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盛世绝恋

阴谋初见现原形

盛世绝恋 寒紫暮 2294 2010-07-28 10:28:30

  这五年来惜纭在添尧婆婆的教导下,几经磨练,几经碾转,终在各个方面小有所成,特别在武艺和琴技方面。

不过她的技艺缺少感情,她的情以恨为根,可恨的心非肺腑之情,她还是需要历练。所以每逢初一,她出门采办此月所需食物之时,一并学习有用之才。

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她也这么认为,每次出行她便留意身边的有才之士,集万家之长,苦心习之,得精髓。

“婆婆”她开心的叫,看到婆婆惜纭就会装得很快乐,她心中不想让婆婆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就算是添尧婆婆对自己很是严格,她知道婆婆是为自己好。她念着婆婆对自己的好,想到婆婆她此次真心笑了起来。

她走到门口,看到婆婆在床上一动不动,她心下慌乱起来,包袱从手上滑落,衣裳上的水滴滴在地上,画出她艰难的步伐。

步步走近,手伸入鼻旁,还好还有鼻息,她忙取出一颗丹药放入婆婆口中,心中不由抽泣起来,无限感伤,她怕这种亲近之人离去的滋味,这味道尝起来不好受。

“纭儿,你回来了”床上的艰难说出。

惜纭婆婆的声音,眼泪终究还是入水般倾泻下了。

“惜纭乖,不哭。”婆婆的声音难得的温柔。

“我怕是不行了,你从湖下取出冰雀,这是由千年寒冰打造的两方利器,只能藏在湖底深处才不会融化,你看了就便知。”婆婆艰难的讲着。

“生死有命,你看开些。别一直恨着,这是一场戏,世人都是戏子,我也是,可能都是假的。”说完,手滑落,人离去。

只留一方孤寂的身躯抽泣。

宣家家邸,只是瞬间的时间,跟踪惜纭的人飞速跑到内室中。

“少主没什么特别的,只在我们郡转了一下”一黑衣握剑人道,他肃静却不威严,从他身上流出淡淡恬静,竟不似一般下人。

“恩,我知道了,先下去吧!”内室中一位紫袍少年翩翩走来,无限尊贵,面如玉,发丝盘在头顶显得稳重,眸底不见任何波澜。

走出房门,黑衣人那一成不变的黑脸出现了难得的谨慎之色,他手中的宣铭已多了从他手中流出的点点汗珠。

他不知道他今天这样做是否是对的,可他今天看见黄昏时的那个飘渺身影,他就会心痛,他不知他是怎么了,他被那美景沉醉了吗?他说服自己他只是被那金色的黄昏给迷住了,他不能,他也是绝对不会背叛宣家的。

不过,就如他这般仔细,今天真的没察觉有多少怪异。

他心里知道那麻衣人不简单,却不想这样对待脱俗之人。

他要把这今天所见当成现实,如若不是事实,还有种可能就是:那人确实厉害,连以他轻功还被他察觉。那他岂非遇见对手了?

宣家少爷坐在椅上,脸一沉,严谨得让人沉沦。

难道是他看错了,他阅人也算多了,那在一品楼中的人绝对没那么简单,或许价值会超出他的想象。但宣霆……。不可置否笑笑,宣霆是他的心腹,骗他是不大可能的,他决定好奇一下那个新鲜面孔了。

拿起方桌上的茶杯,他抿了起来。

“哥”暖暖的声音响起,他的唇边终于出现一抹真诚的笑容,只有在他妹妹面前他才会如此,也只有她值得他如痴沉沦。

他上前开门迎面走来的是一位女子,此人眉眼弯弯,头上的流云髻和翠绿色的步摇相得益彰衬得她水玉般娇颊更加楚楚醉人。

端过她手上的汤,他不禁嗔道:“你这是做甚?下人呢?”

“你难道回来,妹妹我定要这样的。”她轻柔说来,佛在人心田,暖暖的,甜甜的。

“你呀……”宣辄睿笑道,无限宠溺。

“筱沫”他喊着,温柔地,轻轻地。

“嗯”她轻吟,眸中印的是她哥哥英气的脸庞。在她眼中,哥哥就是她的天,她和哥哥从小便没了父亲,哥哥从他十岁起就和母亲扛起家中大梁,却不让她知道他们的苦,他们的累。

宣筱沫想着,她有这样的哥哥已足矣!她就这么直盯盯地看着他,仿佛永世都不够。看着他眉底的开心,她的心也雀跃起来。

慢慢回神她暗暗恼着,她恨这样的自己却无能为力,直直地,深深地印在心底深处。

“哥,你是真的要娶孟家小姐吗?”温和的话语从宣小姐唇角边流出,带着些试探和小心。

“不会。”宣辄睿看着窗台,坚定说道。

听完此话,宣筱沫才慢慢宽下心来,心底深处是一丝不易察觉的满足,脸上笑容也灿烂起来,夺目炫耀,如盛开牡丹瑰丽。

“筱沫你下月十三快要十五生辰了吧!没想到你已经是大姑娘了呢?及笄礼完过后,母亲说要带你去月封看看。”

“我不去,我要一直呆在哥哥和娘亲左右。”宣筱沫撒娇,扯着宣辄睿的一方衣角。

“傻瓜,你终究要嫁人的啊!这么能在我们左右呢!”宣辄睿摸了摸他妹的头对她说。

“就不!”她急急喊完,便跑出了门,脸上两行清泪流下。

她不要,也不想去月封,那里虽是月国京都,繁盛华丽,王子公孙多如是。可她宣筱沫却不稀罕,她只想呆在哥哥和娘亲左右,有亲者如斯,夫复何求!可为何,上天竟如此凉薄,硬生生将她从云端坠入地狱。六月十三,她的十五生辰,没想到她就要及笄了啊……她笑,那么无力,那么苍凉。

远处,一抹极其复杂的眼神出现在紫玉少年身上,望着那虚弱的清影,心中不是滋味。

他要照顾他妹妹啊!妹妹啊!

“少主,已办妥了。”

“很好,下次再继续。”黑暗中,一句冷血至深的话从一个阴历男子嘴中发出。虽望不见容颜,但从那伟岸的背影依旧可以想象的出那男子的绝代风姿。

“如没什么事,你先行退下吧!”那男子又说了一句,不禁让人肃穆。

“奴才还有一事禀告”站在那阴冷男旁边的男子又讲了一句。

“说吧!”阴冷男张口,语气冷了几分,可站在他身旁的却丝毫没察觉似又说“今天茶馆中来了一位身着麻布但武功应该极好的人”停了一下,又说“宣家少爷派人跟踪了!”

“哦!”他邪魅一笑。

“你先下去吧!”他摇了手,只一会,那刚才讲话的人迅速没了身影。

“老师,你说是不是越来越好玩了呢?”他轻笑,黑暗中发出了声响。

从内室中缓缓走来一人,神情淡然。而那内室藏于暗格中,不仔细点的人根本就发现不了。

“是啊,好戏开始了!”那先生说了一句,说完两人都不见了踪影。

室内任何影子皆不复存在,所有事好像都没发生过一样,只有些许热气证明刚才确实有人的存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