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盛世绝恋

侍郎之子划美人

盛世绝恋 寒紫暮 2269 2010-07-28 10:28:30

  不知为什么,对于小风,惜纭感觉它比人更值得疼爱,有时她甚至会对马儿说一些心里话。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小风不设防。

也许,马儿比那些自诩是正派人士的大侠光明磊落的多了!

今天难得,踏着轻快地步伐,惜纭拉着马儿就到市集上逛逛。

看有没有什么新的消息。

可出乎意料的是市集上的人们不知因为何事显得寂静,透着一股诡异之气。不过要是说这有着什么阴谋的话又是说不了的。没办法,她只得硬着头皮往前走。

走到前面,她意外地发现一大群人正激烈的在说着“……”。

出于好奇她也上去凑热闹,没想到那些民众唧唧咋咋唠叨这月封的局势和官宦人家的事迹,这也算是月封学士们茶余饭后的必备节目。

惜纭觉得无聊但也听得仔细,这毕竟是她现阶段了解局势最快方法了……

听着听着,她眼中忽得一亮。

关于宣家的两位女子,已近乎风一般速度在大街小巷中传开……

呼吸急促的声响低低传来……

嘴边轻轻一笑,她在刚才终于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了。不管怎么说,对于自己那些人可够上心了,不过这也不妨自己的计划,或许还可以提前了呢。

而这边月封的民众也在激烈的讨论者关于昨日宣家两位绝代佳人的故事:话说宣家世代铸剑,到这代已有好几代,可耐何,这代宣家人丁单薄,只留下一儿一女还有个管事的母亲。本来嘛这宣家的大肥肉无人不垂涎。

只不过,宣家少主的手段强硬,把宣家的家业扩大了好几倍,外人也不好插手。

好不容易,这个大家族的消息出了一点,心可是纠到了嗓子眼了。

大街上,宣家的传奇随着昨日两位美人的出世显得更富神秘。

无疑,现在宣家是茶余饭后讨论的对象。也有不少世家上门向宣辄睿和宣筱沫两兄妹提亲。生意加亲事宣家的门槛已焕然一新。

置之一笑,事情也已越来越有趣了……

远处的宣霆也是奇怪,也不曾察觉自己的反应已暴露了行踪。

宣家才到月封没几天怎么谣言和传奇已满天走了呢?

看来,有人刻意夸大了言辞。

当然,宣霆永远也不会知道:这流言的始作俑者会是自己的主子……而他一直相信宣辄睿不会如此,确实,他,不会这样……

今天他的任务是跟踪前面那个少年,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主子会派这个任务给自己。

若说是因为今个他制服了小姐和夫人的马的话也说不过去,可那个下达任务的人毕竟是自己的主人,是宣家唯一的主人,他也无可奈何。

现在,看着在人群中的那个少年他有着恍然如梦之感。

或许他自从在冰陇就病了吧!不然,为何自己的眼睛都控制不住了呢?

看着那远去的人,宣霆的脚步又追了上去,不管如何,今天他要掌控住这个少年的行踪,这样才好回去交代。

宣辄睿是不会无缘无故就派他查人的,除非是无比重要之人。

而用他来直接来追踪的只有两位:一是那天茶馆里的布衣人士、还有就是前面的那位了。想来,这两位必定有非凡之处,不然的话,他的主子也不会叫他去了……

也是,想到那清渊边,树荫下的人,他的心微微一滞,他从不在意除了宣府和武艺外的事,宣家不养废物,之所以他会在宣家的地位超群,有绝大多数因着他的武功。

只是,上一次,他宣霆却……

没错,宣霆是宣家私卫中轻功最好的,只要他出现,没人能逃出。这也是为什么宣辄睿安心让他处理这件事。

这边,惜纭听着七嘴八舌后,大致也理清了思路。

想来她也该会会那个神一般的宣家之主了吧!

宣家也算是名门,能进宣家办事,可以说事情会事半功倍。

抖了抖衣服,惜纭朝宣府方向走去。她总觉得会有事情超过她的预料。

即便是任何时候,她都要有万全之策来备不时之需。

现在,她需要的就是宣辄睿的信任,只如此,她才有机会接近武林盟主——江宇慰。

天永远不会等你,只有你自己去追逐才有可能有机会。在这一方面她蓝惜纭比谁都清楚。

是啊!

没有人会比自己更有同感了,自己也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她希望自己有一个幸福的家,这样便够了。

上苍却偏偏不给自己一个可以安心和家人吃一餐的机会,就算她拥有了一切,又有何用?

呵呵!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一个被世界抛弃的人了,一个只能恨得人。

惜纭的眼中已是浓浓的哀伤,那单薄的身影在人看来下一刻就会消散一样。

“你们去看看,那边出事了!”忽然一声大喊将惜纭从自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她快步上前,挤到人群中想问问是何事。

拉住一个赶路的男子,没想到那男子的力气是如此之大竟花了她好大的力气。

男子停了下来,打量了一下惜纭一番:“前面,工部侍郎之子杜凤黎当街要卖身救父的女子,那女子长得可水灵了。公子快点,不然要错过了!”说完拉了惜纭,向前跑去。

惜纭现在有苦也要往肚里吞了,她其实不是很想去的。特别是看到那排山倒海的‘阵势’时,她本能的想要退缩了。

可刚才的男子实在是热情,不仅能够拉惜纭到最前面去,还兴奋地喊出他自己的名字。

“大凤”

楞了好一会,人群才反应出来,发出了多多少少的唏嘘声。

“大凤”惜纭没管其余那些鄙夷的眼神,她看着那名男子轻喃“你叫大凤?”

“是啊”

“很高兴结识了位兄弟,我叫尧捻”惜纭觉得,她就应该叫尧捻,念谣,念着那些爱她的人。

奇了,这两个人不知死活了是吧,他们不会死到临头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是的吧!谁人不知只要是杜二少看上的女人谁见到都要退避三舍不能打扰。

可现今居然有两个人公然挑衅,这杜二少的脸可是越来越黑了,在场的都能感受到那股阴冷之气,不禁为那两个肇事者担忧起来了。

杜少的怒视无疑已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了,在这样下去,我们都要倒霉了……了解杜凤黎的人在内心感叹起来。

可两位相谈甚欢的丝毫没感觉到即将来临的危险……

“少爷,少爷,您救救我吧!我这辈子给您做牛做马也愿意!”

“为什么?我看杜二少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你要是跟了他,吃穿不成问题。”

女子楞住,唇边蔓延成苦涩的笑容。

她大笑:“我说过要跟吗?这是你认为的吧!”她犀利的逼道。

这一刻,换做谁也不敢轻视了这个被‘划’做是杜二少的“女人”的女子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