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盛世绝恋

龙谷深深路新生

盛世绝恋 寒紫暮 2977 2010-07-28 10:28:30

  听如此说,惜纭幽深的眸中暗淡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光彩。

她走上前去,凤眸瞧了一眼那湛蓝的天空便再也移不开眼。

那无穷的天际中,好像有一股力量牵引着,不想放开她。惜纭单薄的身影站在屋前,风吹起了那已脏乱的粗布衣裳,竟会有一种“仙风”的错觉。

惜纭目光微闪,凝视此地。觉得这正是母亲的意思,脑中,心中自有了一番计较。

千回百转难等闲,柳暗花明又一村。于是身鞠一躬,道:“愿陪伴在您左右,不知可否?”

那婆子眼眸微微转动,似是在研究此话的可行,可实际上并非如此。

此时的她脑中已是百转千回,应有很多话想要说出口,可话到嘴边确是另一番景致,那些涓涓细语被生硬的卡在了唇边,发不出任何声响,只有那些“哼哼”声受命与她,发泄着似有似无的脾气。可事已至此,也便只能作罢。

“我姓路名添尧,以后你便叫念谣,单名纭,可好?”

说罢,拾起一支树枝,地上不过一刻就有字“画”了出来,龙飞凤舞。

惜纭等了好久终听得了一丝声响,不顾礼仪之说,抬起头来,注视眼前这位神秘的老者。

只见一根树枝指着地面,按添尧婆婆所指惜纭看地上去了。

那字气势颇大,力道颇深,一笔一画大家之范显现非常,便是书法家也会自愧不如,羞愧而去。

在如此荒凉之地,住着这般高人,这是为何,如果对自己不利该怎么办?惜纭陷入了思考之中。

话说那名起来,此名意韵颇深,亦有些涵养。

念念为遥,谣淡,云生。铭记心中刻骨深,凝馹印冲歌自吟,凝凝名,难得已矣!

纭又是云,云几丝纭。

惜纭,也是念谣答应了一声,又道:“不知此为何地?”

陆婆婆深的眼眸往草屋看去:“浩瀚无垠都乃天朝领土,这不过是大盛方寸之地而已矣。若偏要给一名,变叫芜灵,可好?”

惜纭深地吸了口气,嘤嘤细语从唇边流出,滋润人心脾:“我看这山脉连连,如龙遨游,若叫龙谷,好似更有灵气些!”凝神听之,惜纭话中暗藏大家之范。

或许,正是种气定神闲之态使得众人心悦诚服,死心踏地,克重重之苦难,走路路之不同;又或许,也正是因者这态度,走上这条不归路。

便是之后经过历练的她,想起来也是唏嘘不已。

话说完后,惜纭的头低了下去,心中暗叫不好,这话说出口,岂非驳了人家那片心意!便是有千万原由又怎奈何之!

那路添尧却置若罔闻,只娓娓道:“即使心中满腹谤议,也切不可说出,可听清楚?”

惜纭觉有刺骨寒风映着那话迎面吹来,久久不去,道了声:“好”字,准备恭听教诲。

岂知那骂声根本未到耳边,惜纭觉头脑沉沉便昏死过去了,这病就是那蛊??--钼容(在第一章中提到过)引起的,此蛊虽为蛊,却不似蛊般蚕食人。

钼容真正让人顾忌的不是大盛六大蛊毒之首,而是它出其不意的解毒和用毒。

解毒,需有人爱上中了蛊毒之后的病着,心心相惜,真心实意,方可用药慢慢解之,药中有一味便是----深爱人,真诚泪。如若没有人、心相契合,就算是有解药也是没用。

用毒者也需是亲近之人,爱之深方能用蛊,使之尽其用。

若非如此,蛊形同虚设,如同没用。

而此蛊还让人忌惮的是它蚕食人的心智。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一旦没了佼佼容貌,有些

人便会变成空架子,抵挡不住闲言碎语,自尽之人皆有;也即便是能受过去,心智也难免有所损伤,最后形如枯槁。

即便如此也还是有人解了此蛊,可毕竟少之又少。钼容逐渐成了六蛊之首。人闻之,脸大变,不语。

用此名,不过应着了毁人甚深的理由才如是说。

添尧婆婆略微侧首,拄着拐杖看到了晕倒在地的惜纭,心跳停了一拍。

不顾年迈的身体立即上前把脉,久久不语。

“命中注定啊……”她叹道。

-----------------------------------------------------------------------------------------------------

