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盛世绝恋

清渊缓缓卧机关

盛世绝恋 寒紫暮 2449 2010-07-28 10:28:30

  见到说书先生走后,茶馆里人儿方才反应过来,脸上表现的尽是意犹未尽之色。

叹惋的、摇头的、沉浸的……大有人在,或许正是由于月国淳朴的民众被这个故事的刻骨情节所深深震撼着,如此的效果,让这个故事的后续展开有了支撑。

不过话说回来今天的书确实讲完了,况且申时已过,喝茶的、品书的也该走了,其余客官们也许觉枯燥也就一并离了。

不过须臾众人散了,惜纭见自己的茶也喝的差不多,便付了账也一并出了茶楼。出了楼,惜纭才发现这楼的名字叫一品楼。

惜纭平生第一回想要了解一名仁兄,方才进一品楼时她就想要知道如此雅致之馆为谁所建。

她今天之所以会进茶馆是她看见此楼在这条街上特别出众,这一品楼共有三层,第一楼乃用黏度较稠的黏土所造,二三层则用的是冰泷郡的木竹,此竹的显要特点就是防阳遮雨的效果很是特别,所以很适宜居住,冬暖夏凉。

不过此竹乃是官府所种,一般人是接触不到的。

别说是冰泷郡,就连月国的皇室也极少用的,不是因为别的,这木竹的栽种很难,需在微酸的红土上栽植,产量也是极低的,所以若说这楼万众挑一一点也不为过。

这一品楼在月国可谓是数一数二。

再说,这屋内的摆设十分齐全、小厮的速度也非常人所及。

而更让她惊奇的是这茶楼的主人的功夫应是绝妙的,这样的话,刚才在她出来时经那楼主旁那周身散发的剑气就不难解释了。

可惜纭有感觉此人并非这一品楼的真正老板,倒也不是里面的人没那能力,这纯粹是惜纭的感觉而已。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惜纭决定顺其自然。

所以方才在茶馆里喝茶时,那根筷子飞下来时她会用食指和中指夹起并用那只筷子挑起了自己的玉瓶,而外人看到的会是她从右侧的包袱中取出一个玉瓶,拔出塞子,将瓶中的白色粉末倒入茶盏之中。

可事实上,却非也。

惜纭不是故意留下那筷子,她只不过下意识不想见到流血场面。

其实这江湖上的事她是不应该管的,后面刻意的遮掩的动作是她刻意为之以便解除自己的嫌疑。可她万万没想到那雅间的人会这么厉害,看来她的历练太少了。

她知道,那雅间中的人的身份绝对不简单,于是乎她决定顺便推波助澜帮他完成他想知道的,因为她现在需要一个后台,这样,她的复仇之计会简单许多。

可看到一品楼的名字时惜纭的好奇心完全被勾勒出来了。

这时候刚好出来一群人在讨论一品楼。

惜纭听到一位白袍男子道:“最近这宣家的产业好像越加精进了哦!”说罢眉角微挑用扇子,袖口镶着的金丝更加衬得他的儒雅之气。

惜纭看他指着正上匾中巍峨的三字又道:“这一品楼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况且这做工几近精妙,宣家作为月国第一世家的财力可见一般。

难怪我们圣主即将要召见宣家少爷宣辄睿并有意将左相孟京之女孟溪琳下嫁可谓是荣幸之至!荣幸之至啊!”

周围附和的人连忙点头称“是”,溜须拍马的人又说了几句好话。

惜纭自觉没意思,知道这一品楼的主事是宣家后她的心反而平静下来,准备离开去购置食粮。

她轻拍衣摆,举手投足间尽显尊贵。遥看这万里晴空,自觉心情无限美好。

快步离去,找了家米铺购置了些必备粮食她开始在此地漫步起来。

未达戌时,夕阳西下,天空如火,耀眼之极;云层匀称,光华在内,亮金四射。郡城河边水汽上升,流水湍湍出尘世,此等良辰尽在前。

黄昏下,太阳已落山,天将黑未黑。天地昏黄,万物朦胧,花人相依,一切尽在不言中。树荫下那黑衣人仿佛自己正漫步在画中,可这真真切切的触感时刻警示着他要执行的命令。不知为何,他心里似乎有个声音叫嚣着不要破坏这样的美好,可手中宣家特有的宣铭剑告诉他他的身份:他始终还是宣家人。

“不过如此”感觉后面人影已去,惜纭眉色轻缓,唇瓣微微张开吐露聊聊几语,香气扑面来竟将满庭芬芳比落下去。

惜纭蹲步下来,右手顺势浸入水中。五月的天气已暖和许多,可水依旧是冰凉刺骨,特别是日暮时分,天色黑去。水沁入心,雾气渐渐上升,为这小河增添着别样景致。

玉手时不时碰触着地面,冰矶玉华在其中。沿河方向双手游动,欢快如鱼,惜纭甚感畅快无限,不由玩心四起。

暮钟沉沉响起,硬是打破了原本欢快的氛围,时至沉昏亦该归去。手入河中,衣袖湿了大半,可她似是不知依旧往下伸延,搅动河面。水花四溅,一只棕红箱子落入幽静眸中。那凤眸星星点点,只有那开了扣锁箱中一截细竹在目中闪烁。她手微动,竹子贴合在掌中,契合在一起。

慢慢入水,感受着刺骨冰冷,水没娇影,只有一头竹子露出水面。

沿河向下游走一刻方钟便可遇着一漩涡,她游上前,将箱子放在涡流底下一黑点处,那涡流随着箱子的消失也慢慢不见。此时她快步穿去,之后那平静碧池有涡流又开始涌动,而另一边箱子也慢慢出来。

这水中机关极近精细,放箱子的时,人要把握好时间和方向才能进入另一番天地。

那黑点是洞口也是机关,本身里面确是一个链条。

湖底,两个齿轮运转,找不到机关的人很难发现那里的一个黑点,而常人也很难想到这居然足以容得半尺宽的物件。

有了箱子的阻隔恰使得顺水势流转的齿轮减慢,也带得涡流变小,可以进入她所居之地。

这个机关是惜纭入谷后破的,那时也是运气。她那时不小心吸进了一个黑洞,小小的她便见着了那两个巨大的齿轮,她在下面慢慢领悟,最后借着浮力用巨石阻止了巨齿转动,她也得以到达冰泷郡。那个时候她才得以大口呼吸。

实际上惜纭进的龙谷也是破了这个机关,至于以后的所有所有都与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后来经过她的一番修改,一块冰晶石恰恰遮住机关的黑洞,变成现在的一个小黑点。本来齿轮在湖底也是可见的,只不过原先设计这机关的人很是聪明用暗道遮住了大部分光线只留住了那个黑口,可纰漏亦由此出,堪称败笔。

世人皆知月国与离国以青眉峰隔绝,只有一条官道互通两国。

可众人却不知在离国和月国的中间有着与世隔绝的龙谷,龙谷里住着传说拥有血麒麟的离国蓝王爷已故之女蓝惜纭。而想要进龙谷必要启动龙谷湖下的机关,出了湖有两条清渊,东北向离国,西南向月国。

两条清渊汇成湖,湖在龙谷人不知。

惜纭轻叹一声,当年她就是顺着东边的那条清渊巧进龙谷。

说来也是奇怪,若要启动水下的机关必要在渊中游动掌握水流速度方才能发现涡流,所以想要进谷必先握清渊。

看见那东面高耸的悬崖,她内心无限复杂,看来,她的恨还是没有能先埋藏在心底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