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盛世绝恋

敢问天地曾争辉(一)

盛世绝恋 寒紫暮 1617 2010-07-28 10:28:30

  月封街头,人头攒动,个个都往东涌去。

若是说东方有什么,那就是月国第一酒楼一品楼。

一品楼门若市,旅居月封的人无不争相前往之。

此时,一身灰蓝青衫的尧捻正在三楼看着这些客主,心里也好生激动。这本就是他第一次做生意,没成想到会如此成功。

虽然初始时很不如意,可现在倒是也好的。他从来没想过要走商贾之道,虽商贾是可日进斗金,却甚无权势。可现在想来却也是好的。

什么叫有钱有势,有钱方有权势。君王或许排斥经商恐就是怕危害皇权吧!

现在的尧捻已非那个弱小的蓝惜纭了呢!

那尧账房之说也不见了吧!

又有谁想得到,人人争相夺之德宣府管事一职竟被一个毛头小子摘得,还不及男子弱冠之龄。

哈哈!惜纭不禁笑了起来,天地争辉间,她到要看谁方能帷幄!

指甲深深的嵌入窗台而不自知。

“丫头小子”

“尧兄”

房被打开门,只见一人瞬时跑向惜纭,眉眼中尽是傻笑,引得惜纭‘咯吱咯吱’笑。

这时大凤也走了进来,看着两人眉眼中也尽是笑意。

“你们怎么也来了?”惜纭不禁疑道。

“我们不是来看看你吗?我们在宣府听说一品楼今天甚是热闹,便请面前这位管事大叔放我们一个大假,好否?”大凤上前,看着刚才的傻小子又道:“尧兄啊!为兄可嫉妒你了哦!”

“为何”尧捻摆头,无可置否,眉眼中处处透着笑意。

“你看为兄和你同进一品楼,那天你说少爷看见了瘦弱的你,可为何没瞧见壮硕的我呢?”

“大凤,你取笑我?”

“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懂呢?”傻小子瞧了瞧大凤又盯着惜纭,挠了挠头,翘着双唇,引得两人相视一笑。

“懂了才怪”

“你小子别打岔”两人难得一致打趣道。

“刚才是其一,还有其二。你有经商之道,可为兄却没有啊!你看你把一品楼搞得有声有色,唉!为兄真的骄傲能认识你这么个兄弟”

“丫头就是好”傻小子想也没想就说,脸上满是骄傲的神色,惹得大凤又一次打趣。

“你看连他都说你好,唉!为兄可怎么活呢?”说完挑眉看了眼惜纭,眸中盛满了戏谑。

自己能这样,也不是全靠才华的呢?惜纭默默在心里无声叹息一声,透着窗栏,遥看上苍。

这事,或许得从二个月前说起。

在二个月之前,也就是辽州知府出事之后。惜纭在大凤的帮助下来来到一品楼的,原来大凤原名叫凤齐远,是丞相凤聍偳的长子,因和丞相闹别扭才出来的,和这一品楼的主人又是故交,弄个事情来做本不在话下,可偏偏这人正值的要命,什么都有以正来约束。弄得一品楼鸡飞狗跳的,还错失了好些生意。

这本来不关惜纭何事的,她呢?只是个小小的账房,没多少说话的权利。

不过这日子平静几天过后又贵客来访,那人便是周雨茹,现在是太子妃了吧了?皇上虽未立名,可这太子妃的位子这局中安她做得。现下丞相失了朝中半数,若此下封了其女为皇子之妻,确是不可的。是以周雨茹凭借郡主之势为太子正妃不二人选,只怕若是子嗣是皇孙的话,月王一高兴便会赐以正位。几个侧妃怕还不够威胁。

可单单如此太子妃好像不应该来这里吧!

周雨茹的到来使得原本萧条的大厅的显得生气多了,许多好奇的的月封人聚集在了一品楼的门口,想瞧瞧到底发生了何事。

周雨茹巡视了大厅的众人,眼神久久停留在了惜纭的身上。

这厮惜纭感受到那道目光,也不由一惊,还好周雨茹即刻收回了自己探究的光芒,道“这位小兄弟,我是来专门谢谢你的。”

“来人,赐赏。”

周雨茹高呼一声,手捧着奖赏的管事公公们如鱼般从外边把珠宝拿了出来,从一品楼的排头到排尾,可见赐品的丰富。

惜纭立马上前,低着头说“小人没做任何事,倒是劳烦太子妃了。”

话语中没有丝毫的起伏,也没有任何的做作。连着久在宫里的老人也不禁要感叹一番,这小辈担得起那句长江后浪推前浪之说了。

“这些是你应得的,小兄弟,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周雨雨看着惜纭,可眼光却瞄向了另一边。

惜纭一愣,顺着周雨茹的目光看去,却无一人。

“那小人就却之不恭了。谢太子妃。”

直到人流散去,惜纭回过神来,想着那时自己的一番‘事迹’没来由的一笑。

那傻小子露出牙齿,也跟着笑了起来,两人还真是相视一笑。

惹得大凤又是一阵叹息,赶着自己还不如一个不及弱冠的小小少年。

这把惜纭逗得更欢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