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盛世绝恋

魂归大盛灵就位

盛世绝恋 寒紫暮 2197 2010-07-28 10:28:30

  2010年7月26日农历6月15

今天,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天空上,十五的月亮高挂,很圆,且亮得耀眼,像是宣告着自己的辉煌。

在一栋装修的特别亮眼的别墅前,一辆救护车正停在问口,发出特有“迪嘟”的响声。

从里面抬出了一个女孩,她不断地抽泣着,像是经历着特别痛苦的事情。在她旁边,有一位身着宝蓝色裙子的女子,眼中布满红血丝,但从她身上散发出的贵气仍让人凌然了几分。

早上

暮紫星从床上起身,却觉得像是掉了什么,心空空的。暮母在医院已经在医院照顾暮爸将近一个月了,可暮爸的身体非但没好,气色还差了。

她早早起来做了清淡的蔬菜粥准备给暮爸送去,可偏偏此时,铃响了。天,她一见到那个浑身酒气的人,吓傻了。她不是不知道他是谁,她在飞扬一中拒绝的那个富公子——曹宇方。第一次真正见他是那时吧,紫星陷入了思考中……

那天,暮紫星刚刚从父亲的公司回来,她知道,定是受到飞宇公司的打压了。

在高科技产品领域中,掌握大头的那方必定先有技术。在马路上,她第一次见到曹宇方。

那个时候,她呆住了,她发现这个男生很阳光,但全身散发的是一股妖媚气息。

她见他在马路上画了Ilove青青,而那位女主角眼中的尽全是冷漠。紫星懵了,她还记得刚开学时见到这个飞宇国际的公子时只是匆匆一眼,多多少少会有些印象,何况人家还是公认的校草。

紫星回过神来,她不懂,真得不懂……如果说他是为了自己拒绝他来的,他还不至于这样吧!

真不像是曹花少的作风。

她正想着怎么将曹宇方弄出去的时候,曹宇方开口了,“怎么样,你家快跨没?早跨早轻松”暮紫星生气了,真的生气了,她那好看的眉此时正拧在一起,这样的她,让人很想去抚平。

而曹大公子却付出了实际行动,在一丝窃喜过后。

也就在此时,暮母回来了。

她啊,被这场景吓到了,曹宇方正在吻紫星的眉,很轻,很柔……心在此时漏了半拍,不过一会,暮紫星的眼睛睁得贼大的,像是见到了什么怪物般,连忙推了曹宇方一把,也正好见到自己的妈妈站在不远处。

见到暮母,暮紫星心虚的喊了声“妈妈”。

曹宇方见暮母回来不紧不慢地站起来说了声:“阿姨好,我先回去了。”说完带了门,出去了。

门外

曹宇方笑了,璀璨生辉。

门内

暮母板着脸,像审犯人般看了暮紫星一眼。

她虽没有看到过曹家少爷,但还是远远瞧见过的。

今天看到自家女儿和丈夫对手儿子在一起,自是非常不高兴。

于是阴着一张脸问道:“是不是宇方国际大少?”

暮紫星此时真想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她真怀疑他是不是想要恶整她,所以趁她妈妈来之前进来,故意和自己亲热,以报自己对他的拒绝之仇。

当然,心里这么想,嘴里却是这么也说不出来的。

紫星微想片刻说:“是的,想问爸公司状况。”

听得暮紫星这么说,暮母自是无话可说。

对于一个年方十五的豆蔻少年来说,那样一男生任谁都挡不住,但紫星却能控制自己。这样想着,怒气便降了一半。

可是,想着暮爸还躺在医院里,暮母的火气就又上来了。她手一推,桌上便只剩一方桌布。

只听“彭”一声地上乱了一团。

暮紫星这时也吓了一跳,脚上踩到了玻璃,眼泪不争气地唰唰流下来。

而暮母以为紫星是怨她不该这样子对她,嗔的火气上来,狠狠推了她出去,恨恨骂道“你还想这么样啊!

我楞是没发觉我这样仍有什么不对。”

失了那份优雅。

暮紫星一想,似是知道什么,眼泪多了几分“妈,是我脚……”那声脚字硬是没说出来就被暮母给扼制了。

暮母说:“你,你又什么……你一初中生,学大人谈什么恋爱。恋爱,恋爱,恋到没人爱。”

暮紫星想张口解释,但话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不尽的苦涩。

已近五年了吧!

暮紫星想,从她十岁起,她就能感受到母亲对自己有一丝的恨意,说不清,道不明。她一直把这份失落遗落在角落。

她不是没想过自己不是母亲亲生的,但每每看到父亲那宠溺的眼神,她就知道:不管这样,自己就是自己,不可取代。但今天那份疑惑重新回来了……想着,她更加蜷缩着,将头埋进,眼泪默默掉落。

“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

暮母又骂了几句,拿了煲好的粥愤愤出去了。

等到暮紫星反映过来时,房子已经空空如也,就像自己的灵魂般就算到最热闹的街道,还是一样的孤寂。

脚上疼,心更疼。

晚上

暮紫星只觉得头好痛,身体如炙烤般,直觉灵魂要离去。

她脖子上,一块血玉正在发光;空中,月亮周围有一圈蛊惑人心的红。也在此时,她的灵魂正飘向那里。

大盛王朝

蓝惜纭的身体往下掉,她颈中白玉上一个血麒麟正在慢慢出现—血麒麟出世了。

二十一世纪

一缕幽魂正在进入暮紫星身体,不停在抽泣。

玉,消失了。

一丝亮光照进了进来,使原本黑暗的房子有了一丝生气。

一进屋,暮母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一丝不安爬上心头。

看到地上的暮紫星她大叫了“紫星”,这一声,含有太多的感情:悲凉、痛苦、后悔……她现在后悔了。

看到满地的红,从她脚底流出的时候,后悔了;

从进屋闻到血腥,后悔了;

在医院时,后悔了。

她的包掉落了,可她却浑然不知。

她急忙跑到紫星旁,看到紫星脸上的痛苦,心刀割般疼痛。

她摸了摸紫星的头,有比对了自己的发现紫星的头烫的吓人。她哭了,不停地哭。忽然,她像想起什么般,跑到门口,把包里的东西全都到了下来,翻啊翻,终于停了下来。

她手里拿着一只手机颤抖的拨了一个电话号码。

“滴滴”响了几声,电话终于通了。

“请问这里是中医院吗?这里是日庭别墅区23号,请速来。”

暮母颤抖着手,述说着她的害怕,害怕失去这唯一的女儿,她虽然凶,但她深知慈母多败儿。

但如今,她才发现自己错得离谱,女儿需要爱。

“笛嘟……”响起来了,不一会,医师进来了,看了看。

“破伤风,快”

将人抬了出去,暮母关了门,便赶紧出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