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盛世绝恋

悬崖边上嗜血红

盛世绝恋 寒紫暮 1245 2010-07-28 10:28:30

  

悬崖边,乍看之下,几个侠士一般的人对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说着什么重要的事情,可仔细一瞧便可知并非如此。

他们把那个小孩逼到了死角,嘴里讲着“快把东西交出来,我们就饶了你,”心想着,你若拿了,便不留了,“否则……哈哈哈……”

那个自称替天行道的江大侠说道:“我们可不敢保证你的下场会比你娘好,想想看,你娘的七七可还没结束,你不去,可是不孝的。”

女孩身体稍稍震了一下但持续不长。

随之江宇慰步步紧逼,小女孩念着刚离逝的娘亲心中一痛,猛地抬起头来,愤愤盯着眼前的‘正人君子’。那头目们看着,也觉一惊,心里便想着这个孩子不简单,若留之,后患无穷。

过了一会,走出一个莽汉指着她的额头喝道:“你个小兔崽子,你爹已休了你母,你再无靠山,你且快交出那东西,我便留你一全尸,也不用给野狼吃了去。”

紧接着,那位不下三四十岁的江大侠又走近了一步。

这位乃武林霸主王天之婿,长的倒像是一翩翩公子,现如今,越发有了男子气力,不像是年轻时一般。

世人也尽是好评。倒是歌颂其行为大义,实实是大侠。

此人向前走了一步,捋了自己的胡子道,“你且想想,这浩大大盛王朝已无你容身之所,死了还干净了自己。你那王爷爹爹也不知往哪快活去了,也不再管你们母女死活,你且听得我一言,我便送你一程,也不枉你来世上一朝。”

微等一刻,女孩好似准备拿出宝物,她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不过众人被血麒麟的好奇给忽略了……

倒有一人正躲在后面正瞧见,他心中已知,不管如何,结果都是一样的。如若他们看见那血麒麟,女孩还是难逃一死。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如此杀戮场景,刚才那场厮杀已着实吓了他一场,现如今,他看见几位正道对着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下手,心知那蓝惜纭难逃一死,再也站立不住。

使出自创了飞跃无痕,他心理默默念叨:掉下去至少还有一线希望,这总比死了强些。这边女孩脚心不稳,掉入了深谷之中。

纵然人已跌入深不见底的山下,山上纵人还是不甘。

只见那江宇慰立即用蔓藤准备将飞速下降的蓝惜纭拉上来,但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他,终是差了一步。

他气愤的甩了那蔓藤,这蔓藤就是武林四大利器之一的木鹰鞭---嗜血非常。

只听得“吱————”一声,崖边一道裂痕便显现出来,吓得人只打哆嗦。

蓝惜纭坠入深谷,她心中没有慌张,只有安详。

她记得,永远记得……那天,母亲收拾好了自己的细软,带她离开了刚刚落脚的客栈—远成客栈,她们赶了四个时辰的路,终于在一个小村庄安顿下来。

款待她们的村民都很乐情,民风很淳朴,她还和狗子哥玩了许久,可这一切,都因为一块玉—一块血玉成了泡沫。

那天晚上,静得可怕,她母亲林緈萦喂了她吃一颗钼容——让容貌丑上十分的蛊,哭着对她说,容颜倾城太累,只要有缘就好。

“纭儿,不要怪娘,等得有缘人,这蛊还是可解的,你快走,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小小的她,知道只有走,才会有机会报仇。

那晚小锦村一千六百三十二人全部身亡,火光冲天,带领者就是人称玉鹰大侠——江宇慰。

女孩一直逃,一直逃,边逃边哭,直到第二天,他们还是追了上来。

她闭了眼,眼泪不止境地往下流,滴落在她胸前的白玉上,她没注意到那玉和天空变成诡异的鲜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