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盛世绝恋

芬芳流转入东宫

盛世绝恋 寒紫暮 2264 2010-07-28 10:28:30

  

莫皓瑞手快,一把扶起女子抱了起来。他望向怀中的女子觉得一阵熟悉,轻柔地放在自己的胸前,好像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宝物,连他自己都没察觉自己那不易外流的温柔,沉沉恋着那手中的芬芳。

看着这怀中女孩那苍白的脸霞和嘴角的血痕,心中不由一震,有种奇怪的感觉蚕食着自己的理智,好像还会有一点点的痛。

“来人!现将杜凤黎拉下去!侍郎革职查办!”

莫皓瑞冷声道,他抱着女孩走出人群,那毫无表情的脸让人察觉不出他现在的意思。就在他跨到马上的时候,瞄向了跪在地上的两人。

“杜大人这几天在家里休息,没意见吧!”

温和的话传到杜卞耳边。

他不由一惊,这话说得像是在征求他的意思,可这样的利害确实在很多,杜卞额头上的汗已越聚越多。这平时的冷厉的太子谁也不敢得罪,现在他那不争气地儿子犯了这样的罪,这一声休息就摆明了不要妄想惊动那上面的人啊……

这样的局该如何解啊!

杜卞的眼光才刚刚接触到莫皓瑞的,才点燃的那点火光便冷冷浇灌下来,这次太子是铁定要整治这旁系枝节了,汗汗道:“是,老臣遵命”。

“好,本宫定会查个清楚,给一个交代!”

这话在人耳中徘徊都会像是吃了定心丸般安定,望着那策马而去的背影,那名叫尧捻的心中一动,脑中出现模模糊糊出现了一双眼睛。

“捻兄,捻兄……”

“啊!”尧捻惊道。

“我说捻兄,你在想什么呢?我叫你好几遍了呢?”

“凤兄,不好意识。我刚才看着太子殿下出了神了。”

“这样啊,我跟你说,这太子殿下可是在百姓当中的神呢?说起来太子虽生性冷冽,可他的很多举措都深得民心。”

“太子这么神?”

“谣兄,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在这月封我们对太子的名号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虽然太子还未能够有时间处理我们的贪官污吏,可是我们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有出头之日的,这会是我们寒窗苦读造福百姓的新希望。”

尧捻轻叹一声,这苦苦等下去的结果会是那样吗?

“说起来,捻兄,你怎会知道今日太子会出来的。”大凤疑问,对着尧捻道。

说起这个来,尧捻倒要谢谢大凤了。刚才他那样子喊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是平平然然有些心有为而力不足之意。

只有一个人在那里安然的啜饮,一举一动散发着尊贵之气,眼中出现一番戾气。

于这也是平常易事,可就在那一拉的片刻,那腰上的玉佩时便直直没入他眼中,他就心中忽然一动。

尧捻望了望周边,扯动大凤衣角,把他拉到墙角边,轻声道:“那明黄的玉碎是千古难得的黄珏,这只有当今月国国主才得以佩戴,若我记得无误,太子受封时国主赐予太子以配。”

大凤恍然一悟“原若如此,倒是那姑娘的气运些好能得太子相助。倒也不知这次杜家会是如何了?”

月国中,纯净玉珏只有皇家才配佩戴,而那黄珏只有太子和皇帝才有。

所以,他尧捻就是在赌,赌他莫皓端是否真的是传的那样。

这个莫皓端还是能够懂得把握时机的。

不大不出,出来得人心。

这权术之争就是这样,懂得人心和得人心。

这样皇权道路才能走得更久远,他倒也是个不一般的主。

“你去那边不是想叫知府吗?叫来太子可是你的功劳。你看,这事这样不是很好!”

“哈哈哈”

“哈哈哈”

相视一笑,侃侃话语融笑中。

“兄弟,你要去那里?不介意的话和我去宣府做事吧!我叔叔在宣府做事已经十几年了,你和我可以去一品楼去做点事,你看如何?”

“我……”

“别说了,我知道了,你定是为难。你放心,你是个文弱书生,我会叫我叔叔安排个轻松的伙计的,你定当不会拒绝吧!”

“扼……凤兄,我……”

“好,明天辰时一品楼。记得!”

那名叫尧捻的少年有点苦笑不得了,怎么偏偏遇上这么个人呢?想拒绝都不行。

轻叹一声,准备回客栈去。

红烛摇曳,灯火通明。

东宫太子府俨然上下严谨,这来来往往的官员的走动,神色失常,不时地用衣角试着额间汗水,而坐在上方的那人却神色如常,冷峻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即便如此,那冰裂的气势还是还会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可这些人毕竟是掌管着整个国家根基几大家族的掌家,竟是如实还会在此人下面低头。这东宫太子的实力若是还任人宰割这倒是真得意料之外了。

“太子殿下”

“凤大人,你觉得呢?”

“臣……”

“你们都听着,别再为杜家父子求情,不然他们的下场可不会是你们所能想到的了。”

“……”

“本王累了,全退下”

“皓瑞”

“舅舅,既然您知道结果又何以让侄儿陷于囹圄?”不是丞相大人,而是舅舅,这里不在有君臣之分,只有一个想救另一个侄子的叔父而已,可这毕竟不仅仅是亲戚间的斗嘴而关乎整个国家。

“你尽力便好”感慨之余,这是唯一的法子了,如果换了另一个人便不是这番样子了,这能怪什么呢?这王法依在,不可随意而为之,那杜家的!

凤相的脸上布满了疲惫的神色,他看向莫皓瑞道:“方才那姑娘你安置在何方?”

“这舅舅您就别别管了,这事侄儿有分寸的,你只要能在父王那边稍加言语即可。记住:千万别向父王求情,必要时,要严肃处理这事。左相之位不少人已想收入囊中,这点您该非常清楚,所以今天的话语本宫自讲一遍,这厉害关系舅舅您该看得明白。”

凤聍偳一滞,能在不惑得此相位,流血定不在少数,这侍郎他本不必担忧,不过少了个能用的棋子尔,但这杜家怪罪下来,牵涉下的不再是一个杜家而是朝中的几大派系。自己的位子本就煞眼不少,这么下去……

皇帝本就一样,等的你有罪从不在乎你有多少功德,他的眼中或与只有强者才配坐上高位,可你一旦坐上,他的担忧随之而来。

而皇子间血肉之争,要到那时才可以停?这广袤苍穹,何时才无杀戮……

唉……叹如实,何方休,无止尽,乃王道。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