惜纭正要说话的摸样,婆婆又说道:“先听我说完,我不想知道你是谁,我没兴趣,我看得出来你是个有故事的人。

我不会过问那些事,我只是想说”瞧了蓝惜纭一眼,那正睁的大的双眼放在眼前。“我会教授你我的毕生所学,应了一个‘缘’字。当然你亦可走出去,那条道路在湖下,你下去的时候,我会告诉你。

现在你自己抉择吧!”



听如此说,惜纭幽深的眸中暗淡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光彩。

她走上前去,凤眸瞧了一眼那湛蓝的天空便再也移不开眼。

那无穷的天际中,好像有一股力量牵引着,不想放开她。惜纭单薄的身影站在屋前,风吹起了那已脏乱的粗布衣裳,竟会有一种“仙风”的错觉。

惜纭目光微闪,凝视此地。觉得这正是母亲的意思,脑中,心中自有了一番计较。

千回百转难等闲,柳暗花明又一村。于是身鞠一躬,道:“愿陪伴在您左右,不知可否?”

那婆子眼眸微微转动,似是在研究此话的可行,可实际上并非如此。

此时的她脑中已是百转千回,应有很多话想要说出口,可话到嘴边确是另一番景致,那些涓涓细语被生硬的卡在了唇边,发不出任何声响,只有那些“哼哼”声受命与她,发泄着似有似无的脾气。可事已至此,也便只能作罢。

“我姓路名添尧,以后你便叫念谣,单名纭,可好?”说罢,拾起一支树枝,地上不过一刻就有字“画”了出来,龙飞凤舞。惜纭等了好久终听得了一丝声响,不顾礼仪之说,抬起头来,注视眼前这位神秘的老者。

只见一根树枝指着地面,按添尧婆婆所指惜纭看地上去了。那字气势颇大,力道颇深,一笔一画大家之范显现非常,便是书法家也会自愧不如,羞愧而去。

在如此荒凉之地,住着这般高人,这是为何,如果对自己不利该怎么办?惜纭陷入了思考之中。

话说那名起来,此名意韵颇深,亦有些涵养。念念为遥,谣淡,云生。铭记心中刻骨深,凝馹印冲歌自吟,凝凝名,难得已矣!纭又是云,云几丝纭。

惜纭,也是念谣答应了一声,又道:“不知此为何地?”

陆婆婆深的眼眸往草屋看去:“浩瀚无垠都乃天朝领土,这不过是大盛方寸之地而已矣。若偏要给一名,变叫芜灵,可好?”

惜纭深地吸了口气,嘤嘤细语从唇边流出,滋润人心脾:“我看这山脉连连,如龙遨游,若叫龙谷,好似更有灵气些!”凝神听之,惜纭话中暗藏大家之范。

或许,正是种气定神闲之态使得众人心悦诚服,死心踏地,克重重之苦难,走路路之不同;又或许,也正是因者这态度,走上这条不归路。便是之后经过历练的她,想起来也是唏嘘不已。

话说完后,惜纭的头低了下去,心中暗叫不好,这话说出口,岂非驳了人家那片心意!便是有千万原由又怎奈何之!

那路添尧却置若罔闻,只娓娓道:“即使心中满腹谤议,也切不可说出,可听清楚?”

惜纭觉有刺骨寒风映着那话迎面吹来,久久不去,道了声:“好”字,准备恭听教诲。

岂知那骂声根本未到耳边,惜纭觉头脑沉沉便昏死过去了,这病就是那蛊??--钼容(在第一章中提到过)引起的,此蛊虽为蛊,却不似蛊般蚕食人。

钼容真正让人顾忌的不是大盛六大蛊毒之首,而是它出其不意的解毒和用毒。

解毒,需有人爱上中了蛊毒之后的病着,心心相惜,真心实意,方可用药慢慢解之,药中有一味便是----深爱人,真诚泪。如若没有人、心相契合,就算是有解药也是没用。

用毒者也需是亲近之人,爱之深方能用蛊,使之尽其用。若非如此,蛊形同虚设,如同没用。

而此蛊还让人忌惮的是它蚕食人的心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一旦没了佼佼容貌,有些

人便会变成空架子,抵挡不住闲言碎语,自尽之人皆有;也即便是能受过去,心智也难免有所损伤,最后形如枯槁。

即便如此也还是有人解了此蛊,可毕竟少之又少。钼容逐渐成了六蛊之首。人闻之,脸大变,不语。

用此名,不过应着了毁人甚深的理由才如是说。

添尧婆婆略微侧首,拄着拐杖看到了晕倒在地的惜纭,心跳停了一拍。不顾年迈的身体立即上前把脉,久久不语。

“命中注定啊……”她叹道。

-----------------------------------------------------------------------------------------------------

