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盛世绝恋

千里良驹搏佳人

盛世绝恋 寒紫暮 2374 2010-07-28 10:28:30

  湖边,一位白衣少女站在新立好的坟冢边,眼中的光华被无边哀色取代。夏日炎炎,随着太阳的攀升愈加炎热,女孩不知,一直如斯。

她立在写着:祖母陆添尧之墓前,久久不语。

未时,灼热的日光炙烤大地,湖气攀升,渐渐消失。

少女执着,不顾左右,毅然守着小小孤坟。这里埋着她这五年相处的亲人,也埋了她五年无忧的时光。

地方依旧,景色如故,可那可敬的老者却已不在。

思来故去,惜纭决定等得婆婆七七过后出谷,婆婆对她庇护及深。她给自己的不尽然全是严师之感,亦有朋友之义。师者,传道授业;朋友者,保驾护航。

而她,却救不了她爱护的婆婆。

当年她一无所有时救不了小锦村善良的村民和自己的母亲;今天,自己一身绝技,然她的医术救不了自己亲近之人。

终究是天意啊!

她不禁恨起天来,齿间的撞击声“咯咯”传来。

她恨苍天无情,她望着灰暗的上苍喊道:“老天是吧!你好生之德吗?你也只是欲望之物,哈哈哈……”

“我。定将这大盛天地翻覆,看你如何!”坚毅声音传来,声清晰,志卓远。

想来此次出谷不知未来如何,也不知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再次回来。若是可以,她宁在湖上驾一叶扁舟,欣赏龙谷片片风景。

仇,不可不报;前面,是不归路。

归期远哉!大仇过后她的命是否能保住还是问题,为今之计,过得一天算一天,谋划一天。

她决定先去月国京都月封寻宣家铸剑庄。她知道月国的国主没有对宣家庞大产业下手的一个原因是宣家的剑术。月国处于离国之下,为以防万一,他必要以武器上出奇制胜,而宣家的宣铭、宣僼、宣袁三大剑在剑中可谓极品。

现今武林,乃至四国国主,争先夺取。

表面上,四国一片和气,可暗火却不断。

国与国之间的火光慢慢亮起,而月国国主也已对宣家的铸剑术垂涎已久。所以,各派人士对宣家肯定会很“上心”,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武林盟主一定不会错过这杯羹。那她的出现可会是一个意外惊喜呢!

月封宣家府邸前,一位少女在众人搀扶下下了马车,紧接着又出来一位不下三十的贵妇,此二人的出现立马引来了行人关注。

月封不乏女人,待字闺中的女子按说可以将皇宫挤满;更不乏美人,月国的女子爱美最盛,官家小姐更是美丽如仙。可偏偏今个来了两个鲜活站在自己眼前的仙女怎不惊奇?

贵妇人年纪虽大了些,可风韵犹存,更平添了几分沧桑之美;再说那少女,应是待字闺中的小姐,她头上的插着的笄一看就不是平常人家所能佩戴,而她的样貌不凡,色如牡丹,眼睛柔柔可以渗出,这不是凌波中的仙子,她比仙子更丽更净!

贵妇与少女就与周围隔开似得,灼灼其华。

“吁……”一声巨响打破了原本的宁静,马车上的车夫使劲的要驾住马车,可马车如失魂般来回奔走,奋力一跃竟然把马车夫撞了出去,砸到了墙角边,立刻吐了一口血出来。马儿疯了帮乱串,奔到了那对母女那,吓得那少女哭了起来。恰好此时宣家府邸门大开,宣家少主迎了出来,可偏偏看见这马儿来撞自己母亲和妹妹一幕。好在宣少主反应快,也恰好一阵鸣唱止住了马儿前进。

宣家母女有惊无险。

马儿停了下来蹦到人群中,害众人以为此马又发了失心疯,立刻奔开,四处逃窜。马儿却在一位小子那停了下来,那小子看起来不足十三,脸微黑,眼有神,猜不出棉衣里不知裹住一颗怎样的心?

男子抚弄着马儿的棕毛,马儿乖乖在他身旁噌噌,不时还叫了叫,乐得男子一阵轻笑,完全忘了刚才的惊险。

适才走出来的便是宣家的少爷宣辄睿,看见那小子用不知名的乐曲救了母亲和妹妹。

心下疑惑可还是谢道:“谢谢小兄弟适才救了在下母亲和妹妹”

“不过举手之劳而已,我就算不出手,以阁下的武艺应该也是可以的。”说罢准备佛手而去,但那马儿却顶了顶,想跟着他离去,奈何马车扛在石子上,马儿出不来。

“小兄弟,敢为大名”

“名也不过称谓耳”那小子回答。

观者不禁皱眉,心下暗想:真是张狂。

宣辄睿的眼中一亮说:“可否有兴趣来在下的店中”

宣辄睿的话没能止住那小子的脚步,可一声长嚎让远去的人折了回来。不过他的到来不是旁人以为在宣家待下,说了句“不了,如若有幸可否容我将此马带走。”

“可以”宣少爷答。

“有幸”拜了下,牵了那马离去。

望着离去的人,宣辄睿总觉有些奇怪,像是在哪里见过但不管怎么想都记不起来。也是罢了,看着母亲和妹妹安然无恙,心中甚是宽慰。

瞧了一眼地上的车夫,叫了管家道:“带下去上点药,结了这年工钱打发了了吧!”

管家打发了行人,又叫人上前抬走了车夫便一并将少了马儿的车子抬了下去。

宣家的戏落下了帷幕。

望了望那一人一马的背影,宣辄睿不禁眯起了双眼,他本不知那马的脾性如此刚烈,今儿一番观察发现那匹马是难得的良驹。

“哥”甜美的声音叫来,宣辄睿转头看见自家妹子正笑着看自己“这马真是奇怪,哥你当年说过这马是难得一求的好马,你特意训了好久才给了筱沫的,可今个会是……”

“是吗?”宣辄睿淡淡回应,打断了宣筱沫后面要将的话。

“回吧!”沉默的宣母沉沉讲了句,宣家大门也关了起来。

这边那少年牵了马后,便到了一家名为听雨楼的客栈落脚,之所以选这客栈因为这楼最是便宜,比其他公道了些。

刚才的马儿疯癫并非偶然呢?男子轻笑,露出些残忍和怜惜。他知道那车夫是无辜的,可是他却不想错过这个机会。以宣辄睿的聪明定是会认为出来救的人不怀好意,所以他决定欲擒故纵,让宣辄睿好奇,真心想收复他。

只有如此,她,蓝惜纭才有可能真正接近宣辄睿,了解宣家内幕。

有了宣家,那些人一个都逃不掉了……

“哈哈”惜纭轻笑出声,对着马道:“一个都不会少的,马儿,你说是吧!等着吧!”她望着天,目光悠远。

土地上的热气轻盈地吐在她的圆脸上,调皮惹人,主人对此无所置之,依旧望着天,手上的草已近被马儿吃得差不多了。马儿的舌灵巧地在她的手上游走引得她笑了出来。

眸中的那抹冷淡不见,她温暖的看着可人的马,一时灵光飞闪,对着马儿说:“马儿,你以后跟着我可好?”没得马儿回应。

惜纭又道:“你叫小风好了”马儿噌了噌惜纭表示同意。惜纭感觉心中温暖起来,唇边浮起笑意,夺目耀眼。

她摸了摸马背,笑道:“小风,你不愧是难得的良驹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