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盛世绝恋

辽州水患祸端倪 此章必看

盛世绝恋 寒紫暮 1798 2010-07-28 10:28:30

  碧湖粼粼,波光闪闪,不知是何时开始那平静的水不在平,若不是昨日的这个女子搅了自己的心,那他是否还是记不起‘她’呢?那样的‘她’,那得一无二的‘她’,那倔强的‘她’……这些影子不断在莫皓瑞闪现。一甩头,睁开双眼,那幽静的凤目呈现在他浩深的眸终,让他不欲移开。

这炯炯的神色让他不由想起了殿上了那番争执,那首诗不觉从嘴角吐露:

羔羊之皮,素丝五紽;

退食自公,委蛇委蛇。

羔羊之革,素丝五緎;

委蛇委蛇,自公退食。

羔羊之缝,素丝五总;

委蛇委蛇,退食自公。

今日于殿中,东宫太子的传言以传至殿前,这不仅仅是强强民女这么简单的事,这士族之弊显现的这般已然超出预计。

为今之际只得从长计议。

莫皓瑞说着,眼中满满的都是墙角的那个小女子,他想了想,又道:

厌浥行露,岂不夙夜?谓行多露。

谁谓雀无角?何以穿我屋?

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狱?

虽速我狱,室家不足!

谁谓鼠无牙?何以穿我墉?

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讼?

虽速我讼,亦不女从!

这《诗经》中小女子的倔强真的很适合眼前这名女子,虽说不过一面之顾,但脑海中这双倔强的瞳眸已然搁着。

你可知这是什么意思?”他笑看着她,双眸中满满的戏谑。

周雨茹一惊,不知还好,可是她又非不知。前一首分明便是说士族们安逸却不知足的话,难道现在京城已传遍了整个月封了?她不禁疑惑。后面这该是这样的局面,她又怎么会不知呢?若是自己还是那时的自己,跟着父亲母亲在家里听着难得的大戏或许还会置之一笑大叫声‘好’。可毕竟这事放到了自己身上又非听曲时的心情了……

“小女子愧不敢当,太子殿下可否允许民女见一眼父亲,小女子定然感激不尽。”

“这非难事,本太子允了。你先在这殿住下了,我以太子之名定保你无事。你现在把前因后果讲于本宫听。”

“殿下”女子双目微摒,瞧着眼前那明黄的靴子,复又低头。

“好,民女定会知而不言,言而不尽的,”她微微抬首,复又低眸道:“民女家父本是辽州知府,可辽州现在已无一人了……”

“就是年初闹水患的辽州吗?”太子微微不悦。

“正是”

“本宫记得三月份水灾一闹,朝廷就赈灾了啊!况且规模不大,怎么你和你父亲会来月封了呢?”莫皓瑞不由提高了声音。

“笑话,如果全州一半人崩于水患,疟疾蔓延肆虐的州府还不大的话,那还有什么不大的呢?”

话语惊人,周雨茹一惊,立马跪地道:“请太子赎罪,可这话就是拼了小女的性命我亦会讲!万万不是不尊重太子殿下您”

“如果太子定要处死小女子,臣女也无话可说。且我爹爹也是为此才来月封的,朝廷拨来的银两早在拨来时就用一抢而空,当时灾民全蜂拥而上,赈灾银量全是石头!在这泱泱大国之中,如果月封竟也是这样的话,臣女请太子殿下处死罪臣之女周雨茹。”

“因而当石头所出,灾民便全部难回……”莫皓瑞用纸扇抬起周雨茹的颔首,又道“如若不是,这可是死罪!!!!!!!你可知否?”

周雨茹正视,双眸终难掩的悲恨,满满的溢在剪剪双瞳中,泪珠好似一下便会满出。莫皓瑞眼中一丝莫名怜爱闪过,只不过一瞬便有回复平静,无一丝杂陈。

“雨茹知道,还望太子殿下彻查。民女感激不尽。”

“好,我会彻查此案,来人,好好照顾小姐。”

奴仆们一个个进来,莫皓瑞看了周雨茹一眼,说道“再过几日本太子定会履行自己的若言,你先在东宫住下,会有人专门照看你的。”

周雨茹看着莫皓瑞的身影,脚一麻,摔倒在地。

爹,您放心,女儿会给您报仇的,一定!!

东宫主殿,一个黑影迅速闯入。

“行书,你查的这样了?”

“回殿下,辽州真无一人生还,我们上次的调查定是有人破坏了,不然阁中不会查不到的”

“看来,那帮老匹夫真的活的不耐烦了?”说着把手中的奏折狠狠丢弃。

“那太子,现在该怎么办?”

“先阁着吧!我们就静候佳音。”

“太子,你是说……”

“对,知我者,行书也。”

“最迟,也就三日了”

臣女周雨茹接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辽州知府周偳囯勤政爱民,为民劳苦一生。朕甚是动容,今决定封其为勤民侯,封其女周雨茹为郡主,赐婚与太子,即日完婚。”

“臣女周雨茹接旨”

“开心吗?”

“嗯?”

“我问你开心吗?”

“自是开心的。”

“那为何我看不出来?”

“太子殿下?”单一个我字,承载着何其之多,可我真的可以吗?有些东西是怎么摆也摆不掉的,周雨茹想到。

这一个月中,单是牵扯上的官员已近乎朝中一半了,可最后还是寥寥草结,雨茹心里明白这样已很不容易了,单单是自己爹爹勤民侯的名号也已甚是不易。自己嫁与太子,虽无名号,确实是眼前之人争取来之。

也许,和这样的人过一生很不错呢?想来自己也是一跳,怎么会这样呢??她从前不是这样的人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