惜纭再次醒来时天色已昏暗,她站起身来,心口疼痛不已。

她知:尽管自己伪装得再好也很难逃过自己的那双眼角。

站在门口,眼角的泪随风而去。泪干,痕依在。

夕阳西下,红光满天,云端映阳,飘飘而飞;紫萦树下,觥筹交错,树枝干头,袅袅烟散。

长势奇高的松树,密密麻麻地立在两边,露出了一段长长的石卵路。山间烟雾迷茫,时不时吹过一阵凉风,佛在人身上。

唯美画,人伤心;道不清,说不明。心自知,口难开。

遥望四周,见添尧婆婆独坐在湖边,惜纭小跑过去。待到近处才慢慢停了下来,汗已湿透罗裳。慢步走近,不知自己额上,挂满汗水;而脸上,挂满不知是泪水还是汗水。

添尧见惜纭满头大汗,心中那片芳草地柔软下来。

拿出随身带着的方巾,慈爱地替惜纭擦汗。岂料惜纭在碰到那丝绢时不自觉退了一步。

那满是皱纹的手停在空中,手的主人进退两难,神情像受伤的小野兽。

风吹起一池碧水,二人似有默契般对此事闭口不提,只一笑便过去了。

天黑,虫鸣,断断续续的知了声混杂着添尧婆婆的“明天开始学习吧!回去吧!”回荡在谷中。

深谷中,一束微弱的光从茅屋中发出,衬得这天愈黑,地愈凉。屋子里,祖孙二人同席而塌,温馨气息流转。相识不过一天余尔,似曾相识之感浸满心田,温暖人心,惜纭才不觉苦闷。

第二天

添尧婆婆口微张:“从今天起我会教你毕生之所学,等你真正学艺精湛时,你要做何事我不会拦你。但此前提时,你之所学要胜于我,你可听得清楚?”

“今天所教乃是入门典籍《武艺中书法》”惜纭听得,点头称“是”。

武术中的剑术和书法,有着相同及骨势,习练剑术和书写行草,可互相沟通,互相补充,共同进步,既利于这两门技艺的发展,也有利于习练者身心健康。

剑术动作是由点、刺、劈、云等攻防动作组成的各种剑法,剑法又配合手、眼、身法、步组成剑术组合,又由各种剑术组合组成完整的套路。

视同于书法中的点、横、撇、捺等笔法,从而组成字法,又有数个字的连带或笔断意连等组成章法。无论是剑法、笔法或是整套剑路和整篇章法都有“骨势”,这就是它们的相同点。“骨”即内含,如武术中的“精气神”。

也视同于书法中的“骨架”或“神韵”。势即外形,如剑术中的剑体和书法中的书体,包括:剑法、组合和套路;行草的笔法、字法和章法。

所以你以后在练武时可以与书法联系一下。

惜纭听此,不免点头。

只听婆婆又道:欣赏一个剑术套路,要从起势到收势,看它全套动作是否合理到位,不但要看势,还要看骨,如同整篇书法的章法是否合理,不但外形(势)好,内涵(骨)、神韵更为重要。

剑术中有“点、撩、劈、刺”等,书法中有“横、竖、撇、捺”等;剑术中有展缩,书法中有开合;

剑术有一气呵成,书法有一挥而就;

剑术中有“犀牛望月”“燕势平衡”,书法中有“斜而不倒,凌涯独立”;

剑术有“腾空”,书法有“飞动”;剑术中要体现“精气神”,有剑与“手、眼、身法、步”的紧密协调配合默契,书法中有“含而不露”“有藏有露”,“内含神韵,内外合一”,“有方有圆,时隐时现”,上下左右,协调顺达。

而书法用气也很重要。排除杂念,气沉丹田。行笔要均,力达笔尖。笔锋转换要闭气。笔锋上提时,气上行。按笔要沉气,收笔要放气。

听完过后,惜纭不得不称这武术与书法有异曲同工之妙,而这与今之主题也相符合,将书法孕育在武术之中,书剑合一,两相契合,达成高峰。

在称赞的同时,惜纭也微感疑惑:这常人说话多时也会有些气喘,这讲了半天课的婆婆为何还精神抖擞,气定神闲。

且今天她发现这藏书颇多,如若是个人怎么搬到此地,这深深龙谷中有着太多可疑之处,不得不让人深思。

不过这也不妨碍惜纭学习,总而归之,惜纭已不再是那个在崖山上孱弱的她了,这是一个重生的她。坚毅如她,强者如斯,不会在让人宰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