惜纭再次醒来时天色已昏暗,她站起身来,心口疼痛不已。她知:尽管自己伪装得再好也很难逃过自己的那双眼角。

站在门口,眼角的泪随风而去。泪干,痕依在。

夕阳西下,红光满天,云端映阳,飘飘而飞;紫萦树下,觥筹交错,树枝干头,袅袅烟散。

长势奇高的松树,密密麻麻地立在两边,露出了一段长长的石卵路。山间烟雾迷茫,时不时吹过一阵凉风,佛在人身上。

唯美画,人伤心;道不清,说不明。心自知,口难开。

遥望四周,见添尧婆婆独坐在湖边,惜纭小跑过去。待到近处才慢慢停了下来,汗已湿透罗裳。慢步走近,不知自己额上,挂满汗水;而脸上,挂满不知是泪水还是汗水。

添尧见惜纭满头大汗,心中那片芳草地柔软下来。拿出随身带着的方巾,慈爱地替惜纭擦汗。岂料惜纭在碰到那丝绢时不自觉退了一步。

那满是皱纹的手停在空中,手的主人进退两难,神情像受伤的小野兽。

风吹起一池碧水,二人似有默契般对此事闭口不提,只一笑便过去了。

天黑,虫鸣,断断续续的知了声混杂着添尧婆婆的“明天开始学习吧!回去吧!”回荡在谷中。

深谷中,一束微弱的光从茅屋中发出,衬得这天愈黑,地愈凉。屋子里,祖孙二人同席而塌,温馨气息流转。相识不过一天余尔,似曾相识之感浸满心田,温暖人心,惜纭才不觉苦闷。

第二天

添尧婆婆口微张:“从今天起我会教你毕生之所学,等你真正学艺精湛时,你要做何事我不会拦你。但此前提时,你之所学要胜于我,你可听得清楚?”

“今天所教乃是入门典籍《武艺中书法》”惜纭听得,点头称“是”。

武术中的剑术和书法,有着相同及骨势,习练剑术和书写行草,可互相沟通,互相补充,共同进步,既利于这两门技艺的发展,也有利于习练者身心健康。

剑术动作是由点、刺、劈、云等攻防动作组成的各种剑法,剑法又配合手、眼、身法、步组成剑术组合,又由各种剑术组合组成完整的套路。视同于书法中的点、横、撇、捺等笔法,从而组成字法,又有数个字的连带或笔断意连等组成章法。无论是剑法、笔法或是整套剑路和整篇章法都有“骨势”,这就是它们的相同点。“骨”即内含,如武术中的“精气神”,也视同于书法中的“骨架”或“神韵”。势即外形,如剑术中的剑体和书法中的书体,包括:剑法、组合和套路;行草的笔法、字法和章法。所以你以后在练武时可以与书法联系一下。惜纭听此,不免点头。

只听婆婆又道:欣赏一个剑术套路,要从起势到收势,看它全套动作是否合理到位,不但要看势,还要看骨,如同整篇书法的章法是否合理,不但外形(势)好,内涵(骨)、神韵更为重要。剑术中有“点、撩、劈、刺”等,书法中有“横、竖、撇、捺”等;剑术中有展缩,书法中有开合;剑术有一气呵成,书法有一挥而就;剑术中有“犀牛望月”“燕势平衡”,书法中有“斜而不倒,凌涯独立”;剑术有“腾空”,书法有“飞动”;剑术中要体现“精气神”,有剑与“手、眼、身法、步”的紧密协调配合默契,书法中有“含而不露”“有藏有露”,“内含神韵,内外合一”,“有方有圆,时隐时现”,上下左右,协调顺达。

而书法用气也很重要。排除杂念,气沉丹田。行笔要均,力达笔尖。笔锋转换要闭气。笔锋上提时,气上行。按笔要沉气,收笔要放气。

听完过后,惜纭不得不称这武术与书法有异曲同工之妙,而这与今之主题也相符合,将书法孕育在武术之中,书剑合一,两相契合,达成高峰。

在称赞的同时,惜纭也微感疑惑:这常人说话多时也会有些气喘,这讲了半天课的婆婆为何还精神抖擞,气定神闲。且今天她发现这藏书颇多,如若是个人怎么搬到此地,这深深龙谷中有着太多可疑之处,不得不让人深思。

不过这也不妨碍惜纭学习,总而归之,惜纭已不再是那个在崖山上孱弱的她了,这是一个重生的她。坚毅如她,强者如斯,不会在让人宰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